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中易满意的点点头,他手下的兵再怎么说,都有一股子不怕鬼不信邪的虎气。新笔趣 阁

    常言说得好,兵熊只熊一个,将熊那可是要熊一窝呢

    李中易自问,他并不算是个传统意义上的所谓好人,当然了,如果硬塞一顶坏人的帽子到他的头上,也绝对不适合。

    自从河池乡军兵兴以来,李中易比谁都清楚,他的势力能够大涨,除了先进的军事作战思想之外,根本上靠的就是打不垮、拖不烂和跑不死的狠劲。

    一支军队的作风和习气,其实和其统帅建军时的风格息息相关,李中易除了好色如命的确坏毛病之外,就其本质而言,绝对是一名称职的大帅。

    混在新兵堆里吃过早饭后,李中易收了碗筷慢慢的站起身子,在众目睽睽之下,毫无顾忌的用衣袖擦了擦满嘴的油渍。

    这一切全被趴在车窗边,正偷偷向外窥视的李翠萱看了个正着,她微微楞了楞神后,不由长长的吁了口气,猛然间想起李中易不经意间说过的一句话:在哪个山头,就唱那支歌

    可怕的色鬼男人

    李翠萱那可是从小就接受着极其正统的皇家教育,不夸张的说,她读过的史籍,以及掌握的帝王心术技巧,比一般文盲丘八吃过的盐都多。

    李中易学虫肖虫的变色龙作派,别人也许看不太懂,她李翠萱那是门儿清

    死色鬼,李翠萱忽然看见李中易转身朝马车这边走来,慌忙放下车帘,拉紧窗棂,一颗芳心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对于李中易的回转,李翠萱心里其实非常害怕,按照李中易如今得寸进尺挑逗她的“恶劣”手段,她完全没有继续守身如玉的半点信心。

    李翠萱看得很清楚,李中易只是垂涎于她的美色,就在她刚才被挑得神不守舍的时候,他完全可以趁机摘了她的红丸。

    玉门关洞开的情况之下,她至今依然能够保持着完璧之身,李中易绝不是改了性不好色了,而是想从心底里征服她,让她主动献身而已。

    李中易撩起车帘钻进车厢后,迎面就见李翠萱趴缩在车窗边上,看上去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可是,窗棂下边压着的车帘却暴露出了真相,李中易哪能不明白呢,这个美妞儿是在装睡,她刚才肯定在暗中偷窥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面对这么一个心有百窍的小美妞,李中易或多或少感觉到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就李家大宅门后院的女人来说,李中易思来想去,除了颠峰时期的折赛花之外,恐怕无一女堪称李翠萱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智计百出,机灵鬼怪的女子,如果不被彻底的征服,就这么放进李家的后宅之中,李中易即使用头丝去思考,也知道那必定是个鸡犬不宁的局面。

    李中易眼珠子微微一转,立时计山心头,探手便伸入温暖的被子里,沿着李翠萱赤果果的白嫩,一路朝上摸去。

    “臀上的伤,该上药了”李中易一边往上摸,嘴里一边念念有词,他其实就想看看李翠萱能够忍多久

    也许,李翠萱是让李中易摸习惯了,有了破罐子破摔的潜意识;又或许是,她知道无法正面硬抗李中易的占便宜,与其清醒着受辱,不如索性装睡。

    总之,李翠萱始终是一动不动,任由李中易的禄山之爪,从腿上抚至臀上,却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“她能怎么样呢”李中易嘴角微微一翘,无声的笑了,老话说得好,男女之间的战争往往是以寸来计算的。

    李翠萱的驼鸟表现,让李中易意识到,尽管她没有归心,可是,她的身体已经不再排斥他的侵袭。

    张爱玲曾经说一句名言: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y道

    当女人的身体,不再特别的排斥某个男人时,实际上,提防心理已经大大的减弱

    大战在即,李中易又不是那种离开了女人没法活的色鬼,所以,他轻轻的替李翠萱换了药后,唤来竹娘帮他穿好了一袭戎装。

    “滴滴哒滴哒”

    清晨的李家军大营之中,饱餐了战饭的将士们,在嘹亮的军号声中,快集结到各自的长官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”军营之中除了军官们的喝斥声之外,就是步伐整齐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禀报指挥,甲营丙都应到一百五十人,实到一百五十人,请您指示。”

    趴在马车窗边的李翠萱即使想不被惊动,也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,响亮而又清脆的报数声,无可抑制的钻入她的耳内,连绵不绝仿佛永无止息一般。

    时疾时徐的晨风之中,上书斗大一个“李”字的中军大纛旗,迎风招展、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只见,无边无际的大平原之上,全副武装的李家军将士们,一字排开摆出整齐得不像话的凛冽方阵。

    站在李翠萱的角度,她就算是不懂军事也可以感觉到,眼前的李家军万人大阵,仿佛被战争之神刻意的雕砌过一般,不管从哪个方位看过去,竟然都是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痴痴的只觉得眼睛不够用之时,已经骑到“血杀”背上的李中易,忽然纵马驰到三军阵前,高高的举起右手,厉声喝道:“自晚唐以降,我大汉子民饱受契丹鞑子的欺凌,任由他们肆无忌惮的南下打草谷,山河变色,我华夏儿女忍辱哭泣,真他娘的惨不忍睹。就在今天,我即将率领你们,用我们的鲜血和生命,誓死捍卫属于我们炎黄子孙应有的无尊严和荣光。就在今日,我们的袍泽,亲如手足的弟兄,也许有一部分再也无法回家,大家说,怕不怕”

    “不怕”山呼海啸般的怒吼声,仿佛九天滚下来的霹雳一般,滚滚而下,势不可当。

    “驱除鞑虏,复我神州故地”一望无际的勇士们,他们自内心的呼喝声,惊天地泣鬼神

    震耳欲聋的呐喊声,排山倒海一般扑入李翠萱的耳内,令她不禁心旌神摇,目驰神往

    不久前,犹是一片宁静的营地,几乎在眨眼间,就在李中易三言两语的鼓动之下,仿佛变成了极度沸腾的滚烫汤锅。

    有此虎狼之士相助,何等霸业不可成

    这个令人惊悚的念头,仿佛天外流星一般,不经意的闪过李翠萱脑际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