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子光进帐的时候,李中易正好放下茶盏,彩娇连忙上前续了茶。

    “将明来了坐下叙话。”李中易顺手撂了左手的论语,笑眯眯的示意左子光坐到身边来。

    左子光恭恭敬敬的挨着李中易坐了,彩娇得了李中易的眼神暗示之后,替左子光奉了茶,便自去了后帐。

    “恩师,不知唤学生来,有何吩咐”左子光明知道李中易为啥找他来,却故意装痴充楞。

    李中易并没搭理左子光,他端起茶盏,轻啜了一口,低着头没吭声。

    左子光实在是太了解李中易的脾气,李中易只要一摆出这种姿态,其实就明确的告诉左子光:你私下里干的事,俺全知道只是不说而已。

    左子光抬起头,目光无意中掠过帐内的矮几,那上面摆了一只拆过的信封和一封信。

    认真说起来,杨烈和左子光不过是李中易口头上的“学生”罢了,从来没有举办过正式的仪式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多年以来的生死与共不离不弃,让李中易、杨烈和左子光这三人之间,形成了远胜于血缘的浓浓情谊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份情谊,所以,李中易有意无意间把杨烈摆到了副帅的高位之上。

    常凯申校长固然不如毛家太祖那么的雄才大略,可是,黄埔系的学生们绝少有临阵起义的将领。这其中,陈明仁是个例外,因其所受的待遇实在不公。

    陈明仁以一军之力,阻挡民主联军十万之众,震动了全国。守住四平之后,常校长欣喜若狂,亲自为陈明仁挂上“青天白日满地红”勋章,大声称赞陈明仁:“奇迹,奇迹子良无愧于黄埔名将”

    陈将军由此晋升为国民党军第七兵团司令长官,但好景不长,陈诚到东北任行辕主任后,明察暗访,抓住了陈明仁几个“短板”,撤了陈明仁的职,让陈回南京休养闲居。

    史家有论,此所谓蒋公不如毛公之处也

    盖因林三虎当年统帅东北精兵之时,是出了名的专断,连老毛的电令都敢不听,老毛当时即使不爽,不仅包容了,反而授予了更大的权力。

    李中易深刻吸取了常校长识人不明驭下不公的教训,并引以为诫,早在建军之日始,便他定下了非军功不提拔的铁律。

    后来,李中易建立讲武堂并自任山长之后,更是给手下的军官们,灌输了一脑门子的论功授官爵的基本原则。

    无论什么时代,合适的人才,都是最重要的

    大流氓刘邦实力不如项羽,却最终得了江山,靠的就是重用、善用人才。刘邦的手下,文有萧何、张良、陈平和曹参,武有韩信、韩王信、周勃等名将。

    “禀恩师,金子南私下里藏的那些金珠铜钱以及高丽王宫里的古玩字画,其下落已经被学生尽皆掌握,只等派兵去取。”左子光很有耐心的和李中易绕弯子。

    高丽国其实是典型的小国寡民,至今的总人口也不过4oo余万而已,所以,高丽的所谓王宫,其豪华程度别说和符彦卿的魏王府相提并论,比之李琼的郡王府都要逊色不少。

    这倒在其次,更重要的是,李中易第一次远征高丽之时,已经把高丽国内的王族和权贵,洗劫了一遍,元气大大的受伤。

    实际上,金子南是个什么样的人,李中易一清二楚。李中易不仅不约束金子南,反而惟恐老金不贪,老金搜刮来的高丽国的财富,很大一部分落入到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不想说了”李中易端起茶盏,轻轻的吹散漂在汤面的绿叶,小饮了一口,淡淡的说,“既然你不乐意说,我也懒得问了。你马上坐船回开封,必须死死的盯着赵老三,这个反骨仔又不老实了。另外,你必须记住喽,二郎他毕竟是老太公的亲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左子光见情势急转直下,赶忙起身恭敬的长揖,“寻机搓磨一番,必是有的,万不敢害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只提李中昊是老太公的亲儿子,却不说李二郎也是他的弟弟,左子光便彻底明了,他此前伙同王大虎暗中坑害李中昊的那些阴险勾当,李中易高抬贵手的勉强撂下了,也不会再被追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中易出了严厉的警告:他们暗中干的事,他全都知道,小心着些。

    左子光离开中军大帐之后,情不自禁的翘起了嘴角,骂归骂打归打,警告归警告,但有些见不得人的脏活,还必须他体察上意并出马摆平,此所谓恩师有事不好办,弟子服其劳

    李中昊的事涉及到了老李家的未来隐患,左子光可以暗中搞无数的鬼,替李中易解决掉大麻烦,却绝不能当着李中易的面,吐露半个字出去。

    左子光名义只是军法司都指挥使,实际上,他、王大虎、黄景胜三人,分掌军务、政务以及经济民生的情报工作。

    臣不密则的道理,左子光比谁都懂。干秘密工作的人,如果嘴巴不严,嘿嘿,距离大祸临头,还会远么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想法,左子光干的其实是戴局长的活计,王大虎则是青帮大佬杜先生的角色。至于,黄景胜所处的位置,按照现代的说法,便是李氏集团总经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为了将李中昊这个祸患掐死在萌芽状态,左子光居然和王大虎二人背着李中易,一起演绎了一番“清君侧”的戏码。

    只是,左子光和王大虎想左了,所以,李中易必须敲打一下。

    李中昊是个什么性子,李中易这个原本的庶长兄岂能不一清二楚,那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家伙。

    因为李中昊生母曹氏的被逐出门户,兄弟二人关系已经彻底破裂,只是因为李老太公尚活着,李中易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,这才予以包容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李中昊是个不可能成气的败家子,羽翼已经丰满的李中易完全没必要脏了他自己的手,也是不屑于处置李中昊。

    李中易觉着左子光这小子的胆子也太大了些,这种老李家的家务事都敢暗中动手脚,还有他不敢做的事么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有意识的把左子光调离军法司,先冷落他一阵子再说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