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过了五天,五条地道已经顺利的挖到开京的墙根下,就等着李中易下令填火药的当口,开京城中派了使者过来。Δ

    这使者坐着牛车刚一离开开京城门,没走出去多远,就被骑兵营的哨探现了。

    被迫当使者的崔安洪,听见闷雷一般的马蹄声,赶忙撩起窗帘,定神这么一看,当即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只见,两队大周的铁骑端着弓和弩,分左右包抄,如同恶虎扑羊一般,异常凶狠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崔安洪瞬间慌了手脚,他连滚带爬的钻出车厢,胡乱的摆着双手,声嘶力竭的嚷道:“别放箭,别放箭,我是使臣,我是使臣,两国交兵不杀来使”

    由于,最近前线的风声越来越紧,骑兵营这边领头是甲营丙都都头孙礼。

    以骑兵营目前的人员编制,以及战马的配备,早就过了一个骑兵厢的编制。只不过,李中易有心低调行事,不想太过张扬,就一直没改骑兵营的番号。

    骑兵营李勇的正式头衔,其实是,羽林右卫左厢马军都指挥使。

    李中易第一次远征高丽的时候,孙礼还仅仅是个伍长,如今,他已经凭借着战功,晋升为管辖一百多人的都头。

    “放肆,尔不过附逆之贼耳,安敢以使臣自居”孙礼在骑士的簇拥下,奔驰到牛车的附近,他勒停战马,厉声喝道,“还不乖乖下马就擒”

    崔安洪只略微犹豫了片刻,便觉眼猛的一花,伴随着凄厉的弦响,“咄”一支弩矢夹带风雷,紧贴着他的脸颊,直射入牛车的厢壁。

    “哎哟”崔安洪吓得屁滚尿流,两腿一软,顿时跌下了牛车。

    “拿下”孙礼冷冷的一哼,举起大手猛的向下一挥,他身边的哨探们二话不说的扑了上去,将崔安洪架起胳膊,绑得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“咚”哨探们像丢垃圾一样,架起肥胖混圆的崔安洪,顺手扔进了牛车。

    “哎哟,妈呀滋”崔安洪仿佛待宰的猪狗一般,被摔得七荤八素,这小子龇牙咧嘴,又疼又怕,脸上的肥肉完全不听使唤的乱颤,浑身上下直打摆子。

    孙礼的视线掠过车厢,眉心陡然一挑,面露不屑的冷笑,抬手挥起马鞭,“刷”便将挂在牛车上的代表高丽使臣身份的所谓“旌节”,卷入肮脏的泥土之中,随即被马蹄踩成了渣渣。

    正在磕西瓜子品茶的李中易,得知王伷终于忍不住派来使者,他不由翘起嘴角,微微一笑,吩咐说:“带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骑兵营那些精锐哨探们的尿性,李中易自然是一清二楚,这帮狼性十足的家伙肯定会让开京的来使,吃不了兜着走,还带拐弯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打算摆出所谓的军威,因为,完全没必要。

    大战之前,砍下敌人的脑袋用来祭旗,是这个时代通行的惯例。

    异常浅显的道理,两军本为敌对,高丽国的王公大臣们,谁都不敢保证李中易不会动杀心。

    生死未卜的状况下,王伷派来递信的所谓使臣,地位不可能太高,甚至很可能是权力内斗中的弃子。

    崔安洪被五花大绑的推进大帐之后,还没看使用中军帐内的昏暗光线,便朝着主位跪了下去,惶恐不安的说:“附逆罪臣下国资政院判官崔安洪,拜见天朝上国李相公。”

    “咔”没人搭理崔安洪,只闻磕西瓜子的欢快脆响声,崔安洪心里直毛,却又不敢抬起脑袋。

    崔安洪没磕过西瓜子,他楞是搞不明白,此起彼伏的咔咔声,究竟是什么鬼

    李中易面前的脚边,洒了一地的瓜子壳,舌头都磕麻了,这才心满意足的猛灌了几口茶汤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附逆是灭族的重罪,为何还甘冒奇险,参与其中”李中易接过挎刀侍女递来的湿帕子,认真细致的擦着手。

    崔安洪这次分辨清楚了李中易的方位,他赶忙就地换了个跪姿,重重的叩头,泣不成声,“那逆王胁迫了家父家母,硬逼着罪臣罪臣自知有罪,不敢狡辩,原献上城内的军情,弥补罪过,只求只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懂了,这位崔安洪其实很想说,用军情换性命。只是,他又担心惹恼了李中易,反而会掉脑袋,这才踯躅不前,犹豫再三。

    崔安洪本以为李中易对于开京城中的布防情况很有兴趣,肯定会追问他,这么一来,他就有了台阶可下,顺势便可以提出交换的条件。

    只可惜,李中易早就修炼成了精,仿佛是掉进了油锅里的西瓜一般,滑不溜手,八面圆滑。

    “想说就说,不想说了,就赶紧上路吧。”李云潇觑准了李中易的眼色,随即起身厉声喝斥崔安洪,“死到临头了,还敢耍小心眼子哼哼,高丽伪王视汝如同猪狗一般,弃你于不顾,想借我家相公之手,割了你的项上人头,还不赶紧想办法赎罪,更待何时”

    杨无双暗暗点头不已,人人都说李云潇是李中易的影子,如今看来,果然名不虚传

    刘贺扬瞅了瞅大义凛然的李云潇,心中暗暗一叹,主公果然好手段,短短的几年间,便把大字不识几个的穷猎户,教育成了人尖子。

    崔安洪不认识李云潇,他抹了把泪水,哽噎道:“不瞒李相公知晓,罪臣本不愿出城当使者,无奈被奸人所害,以罪臣的全家老小作人质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欣慰的瞥了眼李云潇,这个憨厚的汉子跟在他的身旁这么些年,终于修成了“正果”,嘿嘿,不愧是他的忠实信徒。

    “罪臣该死,罪臣瞎了眼,罪臣”崔安洪听出李云潇语带不善,吓得魂不附体,重重的以头触地,额前瞬间出了血。

    李中易游目四顾,他现,手下的心腹重将们,一个个强忍着会心的笑意,憋得脸色红。

    嗯哼,磕睡遇见了枕头,地道虽然已经挖到了开京城墙根下,破城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掌握了开京城内的军事部署,将士们宝贵的生命,又多了一重保障,这显然是件大好事呢。

    “嗯,崔判官是吧吾答应你,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,若有机会必保你的家人。另外,取了开京之后,哪怕是门下侍郎,也不是什么大事儿。”李中易抓住了崔安洪的命脉,下了一剂猛药,不愁他不上勾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金子南这小子刮地皮是把好手,却也不堪大用,需要有人竞争和制约。

    ps:看在勤快更新的份上,求几张月票的鼓励,多谢了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