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乎在同一时间,赵匡义在开封城内,一座幽静的民宅之中,见到了来自雄州的大商人,陈满仓。

    赵匡义刚一露面,陈满仓赶紧起身行礼,拱着手说:“草民见过三爷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时间非常有限,有什么重要的事,你就赶紧说吧。”赵老三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,他的手下养了一大批的密探,陈满仓是谁派来的使者,他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陈满仓能够通过特殊的渠道,约来赵老三,他自然晓得这位赵家的三爷,究竟是什么样的德性。

    “三爷,前些日子底下人不知内情,竟然把廖小娘子接到了北边。”陈满仓仿佛没有看见赵匡义越来越阴沉的脸色,他自顾自的说,“草民的主上本想把廖小娘子马上送回来,可是,谁曾想,廖小娘子竟然有喜了,这一路鞍马劳顿的,只怕是会出大事啊。”

    赵匡义那是何等狠辣之辈,他一听陈满仓的含沙射影的话,心里就明白了,敢情他藏在家门外的廖小娘子,居然是被契丹人捉了去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从陈满仓透露出来的意思,廖小娘子应该已经怀上了他赵老三的种。

    赵匡义不须多想,也就明白了,隐藏在雄州的契丹内奸陈满仓敢来见他,仗的就是廖小娘子和她肚里的孩子,都掌握在契丹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们有何要求”赵老三其实已经听见了一丝风声,在陈满仓揭开底牌之前,他完全不介意装傻充楞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的三爷,三公子呀,真人面前不假,请恕草民抖胆直言”陈满仓故意停顿了一下,想看清楚赵老三的眼色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赵匡义原本就是心机异常深沉之辈,喜怒根本不形于色,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盯在陈满仓身上,半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陈满仓在心里更新了对赵老三的进一步认识,随即拱着手说“鄙上派草民来开封,其实是想和三爷您做一笔大买卖。”

    赵匡义完全无视于陈满仓的故意卖关子,他只是阴沉着脸,默然无语,等着陈满仓自己说出来意。

    “其实呢,这笔大买卖对三爷来说,完全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好事。”陈满仓几次被赵匡义的阴招所逼迫,不得以索性合盘托出,“符太后的亲爹和亲哥都在鄙上手里,鄙上打算请三爷您出面说服令兄,让李无咎去鄙国接回魏王和世子。”

    赵匡义斜眼瞅着陈满仓,眼里非常不善,陈满仓被盯得心里毛,赶忙拱手说:“鄙上知道,三爷和令兄都是想做大事的英雄豪杰,特意慕名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兄长,都一直视无咎兄为亲人一般,区区挑拨离间的雕虫小技尔,竟敢卖弄到了我这里”赵匡义不动声色的将皮球推回到陈满仓的怀中。

    陈满仓微微一笑,说:“令兄的态度,在下一时还看不太清,至于三爷您嘛,这些年来您暗中买的战马,若是没有鄙上的帮衬,岂有近万匹之多”

    赵匡义听了近似于威胁的话语,却只是晒然一笑而已,陈满仓的大名,他其实早就听说过。

    陈满仓出身于雄州的大世家,原本是雄州的户曹参军,因为私下里损公肥私,被革了职位。

    契丹人南下占领了雄州之后,陈满仓怀着无比的仇恨,断然投靠了契丹人。

    由于协助统治雄州有功,陈满仓很快就被推荐到了耶律休哥的面前,并逐渐成了耶律休哥身边的大红人

    据赵匡义所知,正是这个陈满仓出的坏主意,导致雄、霸二州内,一直心向中原的几个大家族,被耶律休哥派兵杀光了满门老小。

    说句不客气的话,类似陈满仓这种人,便是披着儒门子弟金招牌的汉人败类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并没有汉奸的说法,如果有的话,陈满仓绝对是其中最臭的之一

    想当初,中行说不满汉朝派他陪着去和亲,竟然勾结匈奴人,给大汉皇朝造成了极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你都说完了”赵匡义阴沉着脸问陈满仓,陈满仓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,却一时间么办法细想,便拱着手说,“鄙上吩咐过在下,如果三爷协助事成,十万匹良马也许拿不出来,五万匹倒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赵匡义冷冷的一笑,嘲讽道:“区区一个李无咎而已,贵上竟然舍得拿出如此大的血本,还真是慷慨得很呐”

    陈满仓察觉到赵匡义的神态有些不对,急忙解释说:“如果三爷觉得价码过少,还有商量的余地嘛。”

    “哼,廖小娘子让你们捉了去,只怕是身子已经被污了吧”赵匡义两眼喷火的瞪着陈满仓,仿佛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三爷,三爷,您听我说,绝无此事,绝无此事”陈满仓急出了一身冷汗,这个赵老三果然名不虚传的精明似鬼。

    陈满仓心里非常有数,他们捉了廖小娘子之后,因为知道其中的严重性,所以谁都没胆子去碰她。

    可是,把廖小娘子送到契丹人手上之后,她当晚就被色胆包天的契丹守将,抢过去睡了。

    “哼哼,你家三爷我,一向自诩见识过不少美人儿,却依然被廖小娘子的美色给迷住了,情不自禁的就要了她。”赵匡义抬头望向屋顶,冷冷的说,“老子还偏不信,最喜欢吃肉的恶狼,居然改吃素了不成”

    陈满仓也不是傻瓜,赵匡义目露凶光的狠辣眼神,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实话说,以廖小娘子惊人的美貌,是个男人都舍不得放手,更何况世家大户出身的赵老三呢

    “三爷,自古以来,但凡是想成大事者,必定不拘小节。”陈满仓意识到了危险,可是,脑子还没转过弯来,突然觉得小腹猛的一痛。

    陈满仓低头一看,却惊恐的现,赵老三死死攥着一把锋利的小匕,刺入他的小腹,狠命的绞动着。

    赵匡义捅了又捅,戳了还要戳,绞烂了陈满仓的肠子,又补了十几刀,这才喘着粗气,坐回到椅上。

    “把此獠剁碎了,拖出去喂野狗。”赵匡义懒得理会满手的血腥,扭头吩咐跟来的贴身随从,“另外,把巷子外面鬼鬼祟祟的那几个家伙,都抓起来,同样剁碎了扔到乱坟上去喂狼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随从们早就见惯了赵匡义含笑杀人的血腥场景,他们只当没看见一般,拖着陈满仓的尸体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赵匡义瞥了眼血肉模糊的陈满仓,恶狠狠的说:“抢了老子的女人,竟敢和老子谈讨价还价,该死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伪装成随从的赵普,缓步走到赵匡义的身旁,温和的安慰他说:“三郎,你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,应该提得起放得下才是,已经过去了的事情,就让他过去了吧”

    “则平兄,你是不知道啊,廖小娘子她,她被抓走的时候确实已经有喜了”赵匡义痛苦的撕扯着髻,眼眶之中充斥着极其罕见的泪光。

    赵普叹了口气,抬手揽住赵匡义的胳膊,忽然提高声调说:“当今之势,韩通不过是个莽夫;范质虽然精明强干,只可惜手里没有一支可靠的兵马;王溥和李谷,不过是心热权势的势利小人罢了。三郎,如果咱们说服令兄,促成了李中易去契丹国内,接回魏王和世子,则令兄必定大事可成”

    对于赵匡义的脾气异常了解的赵普,他心里非常明白,赵老三这家伙,比赵老二要心狠手毒许多倍。

    早在进攻蜀国的时候,赵老三就有着临危抛弃掉慕容延钊,只顾着他自己逃命的不光彩丑事。

    “则平兄,不瞒你说,小弟一直以为,李无咎才是咱们成就大业最大的绊脚石。”赵匡义完全不在乎满手的血腥味道,他单手摸在下巴上,冷冷的说,“可恨的是,家兄一直对李无咎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,令人实在可恼。”

    赵普阴阴的一笑,淡淡的说:“三郎,除掉李中易的机会,就在眼前,而且是千载难逢,过时不候的良机。”

    赵匡义听了这话,忽然笑了,说:“世人都只知道你赵则平,是个温文尔雅的君子,却不料,你比我还要手毒呐”

    赵普丝毫也不在意赵匡义故意装纯洁的假相,他捋着胡须,眯起两眼,平静的说:“以我对范质的了解,他这人虽然十分贪恋权位,却绝不至于昏聩到自毁长城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李谷和王溥二人,一直心热相之位,说不准就可能利用此事,来讨取符太后的欢心。”赵普一直在暗中参与赵老三所主导的阴谋活动,朝中的重臣们,他挨个都有研究,所以,一针见血的指出要害所在,丝毫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“则平兄,我始终有一个问题没太想明白,你为何对李无咎存有这么大的成见”

    正如,赵普对赵匡义的脾气了如指掌一般,赵匡义也非常清楚赵普的个性。这个赵则平表面看上去是个正人君子,实际上,不仅一肚子的坏水,而且心狠手黑的程度,不亚于赵老三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三郎啊,不知道你听说过这么一个典故么水涨船高”赵普秉承着明白人前不说假的原则,索性把他热心仕途的真面目,一股脑的都抖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赵老三哈哈大笑不止,他抬手指着赵普的鼻子,急促的喘息说:“则平兄,你绝对算得上是真小人,嘿嘿,和我一样的坏。”

    赵普摸了摸鼻子,坦然自若的说:“李无咎曾经私下里说过,醒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。嘿嘿,你就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,反正,这话是绝对是他说的。”

    面对赵匡义诧异的眼神,赵普只当没看见一般,作为彼此合作的所谓兄弟,装纯洁其实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在赵普看来,赵匡义属于典型的实力论者,要想和赵老三这种见利忘义的家伙一起合作,赵普手头完全没有一点力量,绝无长久合作下去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赵普没有说出口的,也是从李中易那里流出来的另一句经典名言,却是:与狼共舞

    没错,正是与狼共舞,这恰好符合赵普此时此刻的心境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赵普待在赵匡胤的身边,已经时间不短了。可是,以赵普的智慧,硬是看把出赵匡胤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

    然而,好大喜功,心狠手辣的赵老三,却很容易的就被赵普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据赵普的暗中观察,赵家三郎暗中搞的那些个阴谋诡计,甚至是杀人灭口的把戏,赵老二应该是早有察觉才对。

    偏偏,赵老二一直非常沉得住气,既不主动出面支持赵老三,也没有果断制止他的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“则平兄,我脑子不好使,现在必须向你请教,怎样才能说服家兄呢”赵匡义虽然没有明言,赵普却听得出来,赵老三指的是唆使朝廷,把李中易送去契丹国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令兄是个极其重感情之人,李无咎曾经放过了慕容延钊和令兄,这就是有活命大恩啊。”赵普故意省略了赵老三也被李中易捉过的丑事,可是,赵匡义不知道怎么的,居然老脸猛的一红,面带惭色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李中易应该算是赵家三兄妹的大恩人,而且还施恩不念报。

    赵老三被李中易捉住后,不仅没杀,反而放了他一条生路,单单这一条,赵老三无论如何都欠了李中易一个天大的人情,至今未还

    另外,当时被赵老三抛弃的慕荣延钊,也被李中易设计捉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令李中易完全没有想到的是,赵匡胤确实是个有情有义的真汉子。

    为了救下慕容延钊的性命,赵老二不顾他自身的安危,孤身闯进李中易的大营,最终救了兄弟回去。

    单凭这一点,赵匡胤的人品,就足以把赵老三甩出去一百八十条街,可能还不止

    赵普露出诡秘的笑容,附在赵老三的耳旁,小声说出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赵老三听了之后,略微思考了一下,随即猛一拍大腿,大声叫道:“好你个赵则平,果然是个妙计”

    赵普将双手缩进袍中,淡淡的说:“三郎啊,成或不成,就看你的了”

    赵匡义哈哈一笑,说:“有你出此妙计,何愁李无咎不死”

    ps:12ooo字已更,司空接着码字,月票有点少啊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