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时辰二十里地,在这个普遍一天行军只能前进四十里的时代,实在是一种极其惊人的行军度。新

    问题是,李家军实打实的做到了,原因其实很简单,缴获的挽马、战马多得不得了,每名战士骑一匹,还可以牵一匹。

    有了数量极其庞大的奚车帮助,李家军缴获的物资尽管堆积如山,却依然没有影响到行军的度。

    在整个李家军的最外围,是哨探营及其配属的骑兵们,他们负责百里左右的安全预警。

    六十里以内的预警工作,则由颇勇手下撒出去若干支骑兵都来负责,这一层属于衔接内外的关键预警线,由颇勇全权指挥。

    基于李中易的这个安排,颇勇才敢笃定,李相爷并未因为他是党项人,而给予排斥。

    颇勇跟随李中易的时间,也不算短了,李中易领兵打仗之时有个基本的原则:未算胜先算败,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冒险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把整个李家军的安危,都交到了颇勇的手上,令颇勇十分感动

    整个大军浩浩荡荡的向东进,度快得惊人,李中易稳稳的坐在“血杀”背上,心情异常平静。

    和契丹人的精锐,包括属珊军、皮室军、宫分军以及部落军在内,交过多次手之后,李中易如今已经掌握了步军克制草原骑兵的取胜窍门。

    地主家里有了余粮,心里自然不慌,在李中易看来,不管是耶律休哥追上来正面迎战,还是躲在暗处伺机偷袭,都不可能在他的头上占到多少便宜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一招鲜吃遍天。如今的李家军擅长的可不止一招鲜这么简单,也远不是当初刚北伐之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如果,硬要用几个词组来形容现在的李家军,那必须是:兵强马壮、装备精良,外加士气如虹

    所谓的爱兵如子也好,军纪严明也罢,归根到底是要保障军队打胜仗

    一支军纪再好,却老是打败仗的军队,其统帅也不可能获得部下们的尊重

    耶律休哥获得了李中易一直向东而去的消息之后,不由暗暗一叹,吩咐身旁的右皮室军详稳耶律阿蛮:“你派人去通知围攻榆关的各部落大王,就说此次作战,我皮室军分文不取,所有的缴获物资以及年轻漂亮的女人,都归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耶律阿蛮听了耶律休哥的军令之后,马上惊呆了,他下意识的争辩说:“枢使,我皮室军勇士们出生入死,伤亡异常惨重,岂能让那些野心勃勃的王爷们占了这么大的便宜”

    在耶律阿蛮看来,被契丹国大军合围的李中易,已经和死人没啥区别。李中易从契丹国各个地方抢走的物资,抓去的工匠以及年轻的女人,迟早是他们皮室军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草原上法则,向来是强者为尊,谁先抢到手的宝贝,就归谁所有,任何人无权置喙

    “阿蛮,我且问你,咱们从北打到南,又从南赶回北,你手下的精锐勇士还剩下多少”耶律休哥很清楚老部下的品性,耶律阿蛮固然忠诚可嘉,却也是贪婪成性,几乎到嘴的肥肉再让他吐出来,比杀了他还难受。

    “禀枢使,南蛮子的军队真不经打,基本都是一触即溃”耶律阿蛮没敢哄骗门儿清的耶律休哥,他故意没提真实的损失情况,反而大牢骚,“咱们赶回北边的时候,很多不好携带的金银财宝,以及美貌的年轻女人,可都没带回来呀。”

    耶律阿蛮明着不敢硬顶,却拐着弯诉苦的态度,早在耶律休哥的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心里很清楚,耶律阿蛮手头的实力几乎没怎么损失,金银细软等财宝也并没有丢弃,只不过没有将掳来的年轻女人带回来而已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耶律阿蛮打仗时异常勇猛,其最大的毛病是:异常贪婪

    南蛮子有句名言:金无足赤,人无完人嘛,对于耶律阿蛮的贪婪,耶律休哥其实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“阿蛮啊,只要你手下的精锐兵马还在,等灭了李无咎之后,你我随时随地皆可南下打大大的草谷,抢几十个年轻漂亮的南蛮子女人,那是完全不在话下。”耶律休哥非常了解耶律阿蛮的脾气和禀性,这小子既贪钱又贪恋女色,只要和他讲清楚了原则性的问题,这笔帐耶律阿蛮还是算得过来滴。

    听了耶律休哥的许诺,耶律阿蛮不由得心动了,只要干掉了李家军,南蛮子那里想怎么抢就怎么抢,简直是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说句大实话,南蛮子的军队之中,正面迎战竟然消灭了四万契丹勇士的李中易,用辉煌的战绩迫使耶律阿蛮必须给予必要的敬意。

    至于,南蛮子其他的所谓精锐兵马,他耶律阿蛮还真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枢使,末将明白了。不过,末将有个小小的请求,不知当讲不当讲”耶律阿蛮虽然逞勇少文,却也不是个不明白大局的傻蛋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说的一点没错,只要干掉了李家军,南蛮子那边不计其数的金银财帛以及美貌的女子,还不都是他的囊中之物

    耶律休哥实在是非常了解耶律阿蛮的贪婪本性,他没好气的瞪着耶律阿蛮,皱紧眉头说:“大名府留守司里的好东西和漂亮女人,都归你了”

    耶律阿蛮得了上司的承诺,不由喜得连连搓手,欢快的叫道:“多谢枢使体贴,太好了,好极了”仿佛大名府城中的好东西,已经落入他的袋内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却完全不似阿蛮这般高兴,他抬凝视着东方的天空,如梗在喉的李家军还没消灭呢,不能高兴得太早啊

    “枢使,据哨探的禀报,李中易的行军度颇快,咱们是不是该加快进军,可不能到嘴里的肥肉跑掉了啊。”耶律阿蛮的要求得到了满足之后,干劲简直要冲天,求战的欲念高得惊人

    耶律休哥淡淡的一笑,说:“李中易明知道榆关那边有十余万部落军,却偏偏迎头赶了过去,这是想引本帅上勾啊,咱们可不能上了这个当。”

    “枢使,您的意思是”耶律阿蛮察觉到耶律休哥必有奇谋,只是受限于见识问题,他还没有摸着门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,就让李中易和草原上的大王们去血拼吧,你且随本帅去烧了他南归的船。”耶律休哥的脸上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,令人不寒而栗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