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李翠萱说了啥,李中易始终没有回应的念头,身旁的这个小妖女脑子灵活得过了头,必须从身到心予以彻底的征服。ㄟㄟ

    远的且不说,李翠萱祖上的家产,她就没有丝毫表露出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女人私下里藏了大笔大笔的财富,这意味着什么,李中易自然是心知肚明的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并不太在意李翠萱私下里揣着的小心思,就本质而言,她是他的战利品

    美女,李中易见得多了,而且已经拥有了不少。按照这个时代的风俗,即使再强悍的女人,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罢了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下来,李中易确实身心俱疲,起初他还听了半耳朵李翠萱的“心里话”,渐渐的眼皮子越来越沉重。

    等到李中易真的睡熟了,李翠萱忽然抿起红唇,笑得异常之灿烂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李翠萱虽然不在指挥中枢,却也看得很清楚:李家军以寡击众,还是正面对抗,居然彻底打垮了近十万契丹部落骑兵的围攻。

    稍微明白一点大势的人,都应该心里有了数,大周的天下迟早是李翠萱面前这个男人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李翠萱出身于后唐皇室,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皇家教育,她已经清晰的看到了,李中易距离大周帝国至尊之位,越来越近,而且势不可当。

    别人也许会被李中易的伪装所欺骗,可是,李翠萱却有确凿的证据,足以证明李中易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

    李翠萱瞥了眼熟睡中的李中易,忽然高高的挺起酥胸,就凭李中易明知道她是后唐皇家的公主,却肆无忌惮的亵玩于她,这就是铁证如山的“逆行”。

    至高无上的皇权,不论在任何时候,都绝对不容践踏或是冒犯。以李翠萱的前朝皇家公主身份,除了符太后和小皇帝有权处置之外,任何人都没资格碰她的身子,否则就是大逆的“不臣”之举,株连三族都是轻罚。

    李翠萱的桃面忽然阵阵烫,幽怨的盯在李中易的脸上,面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,除了没有占有她的身子之外,羞死人的“坏事”全都干了个遍

    开弓没有回头箭,泼出去的水,绝对收不回来

    李翠萱已经清楚的认识到,李中易敢于肆意妄为,骨子里隐含着的深刻内涵其实是:他并没有把大周朝廷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后唐的皇室公主自然不可能作妾,但是,成为新朝开国皇帝的妃子,不仅不是一件掉身份的糗事,反而给了李翠萱一个成为未来太子之母后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觉醒来,刚睁开眼睛,就听见车厢外传来李二十三的禀报声,“爷,天使距离咱们大营,还有十里地。”

    “唔,传令下去,大军保持高度戒备状态,随时随地准备出击。另外,强敌在侧,一切礼仪只能从简。大开营门,摆上香案迎接天使”李中易信口吩咐了下去,抬眼间,却见李翠萱面前摆着一只冒着热气的水盆,以及洁白的大帕子。

    “无咎,洗把脸吧”李翠萱放肆的称呼,令李中易一时间竟然楞住了。

    尼玛,无咎是你有资格叫的么

    李中易本想当即打脸,教训教训不知道深浅的女人,可是,面对明显受到低气压的惊吓,泫然欲泣的李翠萱之时,他忽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李中易身边的女人已经不老少了,有侍妾、有侍婢、有正妻,还有通房,唯独没有一个所谓的“红颜”。

    男人嘛,很容易得到的东西,向来不会太过珍惜的,李翠萱出身的环境决定了,她深深的懂得这个道理

    李翠萱居然玩出了新鲜的花样,这么一来,李中易倒是完全不介意陪她玩一玩这种新颖的游戏,看谁最后胜出

    李中易草草洗了把脸,净过手后,却没等到原本应该递到手上的大帕子。他抬眼看向李翠萱,却见这妞却嘟着红唇,扬声唤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用间接的方式告诉李中易,她是值得尊重的红颜,而不是可以随意使唤的侍婢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也懒得计较她的矫情姿态,大度的高抬了一把贵手。

    毕竟,李翠萱身为败落的皇家公主,难免会有些不切实际的身份敏感,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李中易原本也没打算把李翠萱当作奴婢看待,那也太无趣了

    净过手面之后,李中易钻出车厢,神清气爽的背着手,缓缓踱向指挥车那边。

    半道上,牙将递上杨烈派人送来的密信,李中易接过来仔细一看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朝廷还真是愿意下血本啊,此次被派来宣诏的天使,不是别人,正是范质的心腹,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杨炯。

    李中易忽然停下脚步,抬头看向湛蓝的天空,长长的嘘了口浊气,这还真是山不转水转呢

    多年之前,李中易第一次见到杨炯的时候,杨炯已是位不高权很重的提点五房公事堂后官。不夸张的说,那个时候,身为相范质心腹的杨炯,完全有实力给李中易这个立足未稳的所谓参知政事,暗中下绊子打闷棍。

    后来,先帝遗诏,命李中易为顾命八相之一后,杨炯再也不敢主动挑衅或是造次。

    现在,李家军多次正面击败了契丹铁骑之后,杨炯又会是个怎样的态度呢,李中易对此感到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毕竟是迎接朝廷的天使,应有的礼仪丝毫马虎不得,就在李中易补回笼觉的当口,气势恢宏的中军大帐已经被近卫军官兵们快的搭建起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缓缓步入后帐,在竹娘的服侍下,换上了代表文臣之班次的宰相行头。

    按照周制,穿上公服的宰相,有资格只在大营门口迎接天使。如今的李中易在杨炯的面前,其实也是范质的面前,自然不可能堕了自家的气势和威风

    “爷,您穿上公服,端的是气势十足。”一向不擅长拍马屁的竹娘,死死的盯着李中易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桃花四溢。

    嘿嘿,被自家女人吹捧的滋味,令李中易很享受,他抬手捏了捏竹娘的下颌,笑眯眯的说:“今晚应该加加班了,公粮应该很有些日子没交了吧”

    “啐。”竹娘羞得面红耳赤,却小声说,“就怕公粮不足呢。”

    在李中易身边侍奉枕席的日子一久,他嘴里所谓的“加班”、“公粮”之类的痞话,竹娘已经耳熟能详,完全掌握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竹娘变得如此的知情识趣,不禁哈哈大笑,叹道:“没有白疼你呀”

    “来人,大开营门,本相要好好的迎接朝廷天使”李中易踱出后帐,坐上了虎皮交椅后,慨然下了军令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