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恩相饶我,恩相饶我”周道中惶恐的跪到了地板上,泪流满面的磕头求饶。 新笔 Δ趣阁

    李中易轻声一叹,道:“中平老兄,你好大的胆子”

    “恩相呐,都是小人鬼迷了心窍只求您饶过这一遭”周道中虽然不算是李中易最信任的人,却也知道李中易的脾气,错了就是错了,必须认错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个性有些古怪,老部下犯了错,干脆的认帐挨罚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如果,由此扯出了诸如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这种虚假誓言,李中易多半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所以,周道中只是一个劲的跪地求饶,却不敢扯那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周道中心里明白,即使李中易此番饶了他,他周中平从此以后也只能跟着李中易一条道走到黑,除此以外别无它途。

    类似这种足以灭族的天大把柄,被李中易捏在手心里,周道中除非活腻味了,绝不敢稍有异心。

    周道中也做了不少年的官儿,算是个明白人,如果他背叛了李中易,无论他投靠哪一方,迟早都是灭族的厄运。

    李中易叹了口气,说:“中平老兄,从今往后,汝一定要好好的管住裤裆,明白么”

    周道中原本以为,李中易即使饶了他,也会有严厉的惩罚。却不料,李中易竟是下不为例的态度,显然是高抬了贵手。

    周道中顾不得额头一片紫肿,连连磕头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呜咽道:“恩相再生之德,小人永世难忘,大恩不言谢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摇头,就凭上错床的滔天罪过,朝廷若是知道了,灭周道中五族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高丽国已向大周称臣纳供,周道中却和前任高丽国主的嫔御有染,其性质异常之恶劣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李中易罩着,按照大周朝文官集团喜欢讲究礼数的习惯,周道中那是死定了,区别只在于灭三族,还是灭五族。

    周道中作梦都没有料到,李中易一向视高丽人如奴,只要不是用强,他都懒得计较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军规极其严厉,无论是谁,只要用强淫辱妇人者,皆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周道中和那高丽贵人不过是勾搭成奸罢了,李中易还真没放在心上,只要这个把柄在手即可。

    李中易选在这个时候彻底收服周道中,其实和接下来的讨伐策略有关,他必须未雨绸缪,让周道中更加紧密的配合大军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中平老兄,你在高丽国中若有熟识的人,尽管列个清单出来,吾会吩咐下去,给予这些人以最大限度的保护。”李中易很给面子的卖了个大人情给周道中,令周某人不禁喜出望外,笑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周道中的部下里,很多都是小商小贩,这些人常驻于高丽,利用权势的倒爷勾当可没少干。

    李中易如此的关爱,令周道中的心里十分妥贴,效命之心愈加热切。

    “多谢恩相抬爱,末将是个嘴笨的,就一句话,您指东末将绝不往西。”周道中知道李中易不喜欢听虚话,便很干脆表明了效死之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了笑,亲热的和周道中畅谈别后的各种情况,最终,宾主双方尽欢而散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讨伐船队,在海上航行了十天之后,顺利的抵达了江华岛。

    早在李中易第一次远征高丽国的时候,就已经授意周道中,务必好好的经营江华岛。

    李中易离开高丽国的时候,曾经再三叮嘱周道中,务必征用高丽的夫役,尽快修起一座军事堡垒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些年的建设,江华岛内靠北岸临海的位置,已经新修了一座军事要塞,其规模相当于大周的一个上等县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周道中在李中易的授意之下,利用十税一的利好政策,大量招募高丽国内的贫苦农民,在岛上一共开垦出了二十余万亩粮田。

    由于岛上缺水,无法种植水稻等作物,只能以小麦、黍、粟以及豆类为主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免费赠田二十亩,以及实惠的低税政策,经过五年的细心操持,岛上的粮食产量大致可以维持驻军半年的开销。

    以前,剩余的粮食都由金子南从高丽国的粮库内调拨,现在肯定是供应不上了。

    大军登岸之后,李中易在周道中等人的陪同下,领着近卫军第一营正式入驻要塞内的钦差行辕。

    这周道中自从跟了李中易之后,一直混得顺风顺水,钱和美人儿可没少捞。

    另外,周道中因为带兵常驻的缘故,在高丽国内一直拥有类似“太上皇”一般的权威,可谓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

    当初修建钦差行辕的时候,周道中多长了心眼,他心里非常清楚,朝廷其实并不看重海东小邦,颇有些弃之不问的架式。

    但是,李中易却很喜欢高丽国内的各种金银珠宝,也很可能再次光临高丽。

    大靠山再次驾临,没有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,那是绝对不成的。所以,修园子的时候,周道中格外卖力,利用金子南供奉的人力和物力,把整个行辕修得美仑美奂,一定要让李中易住进去就不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身居高位,手握重兵,富可敌国,其实骨子里头还是相对节俭的性子,从不喜过度的奢靡浪费。

    平日里吃饭,李中易的基本要求不过四菜一汤而已,虽然那四道菜多少有些来历和讲究。

    身为当朝宰相,兜里又贼有钱,李中易也讲究食不厌精脍不厌细,只须分量够吃即可。

    级豪宅建在高丽国内,没有消耗大周朝和李中易一文钱,李中易即使有些看不太顺眼,倒也没说啥,由着周道中殷勤的往里面让。

    一路行过去,满眼都是恭顺的男仆和美貌的女婢,一看就知道,应该都是周道中从高丽国内精心挑选出来的下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身边并不缺美人儿,此次讨伐高丽逆贼伪王,跟在他身边服侍的女人,除了竹娘之外,还有李翠萱、叶晓兰、韩湘兰以及尚未破瓜的彩娇。

    这几个女子,其实可以分为四大类,妾室身份的只有竹娘和彩娇二女,叶晓兰目前是伺候笔墨的通房丫头,李翠萱是尚未有名分的内定妾室,韩湘兰则是编外的丫头。

    身边的女人太多,其实也是个麻烦事儿,据李中易所知,李翠萱虽然跟在身边的时日尚短,却和叶晓兰和韩湘兰来往密切。

    彩娇是个没多少心眼子的女人,又是高丽来的妾室,老李家后宅之中的女人,谁都看她不上。

    孪生三姊妹之中,彩娇算是比较本分的,她在后院之中从不掐尖吃醋,也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,一心只喜欢腻在李中易的身旁撒欢。

    至于竹娘,因着出身于西北折家的背景,她除了效忠于李中易之外,平日里只和折赛花亲近。

    李中易只要出征在外,贴身的事务一向由竹娘掌总,竹娘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。

    这竹娘原本就是折赛花身边的管事大丫寰,以前跟着折赛花出征过许多次,区区战时的琐事也处理得井井有条,凡事都不需要李中易操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住进行辕之后,按照惯例,近卫军第一营跟着部署进了大院。

    近卫军目前共分为五营,除了第一营需要承担近身侍卫的职责之外,其余的四营兵马分驻于行辕的四周,忠实的履行拱卫统帅之重任。

    近卫军的营指挥,清一色的李中易身边家将出身,他们起初授职不过是个什长而已。

    这些什长积功升迁为副队正之前,必须经过讲武堂的训练和考核,再安排在一线作战部队任检校副队正。

    等这些人拥有了丰富实战经验,积累了足够的军功,成为正式队正之后,这才有资格调入近卫军充任各营的检校副指挥。

    李中易直接去了外书房,垂花门里的内宅之事全交由竹娘打理,总参议司的住地,则安排在了外书房旁边的几座客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周道中的心思比较细腻,他早早的考虑到了,李中易住进行辕之后,也有会客的需求,所以行辕内的客院也给修得十分宜居,令宋云祥扥人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忙忙碌碌的折腾了一整天之后,李中易的随行大军全都安顿好了,周道中原本以为,既然高丽伪王造反的声势日益高涨,大军应该及时从江华湾登6,迅的参与平叛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自从住进了行辕之后,就再无特殊的动静。每日里,李中易不是和参议们座谈,就是去城外的军营小住,压根就没提作战计划的事。

    周道中起初有些看不明白,足足过了一个月,等庞大的船队再次从榆关过来之时,他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李相公他老人家一直等着战马过来。

    几万余匹上好的契丹马,被人依次牵下各色的大船,然后由骑兵营的契丹奴隶们接手喂养。

    和一般的李家军将领不同,周道中常驻于江华岛达五年之久,手下又有一支李中易特意安排的测绘队,他对高丽国情的了解,远胜于旁人。

    周道中无论怎么琢磨,他都觉得李中易,恐怕是存了惟恐高丽不乱的居心呐

    ps:两会开完了,今天有点时间,至少万字更新,厚着脸皮求几张月票鼓励下,拜托了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