回到大帐之中,李中易沐浴过后,换上一身舒爽的白绸家常儒衫,悠闲的坐在案几前面。

    案几上摆满了前线发来的战报,李中易随手拿起最上面的一份,展开一读,不由微微翘起了嘴角,贼破矣

    根据总值星官廖山河的报告,主力大军已经攻进开京,沿途只遇见零星的抵抗,目前正在清扫高丽人的王宫,预计半个时辰内就可以彻底拿下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准备回江华岛上去住几天。”李中易翻阅过案几上的军报之后,突然发下话来,令一旁伺候的竹娘颇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爷,咱们不是应该堂而皇之的进开京,让高丽棒子们颤抖着匍匐于您的马前么”竹娘大为不解,小声问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,掩卷笑道:“娘子有所不知,彼辈高丽棒子畏威而不怀德,吾若现在便予以怀柔招抚,则久后必不思吾今日宽仁之德,而蠢蠢于谋叛。那么,咱们该怎么办呢”

    竹娘一脸懵懂的望着李中易,提刀挽弓上阵杀敌,她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,活脱脱一位杀神转世的女英雌。

    李中易原本也没指望竹娘能够回答这个比较深奥的统治哲学问题,他站起身子,背着双手,绕着中军大帐缓步踱了小半圈,这才停步笑问竹娘:“娘子,你在府州的时候,如何驯服不听话的烈马”

    竹娘不假思索的答道:“贴在它的背上,紧紧的掐住它的脖子,勒得它喘不过气来,实在跑不动的时候,也就服贴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莞尔一笑,抬手轻轻的掸了掸雪白儒衫的左袖,说:“这就对了嘛,嘿嘿,战前我便给廖山河下了一道密令,凡是忤逆我天朝上国,胆敢上阵为敌者,一律贬为奴隶。其中,稍有造次者格杀毋论,永除后患。”

    没等竹娘反应过来,李中易淡淡的说:“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不先杀的人头滚滚,就算是顿顿赏他们吃羊肉羹,依然不可能满足滴。”

    直到现在,竹娘方才恍然大悟,她惊声叫道:“奴家明白了,先让廖山河去做大恶人,您再亲自出面安抚顺民,高丽棒子们必定感恩戴德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忽然拉下脸色,冷冷的说:“我不需要那些贱民们感什么戴什么德,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种粮食交粮食,不敢闹出大的妖蛾子便可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竹娘算是彻底明白了,李中易这是打算毕其功一役,把高丽棒子国的脊梁彻底打断,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“征服之道,向来是铁血为先,安抚其后,此所谓两手抓两手皆须硬是也,缺一不可。”李中易摸着下巴冷笑了数声,这才吩咐竹娘,“你安排下去,咱们这便启程登船,且去江华岛上松乏几日。”

    全员一人两骑甚至是三骑的李家军,用手里的刀子、长枪和弓弩,驱赶着抱头鼠窜的高丽败军们,朝祖江里的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祖江里位于开京西南面,三面环水,属于典型的半岛地形,巧合的是,祖江里的对岸便是隔着礼成江相望的江华岛。

    按照战制定的作战计划,一旦高丽人全军溃败之后,整个战场的指挥权便交给了骑兵营都指挥使李勇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勇此时此刻的心情,可谓是百味杂成,难以用语言去形容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军中公开宣扬大汉至上的思想,会说一口流利汉话的李勇,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利害。

    只是,李勇心里更清楚,别看他是现任的骑兵营都指挥使,掌握着李家军最精锐的机动突击力量。

    只要,李勇稍有异心,别说是骑兵营的汉人镇抚钱书德不答应,就算是李勇手下的千夫长们,也必定会争着抢着,剁下他的脑袋献给李中易去邀功。

    镇抚建在队上的监军体制,是李中易绝对不可以被触及的逆鳞,不夸张的说,谁碰谁死

    按照军规,镇抚系统军官们深深的扎根于队这一级,以及队以上的各级军事系统,并且,同级镇抚拥有危急关头的最终决策权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些年的严格执行下来,镇抚和都指挥使的关系,顺理成章的形成了军政双首长互相协助却彼此牵制的特殊军事体系。

    凡是进过讲武堂的军官,他们每个人心里都非常清楚,都指挥使虽然拥有军官晋升的提名权,可是,镇抚却可以在严格审查之后予以否决,这充分体现了军队听山长指挥的权威性。

    “都使,您看,那边的高丽人想溜”就在李勇砍人砍得有些胳膊发酸的当口,牙兵队正张小四,忽然探手扯住李勇的马缰,用手指着一大群四散奔逃的高丽溃军。

    李勇杀红了眼之后,原本有些走神,被张小四这么一扯,他当即回过神,下令说:“带上你的全队,冲上去剁下他们的脑袋,筑筑成那个啥来着”

    “筑京观”张小四一直跃跃欲试,想上阵剁几颗高丽人的脑袋,可是保护主将的职责所在偏偏令其无法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面对李勇明显的调侃,张小四黯然的耷拉下脑袋,有气无力的说:“主将有失,全牙兵队处斩,都使啊,您还是饶了末将吧。”

    李勇哈哈大笑,乐得直晃脑袋,随即厉声喝道:“那就随我去剁脑袋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钱追杀的事都交给你了,儿郎们,都随我来”李勇拔出腰间的长刀,恶狠狠的指向企图溃散的那群高丽人,领着他直属的千人队,就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勇直属的千人队,配备的战马都不是一般的凡品,而是三岁口的上等河套马,短途百米加速可以达到惊人的50kh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正抱头鼠窜的高丽败军们,很快被李勇的直属部队追上。

    “别别杀小人,别杀小人,小人会说汉话”一个跪地求饶的高丽士兵,抓狂的表白着他自己。

    张小四冷冷的一笑,手里的战刀略微向侧面伸出一个弧线,“咔嚓”锋利的刀刃凌空挑过那名士兵的脖颈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随即飞起,地上的血泊之中,躺下的是无头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滋”张小四收刀的时候,左手顺势抹了把溅到脸上的血污,整个人活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死神一般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样的,剁人的手艺越来越娴熟了啊”李勇嘴上表扬着老部下,手里却没闲着,他夹紧马腹催马一个前冲,借势挥刀一个斜劈,将逃在最后的一名高丽士兵砍翻在地。

    那名腹部被划出一个大血口的高丽士兵,刚来得及痛叫一声,随即就被无数只马踢踏成了肉酱。

    肆意的屠杀遍及整个战场,一向受到禁止滥杀约束的李家军将士们,尽情的挥舞着他们手里的钢刀,把逃得慢的高丽溃军们,一个接着一个的剁了脑袋。

    祖江里,得名于高丽太祖王建,其寓意原本是说:礼成江是高丽人的母亲河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王建做梦也没有料到,几百年后,来自于大周的征服者们,竟然肆无忌惮的砍杀着高丽王朝治下的子民。

    当是时,整个高丽国的三千里河山,遍地染血,溃不成军的高丽人在哀号,在哭泣,在后悔,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,等待着他们的是悲惨的命运。

    此时,近卫军簇拥下的豪华马车里边,李中易正枕在叶晓兰的腿上,惬意的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伺候在身侧的彩娇,细心的剥了一堆西瓜子仁,一颗接着一颗的喂给李中易吃。

    李翠萱颇有些不忿于李中易的“纨绔”,大战都还没有结束,他李某人身为大军统帅,竟然沉浸于妇人的脂粉堆里,这也未免太过于轻敌了吧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暗中腹诽之际,她突然听见李中易吩咐说,“车厢里太闷了,把窗帘打开,透一点新鲜空气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伴随着窗帘的掀开,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促不及防的扑面攻入李翠萱的瑶鼻。

    “呃”铺天盖地的血腥味,瞬间弥漫进整个车厢,李翠萱捏紧瑶鼻想控制住呼吸,却徒劳无益,超级刺激的异味迫使她干呕不止。

    “你瞧瞧你这点小出息,区区异味就这么大的反应”李中易忽然睁开眼睛,咽下嘴里的一颗瓜子仁,“试问,吾若战败,你落到高丽人的手里,会是何等下场,汝知之乎”

    “爷,以奴家的傻想法,翠娘子如此的貌美无双,若是被高丽贼子捉了去,嘻嘻,恐怕是谁都想得到她吧”叶晓兰一直在书房里伺候着李中易,基本掌握了李中易的脾气,今日之战大获全胜,她的爷心情很不错,她也就壮着胆子给一直颇为忌惮的李翠萱暗中上眼药。

    李翠萱没心思和叶晓兰这个书房贱婢一般见识,她死死的捂住口鼻,勉强抑制住从五腑六脏之中翻涌上来的恶心呕吐感,脑子里忽然泛起一个不祥的念头。

    李中易深深的嗅了嗅弥漫整个车厢的腥臭味,轻描淡写的吟道:“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”李翠萱的粉颊随即失去了血色,苍白得令人吃惊。

    ps:晚上还有至少一更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