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出。新笔Δ   趣阁 ”李中易大手一挥,果断的下达了进军的命令。

    大军出击的序列,早由参议司提前安排妥当,杨烈的第一军率先开拔,李中易的中军紧随其后,刘贺扬的第二军垫后,廖山河的第三军则充当全军的总预备队。

    手头实力大涨,颇有些意气风的颇勇,则领着手下的7ooo名主力骑兵,护持住大军的两翼。

    李翠萱的马车就随在李中易的身后,在近卫军将士们的簇拥之下,快的朝着预定战场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醒目的军旗迎风招展,将士们昂挺胸,跟随在李中易的身后,滚滚前行,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的马车边上,马蹄声、车轮声以及沙沙的脚步声,交织成了令人荡气回肠的进军之歌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看痴了的时候,她的耳旁突然传来竹娘的声音,“唉哟喂,你个小浪蹄子,也不怕害臊,盯着人家的男人看个没完没了,怎么着,这就思春了”

    出乎竹娘的意料之外,李翠萱并没有搭理她,只是手扶着车窗,默默的出神。

    “哎,你你要干什么”令李翠萱没有也没有想到的是,竹娘二话不说,直接扯开了裹在她身上的被子。

    晶莹雪嫩的肌肤大半暴露的后果是,原本有些昏暗的车厢之中,陡然亮堂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翠萱窘得粉颊渗血,慌乱中只来得及捂住前胸,却实在顾不上遮掩别的部位。

    竹娘双手抱在胸前,冷冷的嘲讽说:“我的男人一直惦记着你这个小浪蹄子,他老人家下话来,刀枪无眼,弓弩无情,命我帮你穿上护身的软甲。哼,看你这股子细皮嫩肉的骚劲儿,就知道是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秀才遇见兵,有理也说不清

    李翠萱自然知道,竹娘对她早有很深的成见,她既然打不过竹娘,与其干耍嘴皮子导致自取其辱,不如索性三缄其口,装聋作哑得了。

    “哼,别以为你装哑巴,本娘子就拿你没招了”竹娘可不比李中易,她对李翠萱非但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之情,反而恨之如骨。

    竹娘又不是傻子,李中易对李翠萱所下的种种功夫,她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。眼前这个狐狸精一般的女子,只要进了李家的大门,肯定对折赛花的地位,形成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哎疼救”李翠萱作梦都没有料到,竹娘替她穿衣的时候,竟然故意在她的臀上患处,狠狠的掐了一大把。

    李翠萱刚想喊救命,便被竹娘的小手,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小嘴,这么一来,李翠萱吃的闷亏着实不小,她疼得浑身直冒冷汗,却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“哼,也就是爷现在图个新鲜劲儿,还宠着你,不然的话,有你好瞧的。”竹娘成心想折辱李翠萱,再帮她穿上肚兜的同时,又刻意在她的臀上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这时,李翠萱已经醒过神来,继续忍下去,她恐怕会被竹娘羞辱得不成名堂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打死也不会从了你的男人。”李翠萱狠得直咬牙,索性掀开了底牌。

    “不从哼,这可真是这年月最好笑的大笑话呢。”竹娘轻蔑的瞟了眼半身赤果的李翠萱,冷冷的说,“你拿什么不从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”李翠萱强忍着怒气,反将了竹娘一军,想看看她究竟是何企图

    竹娘比划着手指,冷冷的盯在李翠萱,直到她心里直毛,这才冷冷的说:“我这里有一块李郎赏的中军腰牌,你若是成心不想从了李郎,那简直是好极了。这么着,待会大军中途歇息的时候,我亲自带人送你离开大营,可好”

    “你送我走”李翠萱眼珠儿微微一转,忽然浅浅一笑,戏谑道,“你只怕是想把我送入虎口吧”

    竹娘让李翠萱瞧破了心思,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,怒瞪着李翠萱,粗粗的喘了几口长气,忽然又给出了个提议,“折家的二郎尚未成亲,不如由我替你保媒,嫁过去作正室,可好”

    “连色鬼混帐李中易我都瞧不上,你以为折家的二郎比他如何”李翠萱渐渐的也看出来了,只要她咬死不上当,竹娘其实并不敢把她怎么着的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只要李翠萱安安稳稳的待在这个马车里,不让竹娘抓住把柄借机生事,她就是绝对安全的。

    “哼,你个小浪蹄子成心想巴结我们爷是吧”竹娘柳眉倒竖,怒目圆睁,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李翠萱明白过来,她便被竹娘单手按翻在了车厢内,下一刻,李翠萱惊恐的察觉到,竹娘的一只手竟然抚上了她的玉门。

    “哎你你要干嘛”李翠萱急得浑身冒冷汗,拼死想挣脱竹娘的束缚。

    “我想干什么哼,我要用这支手,帮你破了身子。”竹娘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个对女人有着特殊洁癖的男人,如果竹娘用手指捅坏了李翠萱的身子,那么,就算李翠萱是个冰清玉洁的黄花大闺女,也难免惹来李中易的疑心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又惊有吓,急得哭出了声,近乎于绝望之时,车厢外面忽然传来侍女的娇叫声,“见过爷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快来救我”李翠萱如蒙大赦一般,扯起嗓子就想把李中易唤进来救命。

    “小浪蹄子,算你今天运气好。”竹娘虽然装得似模似样,心里却在暗暗好笑,以李中易专横的性格,她真用手指捅坏了李翠萱的身子,后果远不止失宠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竹娘今天的神来之笔,彻底的吓住了李翠萱,目的是想在将来的后宅斗争中,掌握到巨大的心理优势。

    李中易撩帘上车的时候,却见竹娘正在帮李翠萱罩上软甲,他狐疑的看了看李翠萱的神态,仿佛刚才高声呼救的并不是她一般。

    清官难断家务事

    就算是李中易心里明白,竹娘一定是对李翠萱施了什么恐怖的手段,他依然必须装傻充楞,仿佛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ps:司空的工作性质决定了,时间是上级的,所以偶尔没更,实属无奈但是,此书是起点高价买断的书,绝无太监的可能性,请兄弟们放心哈。今晚还有至少一更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