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军东进正式展开,载着数万勇士的大船,浩浩荡荡的驶入江华湾,直奔相距一公里的对岸而去。新笔趣 阁

    李中易负手立于船头,迎着凛冽的寒风,意气风的吟道:“王师东定日,功业初成时”

    “好,妙啊,妙极了”随行的周道中反应最快,李中易的话音刚落,他几乎同时便赞叹出声。

    周道中的马屁,并未得到李中易的响应,李中易只是瞥了眼周道中,便迈步朝着帅舱走去。

    周道中讨了个没趣,却丝毫也不气馁,仿佛尾巴一样,紧跟着李中易进了帅舱。

    李中易坐到椅子上,瞥了眼小尾巴似的周道中,又好气又好笑的赏了个冷眼。

    周道中当即意识到不对劲,赶忙拱手说:“末将去舵舱盯着些,免得出纰漏。”随即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摇头不已,这周道中当初跟着他第一次征高丽的时候,多少还有些骨气,如今,就怎么成了软骨病患者呢

    竹娘看出李中易的郁闷,不由捂住红唇,嘻嘻笑道:“爷,这位周老兄倒是个妙人,妾还是头一遭遇见呢,以前啊,无论是谁,安敢在您的面前如此撒野”

    李中易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那周中平竟是个二皮脸的无赖之徒,唉,也算是个另类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竹娘奉了茶,见李中易的心情尚可,便陪坐在一旁,替他斟茶逗趣儿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家军,早已和往日不同,有了总参议司的存在,不说一军之主将,便是李中易也已经从繁琐的日常军务之中脱了身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作战计划一经下达执行,如今的李家军就仿佛一部异常精准的杀戮机器一般,必然会沿着固有的逻辑贯彻下去。

    在这种趋势之下,除了重大突情况的临机决断之外,李中易基本上就可以作个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主将无能累死三军,在如今的李家军中,那已经是被抛弃的过去式了

    在这个没有快枪和火炮的冷兵器时代,除了游而不击的后勤破袭战之外,战争的形态其实都是可以被归纳和总结的。

    例如,根据参议司总结出来的伏击战,大致有水攻、火攻、马军集群冲击以及山谷伏击等十几种类型。

    参议司根据不同的伏击类型,将详细的应对方法,记入讲武堂的特种教材之中,每个等待晋升的入学军官,都必须牢牢的记住。

    依此类推,讲武堂的课程除了伏击战外,尚有城市巷战、野外浪战、步军对抗骑兵,骑兵冲击步军等诸多的具备实操性的案例教材。

    在中国的历史上,武将的培养,除了起于草莽的猛将依靠频繁的实战,在血水中自主积累作战经验之外,大多数情况下都必须依靠将门世家的家族力量,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便是其中的典型例子。

    另外,将门世家需要靠本事升官财,这就和靠手艺混饭吃的手工业者一样,他们已经掌握的作战经验或是技术,绝对不会外传,以免被旁人夺去了弥足珍贵的饭碗。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的好,教会了徒弟,饿死了师傅,这便是很多独门手艺最终失传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手艺人的技术失了传,顶多是祸及其家罢了。将门世家的很多独门实用作战经验一旦失了传,等到外敌入侵的时候,必会殃及整个国家和民族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李中易最得意的一件事,便是创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,可以源源不断的输送各级优良军官的讲武堂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严格要求,凡是进入讲武堂学习的军官,哪怕是一名普通的副队正,也必须按照营指挥的标准进行培养。

    此所谓军事骨干跨级培养体系是也

    说来也是有趣,这种越级培养军事干部的方法,李中易借鉴的其实是二战前德国6军的训练体系。

    一战中,德国战败,并且受尽了屈辱,只被允许保留几乎是象征性的十万国防军。

    一方面迫于协约国的政治和军事压力,另一方面由于战后经济崩溃,德国的财政收入也不可能养活太多的军队。

    面对巨大的压力,暂时隐藏了雄心壮志的德国6军只能节衣缩食,集中资源办大事,让连长干排长的活,将军充当校官。

    等元上台开始扩军备战之后,这些军队中的精英骨干力量,立即挥了巨大的促进作用。

    李中易打的也是大致相仿的如意算盘,同样因为形势所迫,财政收入无法养活太多的军队。

    目前,根据大周朝的官方统计,不过区区六百万户而已,约三千万的总人口。

    当然了,由于“人丁税”的事实存在,全国各地的民间,多有隐瞒实际丁口的陋习。

    唐朝中后期实行的两税法,将原有的人丁税“租庸调”并入了财产税,开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改革人丁税的先河。

    两税法的实施,是在社会贫富差距变得较大的情况下,增大实际纳税面,保障政府财政收入的重要举措。虽说其主要目的在于挽救政府收入窘迫的困境,但其客观上减轻了少地的贫苦农民的负担,并使国家对农民的人身控制开始变得松弛,从此,人丁税在国家税收中渐渐不再居于主要地位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唐末军阀混战,军费徒增,至五代时,各个割据政权均在其辖区内加征“身丁钱”。

    大周朝立国之后,各地仍延旧制征收。其男子二十成丁,六十为老,在此年龄范围内不分主、客户均须负担。各地税制也各不相同,如洺州每丁纳钱六百九十五文,磁州五百九十四文,成为百姓的一项额外苛赋。

    地方官想多捞钱,老百姓不堪重负,很自然的也就选择了瞒报人口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不知道民间究竟隐瞒了几成人口,只是从来往的商户以及各地的线报那里,间接的知道,各地民间人口的瞒报率,大约都在五成左右。

    由此计算下来,整个大周的人口,总计也不过四千多万而已。

    以区区四千万人,若是养活三十万甚为消耗钱粮的精兵,民间的负担显然过重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契丹国的疆域太过于庞大,又是迁移流动性极强的马上民族,其全国真正动员起来,带甲百万绝对不是梦。

    将来,李中易的手头若是没有二十万以上的精锐兵马,很难将契丹主力合围,并一举灭国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是明摆着的,李中易即使带兵二十万北伐,国内也至少需要十万兵马留守,以震慑宵小之徒。

    基于长远的战略性考虑,李中易很早就定下了彻底征服高丽国的计划,目的其实也很简单,利用高丽国的所谓三千里锦绣河山,帮他养活十万精兵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船队,按照参议司事先的计划,顺利的抵达了江华湾偏北的新罗村。

    充当先锋的刘贺扬部,按照参议司制订的作战计划率先抢滩登岸,并迅的展开了战斗队形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有了刘贺扬所部的列阵防卫,整个李家军的大部队,开始有条不紊的下船。

    根据船形的大小不同,每条船上大致装载了一个至三个都的将士,等船靠岸后,这些成建制的部队,便按照规定的方位,严密列阵于刘贺扬部的侧翼。

    李中易手持单筒望远镜,就站在舷窗前边,默默的注视着部下们鱼贯登岸的身影。

    如此庞大的部队,却井然有序的登6,这离不开各个分参议司大量而又细致的事前工作。

    依照事前的布置和演练,除了总参议司必要的值班人员之外,包括军法司以及各个分参议司的人员在内,全都被安排到了每条大船之上,他们充当着至关重要的联络重任。

    当初,李中易乘船偷袭榆关的时候,尽管总参议司制订了详细的登6计划,却因为两栖作战的经验不足,计划没有变化快,导致了各种意外不到的状况层出不穷,甚至因为各船之间的互相争抢,出现了船翻人亡的悲剧事故。

    李家军两栖登6作战,算上这一次登上高丽半岛,总共有六次,前五次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了翻船死人的大事故。

    倒是此番登6,由于参议司总结了经验教训,至今,尚未出现翻船的事故。

    李中易满意的点了点头,从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规律,才是常胜不败的硬道理。

    由于讨伐的队伍太过庞大,从刘贺扬的先锋军登岸开始,一直到战马全部卸到岸上,整个登6工作一直持续到深夜,才算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的时候,劳累了一天的将士们,都已酣然入睡。

    身为参议司目前最高将领的杨无双,却留在中军大帐之中,向李中易详细的禀报登6过程中的各种情况。

    杨无双的情绪颇有些低落,他难过的说:“都是我思虑不周,没有想到大船靠岸的时候,突然起了风浪,导致跳板上的十几个士兵落水,淹死的还都是二年以上的老兵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沉默半晌,重重的叹息道: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将军难免阵上亡,慈难掌兵啊。中和,务必厚恤其家小。”

    杨无双点点头,情绪依然十分的低落,若是两军对阵,牺牲在所难免,那倒也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,十几个原本鲜活的老兵,却在登岸即将成功之时,落了水白白的淹死,这血的教训实在是惨痛异常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