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嗖”躲在土丘后的李三十八,猛然一松弩弦,紧接着,一名鬼鬼祟祟的契丹哨探带着凄惨的叫声,翻身落马,显然不活了。ㄟㄟ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李三十八这边了难,就等于是的出了打击的信号,潜伏在各处的暗哨们,纷纷扣动扳机,仿佛点名一般,将早就瞄准好了的敌人一一射下马来。

    “啊”掉落到地面上的契丹哨探大多死绝了,可是,有一个只是右胸中矢,一时间还死不了,疼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毫不迟疑的拉弦上箭,也没见怎么瞄准,就见夹带着暗黑魔鬼气息的弩矢钻脑而入,将那名倒在地上大声呻吟的契丹彻底送上了西天。

    将暗中窥视的契丹人杀个精光大吉之后,埋伏在四处的李家军哨探们,纷纷从暗处走了出来,走到尸堆边上,开始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“啊”哨探营什长刘老五非常老练的补了穿心一刀,将一个中箭后装死的契丹人送去了极乐世界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提着步弩,嘴里含着一根草枝,一步三摇的从土丘后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都头果然好弩术。”刘老五一边收刀入鞘,一边挑起大拇指,由衷的佩服李三十八的弓弩神技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晒然一笑,说:“和李小七那小子比起来,我这算个啥呀”

    刘老五尴尬的笑了笑,在这哨探营之中,敢于揭开都指挥使李云潇老底的,也就数他李三十八了。

    李云潇的原名李小七,这名字确实土得掉渣,整个大周朝没有十万个小七,也至少有五万个。

    李小七在家中排行老七,因其父母都是文盲,索性以在家中的排行当名字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的名字,则是因为其父三十八岁那年,才有了他这么一个独子。

    只是,正应了那句老话:三十年河东,四十年河西

    自从李小七得到了李中易的赏识之后,不仅屡立战功,还被主上赐名云潇,字潇松。

    李小七的出头露脸,混得人模狗样,其巨大的示范效应,给了河池乡军出身的中低级军官们,极大的盼头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拿脚踢了踢地面上契丹人的尸体,吩咐说:“快打扫战场,契丹人随时可能赶来,此地绝对不可久留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上峰的正式命令,刘老五也不敢怠慢,双腿猛的并拢,抬起右臂捶胸行礼,大声说:“得令”

    李三十八没好气瞪着刘老五,冷冷的喝道:“油腔滑调的成何体统”

    刘老五笑嘻嘻的凑近李三十八,小声说:“都头,小的可帮您计算过了功劳,此战过后您很有可能荣升为副指挥呢。”

    李三十八听见副指挥这三个字,心头不由猛的一热,整个哨探营里边一共有九位都头,却仅有三名指挥和同样数量的副指挥而已。

    在李家军中到了副指挥一级,才算是正式跨入中级军官的行列,在僧多粥少的局面之下,要想跨上这一步台阶,获得无可争辩的军功是唯一的考察要素。

    哨探营的情况极其特殊,营中的军官和士兵的地位普遍较高,他们所享受的待遇,比李中易的近卫军还要高五成以上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哨探营从事的一直是最危险的工作,相对于野战部队而言,战损率高得惊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从开封北伐之时,李三十八管辖的“都”内一共有八十五名精锐的哨探,经过历次战役之后,目前仅剩下不足六十名哨探,损失过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按照李家军的老规矩,所有战死或是伤残的官兵,除了朝廷应给的抚恤金之外,其妻儿老小或其本人都由军方出资抚养,这就彻底的解决了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“少扯些没卵用的屁话,赶紧收拾战场,尽快离开此地。”李三十八吩咐过后,抽出鞘内的战刀,转身走向距离最近的一具契丹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李三十八在契丹人的颈部,补了深深的一刀,这才蹲下身子麻利剥衣甲。

    大周朝廷虽然相对于契丹人比较富裕,可是,国朝初创不久百废待兴,三司胄案制甲的作坊产量极低。

    周随唐制,市面上并不禁刀和弓,但是,凡是私藏弩或甲胄者,皆以谋反论处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兜里非常有钱,却也不可能私设甲和弩的工坊,所以李家军中抢劫的重要顺序依次是:甲、弩、粮食、财宝、奴隶。

    李家军打了胜仗之后的打扫战场,其实有着严格的条例规定,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:一切有用的东西都必须带走,除非军情紧急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很快,死透了的那名契丹人哨探,便被李三十八剥得精光大吉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盯着地面上散落的北地汉女的粉红鸳鸯肚兜,看了好一阵子,不由暗暗叹息了一声,唉,国弱被人欺呐

    和李家军的抢劫顺序有所不同,契丹人南下打草谷重铜钱和财宝,其次是年轻美貌的汉女。至于,李中易十分看重的粮食之类的物资,契丹人其实一直拿来喂马。

    哨探营里的战士们,全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,打扫干净战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小儿科罢了。

    很快,收集上来的物资,被哨探们捆绑到了缴获的战马之上,李三十八正欲开几句玩笑,就听山丘顶上突然传来了尖锐的铜哨声。

    李三十八脸色不由一变,这示警的哨声,五长三短,明白无误的告诉他,契丹人的兵马至少过了三百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大股契丹人来了,咱们该走了”李三十八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之后,迅翻身上马,左手拽缰控制方向,右手却牵着驮了不少物资的契丹马,一路小跑着向李中易的中军靠拢过去。

    按照李家军的条例,哨探营的主要任务是摸清敌情,并且及时的传回大营。除非是狭路相逢,必须杀出一条血路,一般而言,哨探们应该避免和大股敌军硬拼。

    在李三十八看来,耶律休哥带领的皮室军,明显比此前的契丹属珊军、宫分军以及部落军,要精锐许多。

    自从和皮室军的哨探短兵相接之后,李三十八手下的哨探们,虽然屡屡通过设伏获胜,伤亡情况却也不断扩大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