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两个混蛋,这才哪到哪儿呀,就已经学会了韬晦”李中易有些烦躁的站起身子,在帐内慢慢的转圈儿,暗火必须自己消解并且泄出去。新 笔趣 Δ阁

    李中易当年混迹于老长身边的时候,最擅长的便是藏拙,哪怕他的医术高明,真本事过硬,也从来只如实的描述病情以及诊治方法。

    老长身边的亲属问什么,李中易就答什么,绝不多说半个字。

    没想到,大业尚未成功,王大虎和左子光便已经学会了绝不犯大错误,尤其是立场和路线错误,却偏偏时不时的来点无伤大雅的小把柄,由着李中易捏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狡兔死走狗烹,尼玛,我是那种人么

    李中易自问,他不是同情心泛滥成灾的烂好人,也不是为了利益便六亲不认的真小人,他只是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俗人罢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受现代分权制度的熏陶过深,在情谊和根本利益之间,李中易习惯于用制度化的模式,提前划下权力的边界,以免老部下们自误。

    老毛有句话说滴很对:可能有这样一些xx党人,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,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;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,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。我们必须预防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正应了那句话老话,说易行难,老毛尽管预见到了干部队伍可能被腐蚀,却没有找到很好的遏制办法。

    实际上,刘青山和张子善这两个贪官,其级别也就和李中易这个副院长的级别相仿,大家同为厅局级而已,根本算不得高级领导干部。

    李中易吸取了教训,管军则以军法为基准,不管是谁违反了军法,都必须受到相应的惩处。

    搞经济捞钱时,包括义兄黄景胜在内,都只能拿应得的那一份红利。敢于乱伸手的掌柜或是伙计,一经查出,都被处置了,至今无一人被放过。

    王朝更替的周期率,表相是土地兼并过甚,根子却是官僚统治集团的特权没有得到有效的制约,导致贪欲不可遏,并且堵死了中下阶层上升的通道。

    农耕文明时代,地里的产出再多也就那么多,特权阶层多吃一口,就意味着底层少吃几口。等到底层实在活不下去的时候,揭竿而起颠覆前朝的起义,也就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天朝的事儿,只要把官僚集团的脏手剁掉大部分,别的就都好办了,此所谓重吏治是也

    历史上的雍正帝为啥在士大夫阶层之中的名声那么臭,不就是三样创的措施闹出来的恶名么

    挡人财路,比杀人父母还可恨,经典名言就是经典,话糙理不糙

    雍正帝的这三项措施非常有名,可谓是精准的拿捏住了官僚阶层的命脉,即:官绅一体纳粮和当差,摊丁入亩、养廉银。

    如今,王大虎和左子光的提前退缩,正应了那句老话:明哲保身

    李中易在大帐内,漫无边际的转了不知道多少圈,一直盯在他身上的彩娇,小脑袋瓜都快被转晕了,这时,李中易忽然停下脚步,猛一拍他自己的脑门子,怪异的叫道:“尼玛,老子纠结个毛线啊,典型的既当表子,又想立牌坊。”

    人人都知道底线,且不敢跨越底线,知道尊重规矩,这不正好是李中易需要的么

    李中易晒然一笑,学生和老部下们都明白的韬晦之道,这明显是好事嘛,他自己反倒钻入了牛角尖。

    “爷,喝口热茶吧”彩娇觉李中易的脸色很不对劲,一直没敢凑上去,现在见李中易已经是阴转多云,赶忙捧着茶盏,摇着小尾巴跑过去大献殷勤。

    李中易饮了口茶,心里舒坦了许多,顺手捏住彩娇的嫩颊,笑眯眯的说:“脸色这么难看吓着了吧”

    彩娇十分狗腿的依偎进李中易的怀中,小声说:“姐夫,您摸摸看,那里是不是又大了”

    李中易不禁哈哈一笑,狠狠的吻住彩娇的樱红小嘴,大手随即将小妮子搓揉得瘫软成泥。

    大战在即,适度的旖旎尚可放松心情,如果真个那就过了,李中易如果连这么点自制力都没有,也走不到今日之羽翼丰满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中易扎下大营后,除了派出骑兵骚扰阻截高丽人的后勤补给线之外,契丹奴隶们也在军刀和皮鞭的威胁之下,正热火朝天的加固寨墙工事。

    本质上来说,李中易是个怕死的家伙,所以条令之中异常严苛的规定了:宿营之时,不管多累,都必须扎下硬寨。

    所谓硬寨,就是寨墙、壕沟、陷坑、拒马等防御性的设施,不仅一应俱全,而且都有着严格的硬性标准。

    按照条令,扎硬寨由工兵营主持修建,奴隶和辅兵们配合。完工后,军法司和总参议司都要派员验收并且出具签字画押的书面报告。

    修筑工事的责任认定也很清晰,由工兵营指挥使及其所属的指挥、队正分别承担相应的全责。

    不符合修筑标准的小失误,按照军规至少杖责二十。如果,检查出来的大失误,那是必须掉脑袋的死罪。

    当年,李中易西征党项,拿下了赫连勃勃大王修建的统万城也就是夏州。经过实地考察,那城墙严丝合缝,连锋利的锥子都扎不进去,其工程质量可谓是完美,令李中易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据说,叱干阿利主持修城的时候曾经下令,凡是锥子扎入城墙一寸,即杀负责的工匠。

    天朝的事情其实就怕上边认真,一旦责任落实到了具体的个人,并且奖惩分明,就没有干不好的事儿。

    想当初,李中易当副院长的时候,凡是一票否决的事务,院领导班子成员谁都不敢马虎大意,由此可见责任落实到人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李中易吃罢晚饭后,按照往常的惯例,绕着大营散步转圈。

    李中易绕到大营正门口的时候,一时兴起,亲手检查了成品字型布设的庞大拒马桩,满意的点头笑道:“不错,不错,桩脚入土两尺,过了规定的标准。”

    陪同“散步”的工兵营指挥使刘士昌,不由得暗中松了口气,李中易把他从小小的什长提拔到了如今的高位,怎么可以不尽心竭力呢

    李中易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正欲转身离开,寨墙上的值星官忽然派人来报告,“禀报大帅,骑兵营的李勇带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李勇这小子又有了大收获”李中易十分了解李勇那已经深入骨髓的抢劫本性,如果没有惊人的现,这家伙不可能刚撒出去不久,就赶回大营里受憋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