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杨无双的陪同下,骑在马上的杨炯,和他且行且聊,在来大营的路上,倒也不算是寂寞。

    “中和老弟,吾早在京师之时,便听说了令弟杨白行的赫赫战功,你们杨家实在是人才辈出呐。”杨炯的姿态摆得很低,并未以天使自居,反而与杨无双称兄道弟,显得格外的平易近人。

    杨无双暗觉好笑,杨炯绝口不提李大帅的赫赫战功,却偏偏大力提携李相公的老部下,说他是心怀叵测,绝对不是冤枉。

    由于李中易高度重视部下们的文化素养,经过多年的苦心培养之后,在整个李家军中,除了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之外,已经没有了“文盲”这种物种。

    读书明理,愿为整个民族和国家,抛头颅洒热血,这一向是李中易所倡导的百年树人大计

    在李家军中,军官晋升的必备条件有二,一是军功,一是文化水平,二者缺一不可

    在制度化的保障之下,李家军的军官团体之中,从最低级的什长开始,一直到一军之都指挥使,在每次晋升之前都必须参加文化科目的考试。

    说句大白话,李家军其实是一支由知识分子组成的军官团指挥下的铁血军队,其文化素养高得惊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家军的军官团学习的都是实用的文化知识,比如说日常的公文书写和阅读理解,熟练掌握和使用密码本等。

    和李大帅一样,李家军的军官团在经史子集方面的造诣,和饱读诗书的文官集团比起来,简直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瞒天使您说,在下和吾弟都是庸人之资,如果不是蒙陛下洪恩拔擢于草莽之间,至今不过是一无知村夫罢了。”杨无双看上去是个粗鲁的莽军汉,却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杨炯隐藏着的挑拨手段,这让杨炯不得不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杨炯侧身扫视了身前一周,却意外的现,夹道欢迎的将士们,一个个站得笔直,仿佛戳在地面上的标枪一般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客观的说,杨炯虽然没有实际指挥过任何一场战役,但是,他在范质身边竭诚服务的日日夜夜,不仅耳濡目染过不少次战役的制订过程,更是纸上谈过无数次兵。

    基于此,杨炯自认为算是朝中文臣之中,少有的知兵之士。以他的认识,能够站得纹丝不动的士兵,绝对都是好士兵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莫名的狂风猛地袭过大地,一时间,满天飞舞的狂风沙,夹带着令人心寒的厉啸声,瞬间将所有人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呀”杨炯促不及防之下,整个身子被势不可当的狂风吹得离了鞍,眼看就要跌落马下。

    幸好,杨无双一直密切关注着杨炯的一举一动,他迅探手,果断的拽住了杨炯的腰带,将他从倒霉的边缘,又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多”杨炯心存感激本想客套一番,却不料刚张开唇齿,就被漫天的黄沙塞了个满嘴满口,那滋味别提多酸爽了,令他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气候变化无常,方才还是遮天蔽日的狂风沙,转眼间,风平沙尽,万里晴空无云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杨炯在心腹家奴的帮助下,整理干净了官服,又用水囊漱了口,这次现官帽居然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快去找”杨炯气急败坏的吩咐随从们,凌厉的眼神仿佛喷火的巨龙,足以烧噬一切。

    此次出京,杨炯领了范质赋予的重任,该准备的物品以及朝廷的赏赐,全都备齐了,唯独,官帽却只有独一份。

    “快去找”杨炯气急败坏的吩咐随从们,凌厉的眼神仿佛喷火的巨龙,足以烧噬一切。

    随从们被撒了出去,四下里去寻找杨炯的官帽,这么一来,整个钦使的队伍立即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朝廷的体面,杨炯的颜面,全都丢光了。”杨无双瞧见杨炯狼狈不堪的模样,不由心下大乐,所谓钦使的气势必定会大为缩减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官帽和官服乃是官员身份品级最重要的体现之一,杨炯这个堂堂朝廷的钦使,如果头上没了官帽,其威风必定尽扫。

    杨无双忽然提高声调厉声喝道:“都楞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帮天使寻找官帽”他侧过身子,有意无意间冲身边的近随们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”跟随杨无双迎接天使的随从们,立即四散开去,帮着杨炯的家奴们一起寻找那顶被风吹走的官帽。

    然而,杨炯的随从们寻找了很久,却始终没有找到被狂风吹跑的官帽。杨炯得知这个坏消息之后,气得脸都青了,脑门子上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身为范质心腹的杨炯,他心里非常明白,此次北上向李中易宣诏,他的肩膀上承担着多么巨大的重任

    临来北边的时候,范质于百忙之中专门抽出三个时辰,对杨炯面授机宜。杨炯至今依然清晰的记得,范质异常严肃的告诉他,魏王符彦卿父子事关大周朝的国本,只能活着带回开封。

    杨炯在范质身边多年,一直深得范相公的赏识,并被委以把持政事堂内庶务的重任。他自然心里非常有数,对范质异常信任的符太后,其实是范质能够安坐于相宝座的依托。

    如果,魏王父子有个三长两短,符太后垂帘执政的地位,势必会产生极大的动摇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非常简单,历史上的太后垂帘,大多都有一个必要的条件:太后娘家的实力必须强大

    假如魏王父子遭遇不测,符太后的地位必会随之不稳,紧接着,便是范质的执政地位会受到极大的削弱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很简单,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

    所以,范质出于自身根本利益的需要,左思右想之后,最终派了杨炯来见李中易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杨炯是范质心腹中的心腹班底,并且一直替范质控制着政事堂内的一切,这是其一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杨炯和李中易在政事堂内颇有些事务性的交集,对李中易的脾气和秉性也十分了解。

    说白了,也就是杨炯可以对症下药的应付李中易所提出的条件,并具有代表范质拍板的权力。

    只可惜,计划没有变化快,杨炯还没有和李中易正式见面,由于官帽的不翼而飞,从气势上面便先输了一城。

    实在是天意弄人呐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