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场形势已经非常明显,奚王劳骨宁绝非没脑子的蠢货,草原勇士们绕过李中易的主力部队,采取四面围攻的策略,这显然是仗着人多,想欺负人少的李家军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冷兵器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,只要被敌军包围了,也就距离全面崩溃不远了

    秦赵长平之战,白起把赵括率领的赵军主力部队诱出大营,然后利用外围轻骑兵的优势,彻底的切断了赵军的粮道。

    打仗,向来都是后勤第一,官兵们饿着肚子,即使想拼命,却连拿刀的力气都没有了,还怎么打

    劳骨宁采取四面围攻的手段,也算是草原骑兵对付中原汉人军队的老套路了,李家军只防御一面,和同时防御四面,难免会尾不能兼顾,这就是奚王的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李家军为了准备和契丹人的决战,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演练了很久。

    李中易料想得到,一旦草原骑兵的进攻受挫,多半会绕过他的主力部队,去攻击驻扎山坡的颇勇。

    由于,草原骑兵们很小心的绕过了神臂弩的最远打击距离,李家军也就懒得搭理他们,让草原联军放心大胆的将李家军包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家军被包围了之后,草原各部落的勇士们,却没有马上起进攻,他们好象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此时已经登上了指挥车,他透过望远镜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,各族的领都在阵前安抚着他们本族的子弟兵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听不清楚草原部落的族长和长老们说了些什么,他可以猜测得到,一定是让大家稍安勿躁。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,李中易想象得到其中的原因:奚人的勇士们,还没有扑上来开咬

    秦国的实力其实远逊于六国的联军,可是,最终是秦始皇灭了六国,而不是六国吞并了秦国。

    这其中最根本性的因素,在李中易看来,显然是各有私心的六国,很难拧成一股绳,劲往一处使,给了秦国各个击破的机会。

    秦国统一六国,既是军事斗争的胜利,更是可圈可点的外交战的空前胜利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面对的虽然是占据着绝对优势兵力的草原各部落联军,可是,部落与部落之间的利益,不可能完全一致,甚至彼此之间因为争夺牧场、牛羊或是人口,经常生大大小小的摩擦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人心不齐,大家都心怀鬼胎,惟恐被别的部落当了枪使,导致实力严重受损。

    李家军刚一露面,就给了草原各部落一个大大的下马威,一千多奚族勇士还没挨上李家军的边,就被杀得精光。

    草原群狼围攻猛虎,虽然狼多势大,可是,谁都明白一个通俗的道理:最先上去开咬的狼,往往被耻笑为“傻子”。

    草原各部落都在等待奚人先动手,李中易却在等敌人把矛头对准颇勇那边,因为在出的山坡上,李中易给草原的上的王爷们,也准备了一顿大餐。

    劳骨宁起初没注意,以为各个部落都会按照约定,冲上去撕咬李家军。

    谁曾想,草原上的这些族长们,一个个心怀鬼胎,都把李家军包围住了,就是不肯先动手,全都眼巴巴的指望劳骨宁替他们打头阵。

    劳骨宁赶到前边,看清楚两军对峙的局面之后,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虽然,劳骨宁不知道三鼓而竭的来历,可是他却心里明白,两军尚未全面开战,联军这边的气势已经弱了不止三成。

    可是,劳骨宁也确实没有替各个部落火中取栗的愚蠢想法,他打量了一遍整个战场,猛然间有了一个惊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眼前的李家军主力,显然是个难啃的硬骨头,而山坡上驻守的骑兵,显然更好对付一些。

    与其和南蛮子死拼,不如抢先拿下南蛮子的后勤辎重,到那个时候即使是拖,也会把南蛮子拖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劳骨宁确实是一位有眼光的宿将,他看问题很有见地。

    劳骨宁想定之后,当即指着颇勇所处的山坡,对各位族长说:“诸位,要不这么着,咱们在这边对南蛮子的主力,围而不打,然后集中力量进攻南蛮子的辎重大营,大家觉得怎么样啊”

    围点打援,中途袭扰,以及切断粮道,这可都是草原勇士们最擅长的活计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如果能够不战,就饿死了李家军,这绝对是一笔级划算的大买卖

    “大王,我们都听您的调遣”

    “大王,您就下军令吧”

    “大王,战利品怎么分,您可要事先给个说法啊”

    劳骨宁一听见暴熊的声音,心中就陡然无名火起,这个混蛋真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

    族长们原本被劳骨宁煽起来的火焰,却被暴熊的一盆冷水,给浇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好家伙,战利品还没协商好,就冲上去玩命,亏本的买卖绝对不能做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大王,在场的有这么多儿郎,夺取的物资应该怎么分才好呢”

    “我们鲜卑族这次出兵不多,只求大王随便给点兵器即可。”东部鲜卑宇文部的族长,基于本族实力最弱的现实,没敢提出过分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大王,我族去年遭了雪灾了,不仅牲畜死光了,就连奴隶都少了一大半,怎么着都要给我补个一万或是八千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族长们你一言我一言,这仗还没打呢,倒提前开了个分赃大会。

    只是,族长们做梦都没有料到,由于单筒望远镜的存在,他们彼此之间争吵得面红耳赤的场景,全都被李中易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虽然,李中易无法听见劳骨宁和族长们的争执内容,他却可以料想得到,多半是和保存实力,以及争夺战利品有关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这些多年和契丹人打交道的经验,他自然是很可以理解,在弱肉强食的大草原之上,各部落的族长们对于保存实力,有着多么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劳骨宁暗暗叹了一口气,从今天的局面来看,如果他手下的奚人战士,不率先出头,这些老狐狸似的族长们,肯定不会跟上。

    “诸位,咱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南蛮子看了笑话,大家都把袭扰的小崽子们,都派出去了么”劳骨宁毕竟是老奸巨滑之辈,他先打了个马虎眼,让各个部落的尖兵先动起来,再谋别策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压上血本,导致势力大损,各部落的族长们其实也不敢把劳骨宁往死里得罪。

    共识达成之后,草原联军一起行动起来,包括劳骨宁在内,大家都派出了第一波负责袭扰的人马。

    四个方向,每个方向各有大约五百人的神射手们,被派出去对李家军进行袭扰。

    指挥车上的李中易,早早的看见小股草原骑兵从四面八方向他冲来,他不禁晒然一笑,这都是哪一年的老皇历了,还在玩这一套老把戏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按照甲戍方案,摆开盾阵”李中易接着下令说,“传下去,各军抽调神弩手,自由射击。”

    敌人的大部队没动,李中易自然不会浪费宝贵的弩矢,让神射手对抗神弩手,倒也十分合适

    “嗖”小股草原骑兵纵马奔驰到李家军阵前,为的一个勇士刚刚冲过神臂弩的打击范围内不久,一支弩矢夹杂着锐不可当的风雷,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,阻碍入战马的胸腹之间。

    “唏溜溜”那匹战马出凄惨的悲鸣声,立失前蹄轰然扑倒,马背上的骑士促不及防,当即被甩离马鞍,飞上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嗖”就在草原骑士还没明白过味的时候,一支刁钻的弩矢凶狠扎入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呃”骑士没来得及惨叫,便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,眼见得不活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一寸长一寸强,区区骑弓岂是我神臂弩的对手”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,笑眯眯大感慨。

    竹娘很少看见她的夫君,露出如此童趣的一面,便凑趣说:“爷,奴家有些技痒了,不如让奴家露两手给您瞧瞧”

    想当年,李中易征服党项主力之役,在府州城下,曾经亲眼看见竹娘,左手挽弓,右拿手刀,一口气杀了十人不止。

    嘿嘿,这么一头背景不凡的母老虎,放着豪门大户的正室不做,却偏偏乐意给李中易做妾,由此可见,美女爱英雄的确是非常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竹娘从李中易的眼神之中,品出了异常熟悉的邪意,她俏脸不由猛的一红,啐,夫君又不正经了

    李中易见竹娘羞涩的别过过去,心下不由暗暗有些得意,这么一头强悍的母老虎,被他骑在胯下轻怜蜜爱,婉转承欢,确实是一件充满征服感的美事。

    竹娘和李中易已是多年的夫妻,李中易虽未明确拒绝她亲自上阵杀敌,却用另类的方式告诉她,此事万万不可

    本质上,李中易是个十分护短的大男人,他的女人若是受了伤害,导致毁容之类的惨剧生,就算是把草原蛮子全都杀光斩尽,也难解心头的遗憾。

    草原民族以弓马打天下,实际上,这里的弓主要是指骑弓。弓臂很长的步弓,固然射程远,威力大,可是,骑士们在奔驰的战马之上,如果配备的是强力的步弓,却很难使上劲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即使草原上骑士中的大力士拉得开八石以上的弓,也难以在战马上保证连续性的高强度射。

    基于上述实战的需要,草原联军的骑士们大多使用的是三石以上的骑弓,其中的神射手更是普遍采用五石弓。

    按照草原各族的经验,以往,中原的汉人军队普遍装备的是一石半左右的步弓,而草原骑士们使用的是三石弓,单从射程而已,草原上的骑弓已经占尽了优势。

    如今,李家军普遍配备的是神臂弩,这种大杀器如果硬要用“石”这种开弓单位来计量的话,至少相当于十石弓的射程,而且威力过不止一倍。

    李家军用十石硬弩,对抗五石骑弓,这些草原上的骑士们,其实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呀”

    “唏律律”

    以弓马打天下的草原骑士们,骑术确实远远过了更擅长步战的李家军将士,可是,李家军的神射手们,仗着有盾阵的掩护,可以放心大胆的瞄准射击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照面,便有好几十的草原骑士被射落马下,满地打滚,凄惨的号叫着,哭喊着,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等草原骑士绕了个圈,再次杀回来时,他们改变了策略,利用娴熟的马术,藏身于镫外,一边冲锋,一边准备射击。

    只可惜,在训练有素的李家军神射手面前,区区小伎俩简直不值得一提

    射不着人,难道杀不死马么马的目标,可比藏在鞍下的骑士,要大上好几倍

    “唏律律”第二个照面刚刚开始,被射杀的战马就过了一百匹之多。

    “啊救命啊”一个来不及脱镫的草原骑士,被倒地的战马压住半边身子,拖出去很远,磨得血肉模糊,凄惨的叫声令人异常之惊恐。

    草原上神射手都是从血水之中杀出来的牛人,尽管李家军的盾阵遮掩得十分严密,可是,依然有一支流矢刁钻的穿过盾与盾之间的缝隙,凶狠的射入了一名李家军士兵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啊”人毕竟不是机器,巨大而又难受的痛苦,令受伤的战士实在忍不住出痛楚的叫声。

    直属的什长赶紧按照条令的要求,跑到伤员的身前,那什长蹲下身子,一边死死的捂住伤员的嘴巴,一边厉声喊道:“医士,医士快过来”

    就在附近待命的医士,急忙赶了过来,他摘下腰间的急救包,从里边找出治疗外伤的膏丸,大面积的涂抹在了伤员中箭部位四周,以免伤员失血过多。

    很快,伤员被医士捂住嘴巴,抬上担架,送去了后边急救。

    什长第一时间就捂住伤员的嘴巴,不让他叫出声,这看似有些残忍,其实是避免影响军心和士气的必然选择。

    将军难免阵上亡,瓦罐不离井边破,既然上了战场,刀枪箭矢又没有长眼睛,出现伤亡的情况,其实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作战到了最激烈的时候,如果听任伤员们出令人恐惧的痛楚叫声,将会对正在进行战斗的将士们,造成一种无法量化的干扰。

    另外,伤员无论叫得多凄惨,不过是人的本能罢了,并无助于解决病痛。只有,通过组织体系的力量,把伤员尽快的抬下去,接受专业级的治疗,才是最正确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李中易非常看重受过伤的老兵,他曾经无数次在不同的场合讲过,受过伤的老兵是李家军的巨大财富,而不是负担

    李家军比较幸运的是,他们的统帅是这个世界上,最懂医学的国医宗师。不夸张的说,李中易早在当副院长的时候,已经掌握了可以部分替代抗生素作用的中成药方,辅以经过几十次蒸馏提取的高浓度酒精,针对外伤有着明显的治愈效果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李家军的重伤员因为伤口感染的死亡率,远远低于同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。

    游击式的狙杀战,在两军阵前的各个地方,不断的上演。拥有大盾保护,且配备了神臂弩的李家军神射手,明显占据了场上的绝对主动权。

    倒在两军阵前的几百匹战马,以及两百多具尸体,无可争辩的证明了这一点

    李中易举起单筒望远镜,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战场的全局形势之后,不由翘起嘴角,淡淡的说: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嘿嘿,草原上的酋长们,私心还是太重啊”

    何大贝一边点头,一边笑道:“灵帅,此战过后,草原各个部落的勇士们,再次和咱们作战之时,心理上必有阴影。”

    杨无双面无表情的插话说:“由小见大,一个不团结的大草原,符合咱们的最根本利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有趣的瞟了眼杨无双,这小子和他的堂弟杨烈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般,老是冷脸示人,让人很容易误会,欠他们兄弟俩五百万贯似的。

    劳骨宁望着拍马败退后来的残余神射手们,心里不由得一片冰凉,面对刺猬一样的南蛮子李中易,这要是起全面性的进攻,天知道要填进去多少条人命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劳骨宁真心后悔莫及,他终究还是上了耶律休哥那个混蛋的恶当。

    可问题,两军都正面硬抗上了,如果他此时下令撤军,别说他的外甥女是皇后,就算是他的亲闺女是当今皇后,也难保契丹人的大皇帝,不会勃然大怒,那个后果实难预料。

    劳骨宁打量了全场一周后,忽然眼前猛的一亮,南蛮子的主力部队出击之后,留守在小山坡上的可没剩下多少人啊

    既然硬攻南蛮子的主力部队,肯定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,不如围而不攻,先调集重兵解决了南蛮子留守的偏师后军。

    劳骨宁越想越觉得此计甚妙,他当即把族长们都叫到身旁,如此这么一说,果然族长们也都以为这个办法好,既避免了重大的伤亡,又可以切断南蛮子的辎重补给。

    南蛮子的军队就算是再强悍,三天吃不上饭,饿都饿晕了,哪里还有体力作战

    于是,族长们和劳骨宁一拍即合,迅达成了进攻颇勇的共识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共识,可是,族长们踊跃请战的极大热情,却令劳骨宁十分恼火。

    尼玛,刚才要啃硬骨头的时候,这些老狐狸一个个惟恐当了奚人的炮灰,如今却生怕落于人后,导致两手空空的抢不到好东西。

    什么玩意嘛,劳骨宁一边暗暗咒骂这些老狐狸,一边勉强堆出笑脸,客客气气的说:“诸位族长,依我的看法,大家都别争了。我倒有个提议,不知道该不该说”

    族长们满怀狐疑的瞪着劳骨宁,大家都有一个无法说出口的小心思:担心劳骨宁想吃独食

    劳骨宁愿以前确实吃惯了独食,名声也早就臭不可闻,不过,这一次他怀着别样的心思,也就装出的慷慨的样子,大度的提议说:“不如这么着,咱们各出五千人,分四面围攻南蛮子留守的党项狗杂种。谁先冲进去,谁拿大头,最后冲进去的哪怕损失再大,顶多只分一成。”

    见族长们都低着头,紧张的计算着利弊得失,劳骨宁恨得牙痒,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目前的局面是明摆着的,谁都不可能无视于眼前的南蛮子主力部队,独自吞掉堆积如山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劳骨宁既然无法吃独食,也就只得和族长们讨价还价,力争第一个踏破南蛮子后营,分到最大的一份红利。

    暴熊的实力不强,也没指望能够分到多少好处,不过,他却非常担心,劳骨宁仗势欺人,派他的室韦族去打头阵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族长们都明白一个极其朴素的逻辑,但凡需要拿人命去填的买卖,那就必须按照谁出力多,谁分得多的原则享受战后的红利。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在场的话,他必会一针见血的指出:这不就是最原始的股份制度嘛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争吵之后,劳骨宁和族长们迅达成了共识,类似奚族、渤海人等四个大族各攻一面,以鲜卑、室韦等小族为先锋,展开凶猛的进攻。

    暴熊做梦都没有料到,原本有缝隙可钻的大族间的矛盾,在劳骨宁的搓和之下,竟然达成了一致性的意见,这就要了命啊

    四个大族的作战计划,明显是建立在牺牲小族利益,肥了他们自己本族的基础之上。

    可问题,在大族族长达成共识之后,若干小族的领,胆敢跳出来反对的话,绝对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劳骨宁担心夜长梦多,根本就没给暴熊和宇文部争辩的机会,直接摆了摆手说:“那就这么定了,大家各自准备去吧。”

    得了,暴熊强忍滔天的怒气,掉头就走,他心里非常清楚,现在主动站出来,不仅争不到好结果,反而很可能被劳骨宁借题挥,一口吞掉他的族人。

    ps:今天不止万字更新,司空稍微有点空,尽量争取码过一万五千,顺便求几张月票的鼓励,不求多,只求有几张就可以了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