奚王劳骨宁非常惊讶的现,原本摆开在李家军头阵的杨烈部,居然临时撤了防线,离开了主阵地,掉头向侧翼运动。新 笔趣 Δ阁

    劳骨宁摸着下巴,眼珠子略微一转,他马上意识到,李中易突然在战前换了阵形,肯定是遇上了无法解决的大麻烦。

    继续深入的琢磨了一番,劳骨宁敢拍着胸脯说,一定是耶律休哥的援军杀到了

    劳骨宁根本不需要多想,耶律休哥既然已经来了,腹背受敌的南蛮子岂有不败之理

    “诸位,哪位愿意率先出战呀”劳骨宁心头很热,却依然想让别的部落先出死力,他再来下山摘桃子。

    在场的部落族长、节度使们,虽然大字不识几个,可是,对于保存实力的重要性,却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劳骨宁等了足有半刻钟,族长们和节度使们却都在装聋作哑,仿佛没听见他的鼓动一般。

    得嘞,劳骨宁和这些部落的族长啊,节度使啊,打交道的次数多如牛毛,通俗的来说,这些人都是精打细算过日子,不见兔子不撒海东青的主。

    傻子都知道,面对严阵以待,体力尚佳的南蛮子,谁第一波就冲出去,肯定损失比较大

    在草原之上,比拼的就是谁家的牧场大又好,牛多羊多马更多骏,最重要的是,精锐的战士必须多

    大草原上的生存法则决定了,哪怕是亲兄弟一般的部族之间,只要某一方的实力衰落了,就会被觊觎吞并。

    在只认实力的大草原之上,从古到今都是如此,无一例外

    劳骨宁没等来族长们的响应,他只得干咳一声,扬起下巴,大声下令:“来人,派两个千人队正面冲过去,试试南蛮子的斤两。”

    随着劳骨宁一声令下,从奚人的队伍之中,立时冲出去两千多骑兵。

    这些骑兵一边纵马狂奔,一边挥舞着手里的长刀,大声吆喝着,“杀呀,杀光南蛮子”

    山坡上的李中易放下手里的单筒望远镜,断然下令:“准备五段击,把契丹狗放近了再射”

    “准备五段击,把契丹狗放近了再射。”一直紧跟在李中易身旁的传令官,大声的复述一遍了军令,等李中易点头认可之后,他这才手持金批令箭,返身跑向司号兵那边。

    “滴滴哒哒滴”嘹亮的军号吹响了极富节奏的音符,从中军一直传递到最前沿。

    杨烈领兵走后,接替他负责前沿指挥的刘贺扬,接到了传令官翻译过来的军令,当即作出了部署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军规虽然森严,只要是违法乱纪的行为出现,一律会受到相应的惩罚,谁都没有例外,包括李中易身边的女人在内

    可是,在作战时,李中易又十分大度的给了第一线的总指挥官们,视战场情势机动灵活执行军令的权力。

    两军对垒之时,战场的局面瞬息万变,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险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家军的军令传递系统,即便其先进性远同时代的任何一支军队,李中易的反应度,也远没有近在前线的指挥官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基于实战的需要,李中易给了杨烈、刘贺扬以及廖山河等前线指挥官们,临机处置军情的特权。

    此所谓:将在前线,帅命有所不受是也

    契丹人十分擅长骑兵作战,由于两军相距大约两里地,所以,尽管两千多人的冲锋队伍,喊杀声震天,马蹄声如雷,其实也只是动静闹得挺大而已,却并未全冲刺。

    刘贺扬按照步军对阵骑兵冲锋的标准布阵规范,早早的命人将镶了钢板的车厢,横向面对契丹人冲过来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哟嗬杀呀宰光南蛮子抢他娘的”随着两军距离的不断拉近,契丹人突然加冲锋,仿佛恶极了野狼一般,凶狠的扑向刘贺扬身前的防御阵线。

    “插枪,竖盾”刘贺扬毫不迟疑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军令,“第一列射击,后九列上弦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长官的军令下达,李家军阵列前十排的官兵们,快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列的将士们,不慌不忙的将手里的弩上好弦,同时搭上箭,把弩臂搁在奚车厢壁上提前留出来的射孔上,以节省宝贵的体力。

    后面九列的将士们,则快脚踏拉弓上弦,然后抿紧嘴唇,默默的等待着残酷战斗的开始。

    位于高处的李中易,透过单筒望远镜看得很清楚,最前沿的弓弩手们,已经完全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只见,第一列的士兵们,已经拉开望山,持弩瞄准着蜂拥而来的契丹人。

    从第二列阵线开始,士兵们排成整齐的九列,他们无一例外都空着左手,右手却提着已经上好弦的神臂弩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露出若隐若现的笑意,经过这么多年的训练和战斗,他亲手缔造并一直指挥的李家军,彻底展露出足以傲视天下的娴熟“杀人”绝技。

    身为始作踊者的李中易,他自然非常清楚,空出左手,是为了转接前边袍泽射完毕的空弩,然后再把右手已经上好弦的神臂弩递上去。

    这么安排的好处颇多,其中最核心的要点是:避免了神臂弩上弦过慢,从而导致威力虽大,射却十分缓慢的致命弊端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对于契丹人这个骑射民族的了解,即使是一般宫分军的神射手,也可以在一个呼吸之间,拉弓放箭两次之多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神臂弩虽然威力惊人,以李家军的训练水平,即使是最有素质的老手也顶多能在一分钟内上弦两次而已,而且体力消耗巨大。

    所以针对这种射极慢的打击手段,李中易从实战出琢磨出了有效的应对方法,即前排的娴熟射手只管瞄准射击,后排的辅助弩手负责拉弓上弦,并及时的输送上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不仅极大的提高了打击的度,也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打击的精准度,可谓是一举数得

    “杀呀,剁了该死的南蛮子吼”两千余骑兵,近万只飞奔的马蹄,如同排山倒海一般,冲进了李家军弩手们的最远打击范围。

    李家军前排的一线军官们,纷纷用清晰的声调,出短促有力的命令,“大家都沉住气,不要慌,等竹哨响了,再射”

    ps:今晚至少还有一大更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