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孽畜孽畜”李达和气得浑身直哆嗦,挥舞着手里的粗木棍,把李中昊抽得哭爹叫娘,惨哼不断。新笔  趣阁

    “老太公,不如唤了夫君的义兄来问个究竟”折赛花毕竟只是老李家平妻的身份,她可担待不起挑拨兄弟阋墙的恶名,索性把王大虎拖出来帮着抵挡一下。

    李达和微微一楞,紧接着,重重的一叹,扔了手里的粗木棍,半躺在太师椅上,气得直哼哼。

    王大虎和黄景胜是李中易唯二拜过把子的金兰兄弟,李达和原本不欲家丑外扬,现在情势所迫,也只得默许了折赛花的提议。

    折赛花不由暗暗松了口气,快步走出去,把李三十八叫到一旁,小声吩咐说:“派人去请王二叔。”

    “喏”别看李三十八长得一副五大三粗的模样,他的心却很细,折赛花嘴里的王二叔必是王大虎

    李三十八心里清楚,家主李中易只有两个异姓兄弟,其中,黄景胜年长,王大虎居其次,李中易本人敬陪末座排行老三。

    李中易离家远征之前,曾经交待过身边的心腹家将,外事不决可寻黄、王二位兄长。

    李中昊出了这么大的事,王大虎早知李老太公必会找他问个究竟,所以一直没有走远,就坐在李家斜对面的茶楼里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前脚刚出府,便被王大虎安排守在门前的手下,领到了茶楼上。

    得知李老太公果然寻他,王大虎长身而起,整了整衣冠,跟着李三十八离了茶楼,从侧面的角门快步进了李府。

    “小侄拜见老太公”王大虎素知李达和以儒家门徒自居,所以他丝毫不敢马虎了礼数,深揖到地。

    李、黄、王结为异姓兄弟的事情,那是在李达和面前过了明路的,所以,李达和客气的摆了摆手,说:“贤侄不必如此多礼,唉,家门实在不幸啊”

    这王大虎早在跟着李中易来开封之日起,就一直受命负责暗中布设眼线的任务,举凡茶楼、酒肆、车行及码头,都有人手盯着,消息可谓是异常之灵通。

    实际上,身为老家二少主人的李中昊,其平日里的一举一动,皆在王大虎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这李中昊尽管不是个好东西,而且和李中易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,不过,他毕竟是李老太公的亲儿子。

    基于血浓于水的常识,哪怕没有李中易的暗中叮嘱,王大虎也会安排人手,死死的盯着李中昊的行踪。

    和后世的不株连迥然不同,在这个以家族宗法为核心的时代,李中昊干的坏事,顺理成章的就可以牵连到李中易的身上。

    除非,李中昊已经成婚,并且分家出去单过。不然的话,李中昊犯下的罪过,李中易都必须概括承受。

    一人得道,鸡犬生天,其实有着深刻的宗族分利内涵,其反面则是一损俱损,株连宗亲

    刚才,王大虎还没进厅门时,便看见李中昊被扒了上衣,血肉模糊的跪伏在李达和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哼,自作自受”王大虎站到一旁后,冷眼瞟过吃了大苦头的李家二郎,眼底里满是不屑,“虎兄犬弟尔”

    “唉,我李家出此孽畜,实在是有辱列祖列宗。”李达和好一阵唉声叹气之后,这才强打着精神,望着王大虎,面色一片惨白,“想必贤侄已经都知道了吧”

    王大虎何等精明,尽管他啥都知道,却依然揣着明白装糊涂,这李老太公的颜面是必须给的,“不敢欺瞒老太公,小侄不过是偶然救下二郎罢了,因为事仓促,贼人竟然都逃了。”

    实际上,那蜀国的细作等人,早就被王大虎擒下,关押在极其隐秘的处所。

    虽说骨肉相连,手心手背都是肉,可是,长子李中易不仅自立了门户,而且无论权势地位都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,所以,李达和私下里难免要多替李中昊盘算一些未来。

    想当初在蜀国的时候,李中易读书不成习武怕苦,可谓是百无一用的废柴。

    那时节,正是李家嫡妻曹氏掌权的年月,李达和心知曹氏一向苛待身为庶长子的李中易,他顶着巨大的压力,冒着泼天的风险,也要替李中易谋个一官半职,并且背着曹氏替李中易私留一座安身立命的小宅,以及银钱若干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权势熏天,声威日隆,前途不可限量。身为父亲的李达和,起了扶弱之心的,哪怕再看李中昊不顺眼,难免也要帮衬一二,此诚可怜天下父母心是也

    王大虎本是蜀国诏狱里的一名小狱吏,混迹于那天底下最黑暗、最残酷、最诡谲的所在,长达十余年之久,可谓是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一向视李中昊为毒瘤的王大虎,此次只是救了人,却故意没有帮着遮掩,目的也就是长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毕竟,继续让李中昊展下去,绝对有可能成为李中易前进道路之中的绊脚石

    小人挡道,必锄之

    “唉唉孽畜真真气煞老夫”李达和好一阵长吁短叹之后,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的大致原委告知了王大虎,“贤侄,依你看,该如何是好”

    王大虎暗地里盘算了一下,他很想说不如索性大义灭亲,活埋了李中昊这个逆子。

    不过,王大虎由于经常上老李家走动,对于李达和脾气秉性不说了如指掌,倒也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于是,话到了王大虎嘴边,又被咽了回去,他装作为难的样子,凝神思考良久,这才拱着手说:“老太公明鉴,此等捅破天的大事,恐怕善罢甘休。您想想看,等三弟班师之后,缴了兵权,朝廷必会寻机作。”

    李达和久在蜀国宫廷为御医,他岂不知王大虎所言,句句在理

    王大虎窥见李达和紧锁着眉头,并且面带厉色,便知说中了李达和心中最大的忧虑:若是因为李中昊的缘故,牵连着李中易一起倒了霉,那绝对是最大的家门不幸

    和李中易这个级实用主义者不同,李达和的宗族思想异常之浓厚,参考的标准也是儒门的家国天下思想

    通俗的来说,儒门的齐家治国平天下,看似逐步递进的关系,实则安身立命的基础是家族和宗法。

    子曰: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

    王大虎的视线暗中掠过李中昊,三弟重情谊且心慈手软,绝不可取嘿嘿,务必将此獠扫地出门,方为上上之策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