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大贝主动上前,接过杨炯拿出的范质亲笔信,转身交到李中易的手边。新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信函,却没有马上拆阅,而是含笑冲着何大贝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何大贝本就是聪明绝顶之人,他随即明白过来,他故意卡在李中易和杨炯之前的保护意图,让顶头上司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李中易非但没有拆信,反而捧起茶盏,轻啜缓嗅,显得异常的悠闲,这一下,杨炯真急了。

    “咳,范相公命下官务必告知李相公,魏王父子事关社稷,丝毫大意不得”杨炯情急之下,终于干了傻事,这让一直冷眼旁观的何大贝暗暗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求着李中易办事,杨炯却想借着范质的相权威,来压迫李中易就范,这岂不是犯傻么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县官不如现管,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李中易虽然没有掌握政事堂的实权,却也是先帝托孤的相公之一,有资格不鸟范质这个相的所谓私信。

    信里肯定没好事,这是可想而知的,李中易故意不看范质的信,就是不想被杨炯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即使范质是相,也不可能仅凭一封手书,便让李中易惟命是从。

    李中易早就看透了杨炯的险恶用心,他看了信不执行,等于是挑衅范质的相权威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李中易不看信,杨炯这个具体的承办人,必定会焦头烂额,心急如焚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杨炯本想耍个小聪明,却被李中易不动声色的后制人,反而占尽了先机。

    何大贝起初没太看懂这种朝中文臣们所擅长的游戏,他只是从杨炯紧锁着的眉头,隐约察觉到,这位杨博约明显处于下风,并且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态异常平和,开弓没有回头箭,杨炯既然说出了魏王父子被俘的坏消息,主动权反而掌握在了李中易的手上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朝廷包括符太后都不可能公开下诏给李中易,让他不惜一切代价的换回魏王父子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的身份和地位,完全可以不理会范质的私信,他只须上奏折说无能为力,朝廷也拿他没啥好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中易撒手不管,或是出工不出力的后果也确实非常严重:和符太后彻底翻脸。

    范质和杨炯也正是看准了这一层,才故意采取私下写信的方式,想逼迫李中易就范。

    李中易看得很明白,符太后没了娘家的支持,地位会愈加不稳,连带着范质的相位也跟着摇摇晃晃。

    范质若是跟着失了势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,杨炯的好日子也就到了顶

    综合来看,李中易有雄兵在手,何所惧哉这也就是实力的重要性了

    杨炯瞅了眼四周,最终把牙一咬,闷闷的说:“不瞒李相公,如果能够顺利的救出魏王父子,想必太后娘娘那里必会另眼相看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有些诧异的瞟了眼杨炯,这种很o的话居然出于智多星杨炯之口,实在是令人大跌眼镜呐

    既然,杨炯没有诚意谈判,李中易更加懒得理他,只当没听见似的,只喝茶不说话。

    早在当副院长的时候,李中易就懂一个道理,某些特殊的关键时刻,万言万当却不如一默

    官场之上,说得越多,做得越多,犯错的机率随之大增

    当然了,李中易也不想彻底的把符太后得罪死,这并不符合他的长远利益。

    子曰: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

    李中易真把事情做绝了,符太后又是极其年轻的寡妇,她若是脑子热,把李中易召进宫去,直接剁了他的脑袋,也不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既然愿意放杨炯的使臣队伍过来找李中易,实际上是暗示李中易,和谈有希望,就看价码是否谈得拢了

    看透了这一层,李中易没有理由不稳坐钓鱼台。反正,仗基本上打完了,李中易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拿捏一下杨炯,狠狠的戏耍一番。

    杨炯毕竟不是一般的庸人,在李中易的“太极功”面前严重受挫之后,他猛然惊醒,在李中易的面前耍小心机,绝对是班门弄斧,画虎不成反类犬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杨炯,脑子里如同走马灯似的,快的回放了李中易骤然崛起的历程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人的思维一旦形成了固定的模式之后,必定会出现“灯下黑”的状况。

    杨炯跟随在范质的身边,一路顺风顺水,少有挫折之时,这也造就了他的自大性格。

    如今,杨炯在李中易这里碰了软硬适中的钉子,陡然醒悟,李中易既是托孤八相之一,并且手里捏着大周朝廷最锋利的刀把子,足有资格和范质分庭抗礼

    “李相公,朝廷的难处您也是知道的,下官没别的意思,一切唯您之命马是瞻。”杨炯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何大贝不禁大瞪着两眼,死死的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杨炯知道服软,这就对了嘛,哪有求人办大事,还鼻孔朝天的道理

    既然朝廷有求于李中易,李中易这个典型的现实主义者,岂有不趁机捞一票的道理

    既然杨炯知道厉害了,李中易也不想继续为难这位范质的心腹,他淡淡的说:“博约公,想必你也知道的,契丹人的胃口大得可以吞山填呐。”

    杨炯心里顿时苦涩不堪,临来见李中易之前,耶律休哥专门和他密谈了很久,提出的条件也异常之苛刻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契丹人肯定是漫天要价,等着杨炯就地还钱。可问题是,杨炯要想完成范质的重托,没有李中易的鼎力配合,就等于是白搭。

    所以,杨炯并没有马上答复耶律休哥的要求,借由李中易主持和谈,勉强推托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,范相公的手书”杨炯再一次提醒李中易,范质的书信可能有全部的授权。

    李中易却连看都没看手书,只是淡淡的说:“我和契丹人有深仇大恨,血债累累,就不看手书了吧”

    杨炯气得快要吐血,面对李中易故意的耍流氓,他浑身上下充斥着莫名的无力感

    何大贝见局势彻底的翻转过来,不由咧嘴一笑,当即联想到李中易无意中说漏了的一句名言:就怕流氓有文化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