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子南一见到李中易,便扑上来抱紧他的大腿,放声大哭,“相公,我的相公啊,高丽国竟无一个是好东西呐”

    出于众人的意料之外,李中易并没有喝斥金子南的失态,他只是默默的端起茶盏,不动声色的品着茶液。

    实际上,满屋子的将军们,无论是谁都非常清楚,高丽国内的豪族起事的根源:驻榆关的李家军,盘剥得太狠

    李中易不动声色的端茶,喝茶,放下茶盏,如此这般,周而复始,耳朵里也灌满了金子南的哭诉和抱怨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“丽奸”金子南都是大周的好朋友,以及李家军的“大功臣”。在场的人全都明白一件事:如果没有金子南在高丽国内的竭力搜刮和供奉,一心等李家军粮尽的休哥,绝无主动松口的可能。

    在金子南操持之下,驻榆关的近五万将士,无论冬衣夹袄皮靴,还是铁盆木炭手套,供应都异常之充足。

    就算是朝廷以天冷地冻为理由,就此断了李家军的钱粮,至少,明年五月之前,榆关的将士们完全不需要担心饿肚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显然,高丽国内的乱军起事,把金子南吓破了胆,他一直哭诉个不停。基于金子南为李家军所做的功绩,李中易很给面子的任他哭个痛快,并没有予以喝斥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,金子南的号啕大哭,终于变成了低声饮泣。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,温和的说:“子南公一路辛苦了,且先下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金子南的痛苦流涕固然有作秀的成分,却也难掩巨额财产以及美貌娘子方面遭受巨大损失的哀伤。

    “相公,不知不知何时天朝大军平叛”金子南临来榆关之前,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建设,不把李家军请去高丽国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说:“一待朝廷下诏,吾必亲统大军平叛。”

    金子南明着不敢乱说,私下里却一向自诩为李中易的“准岳丈”,他与金家三姊妹多有书信往来,深知李中易是个轻易不作承诺的大靠山。

    得了李中易的允诺之后,金子南装作垂头丧气的离开了总管大堂,此时此刻的他,心里充满了“还乡团”式的巨大期待。

    左子光望着金子南渐渐远去的背影,他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,李中易的允诺虽然只有区区一句话而已,其中蕴藏的内涵却十分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家军,远非往日之河池乡军可比,可谓兵强马壮矣

    自从李中易连战连捷,不仅反攻入契丹国内,并且拿下了榆关之后,关内的勇武汉民,以及关外被草原民族掳去的汉奴,源源不断的赶来的投军。

    不过数月之间,驻榆关的李家军,便又多了一支五千余人的新军,赈灾新兵营中接受训练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麾下大将,郭怀隔得远且不提他,诸如杨烈、刘贺扬、马光达以及宋云祥之辈,随便挑一个出来,都可以独当一面,充任方面之责。

    左子光眼珠子略微一转,便大致领会到了李中易的深意:这是打算把高丽国洗劫一空呐

    上一次,李中易率军渡海东征高丽之时,充其量也就是把开京洗劫了一遍。这一次,按照左子光的估计,李中易至少要把整个北高丽的财富,重新“分配”一遍才有可能罢手。

    李中易既然了话,在场的众将全都熟悉他的脾气,大家也不多话,等着相帅的安排便是。

    “白行,你留下来守城,新军就都交给你了”李中易直接点了杨烈的将,这也早在众人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杨白行,那可是李中易最得意的门生,心腹中的心腹,嫡系中的嫡系。举凡李家军面对的重大战役,杨烈要么承担断后的重任,要么冲锋在前为整个大军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当然,李中易的这种安排,折射出了杨烈为李家军中第二人的实际地位。

    杨烈走到堂前,云淡风轻的拱了拱手,说:“末将遵命。”活脱脱一副宠辱不惊的气度。

    其余的众将们,哪怕心里多少有些不甘,也必须承认,经过李中易这么些年的磨砺,杨烈如同出鞘的锋刃一样,崭露出耀眼的光芒,成为名副其实的帅才。

    依照李中易定下的规矩,政治方面的事务,例如需要和朝廷打嘴巴官司,定计出兵高丽平叛之类的事务,向来不许军事将领们插手,此所谓严格的军政分离的高压线,谁碰谁完蛋

    如今,既然李中易已经下了出兵高丽的决心,剩下的就是军事规划了。

    杨无双见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,他随即笑道:“在下一定会在明日之前,拟定出兵作战计划。”

    李家军的出兵作战,向来都有严格的规矩,按照军令流程,必须是参议司列出详尽的作战计划,经过统兵大将以及其分参议司商议之后,交由李中易批准执行。

    在场的将军们,也都是追随李中易多年的老部下,他们非常熟悉李中易的脾气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直强调,兵者国之大事,必须有规划有步骤的统筹安排兵力和后勤补给,绝对禁止打乱仗的没规矩行为。

    凡事,预则立,不预则废,这是李中易一直挂在嘴边的口头禅,也是讲武堂的训词第一条

    宋云祥瞅了眼意气风的杨无双,不由微微一笑,李中易识人的本事,确实令人惊艳。

    想当初,宋云祥获得李中易的赏识和信任,被授予第五军都指挥使之后,他原本以为李中易会提拔何大贝,却不想最终是杨无双上了位。

    须知,杨无双是杨烈的堂兄,如果李中易不是绝对信任他们,断不至于让兄弟二人分领最重要的参议司和精锐第一军。

    左子光的看法,则迥然不同,以李中易最喜权力制衡的思维逻辑,杨无双或杨烈被安排出镇的日期,已经为时不远矣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惦记着出兵高丽,可是,在面对来回奔忙的杨炯之时,他却仿佛没事人一般,花样翻新的提出各种新增的条件,令杨炯头疼之极。

    最终,耶律休哥实在比不过李中易那异常强悍的耐心,被迫答应了异常苛刻的各种条件。

    李中易得到消息之后,不由翘起嘴角,耶律休哥虽然挟持了“睡皇”,又利用两军对峙暗中做了很多手脚。

    可是,契丹国内的军事贵族以及部落长老们,尤其是皇族,基于根本性的利益分歧,绝无可能就此罢休。

    说白了,如今的耶律休哥,比李中易更需要宝贵的时间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