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句心里话,今夜之前的李中易,太过于看重耶律休哥在历史上的显赫名头,以至于,出现了如今的尴尬局面。新

    如今的李家军,在先进的近现代军事思想熏陶和指引之下,拥有行动迅,计划周密,军纪严明,补给充足,并且弓弩等兵器有代差的相对优势。

    单单是猛火油,其实起不到多大的效果,可是,把猛火油和投石机结合到一起,除了射程较近的缺点之外,其威力甚至不亚于开花大炮。

    类似的新型武器,在李家军中可以说是层出不穷,比如说,简易投石机,神臂弩,钉上了铁板的奚车,还有专门提防骑兵突击的简易拒马枪桩,以及连成串的铁蒺藜,等等等。

    这些新式武器,单个的拿出来,也许作用不是特别的明显,一旦在合适的时机,被整合到了一块儿,显然可以挥出令人恐惧的威力。

    步军对抗草原骑兵,最大的弱势是,打得胜却追不上,以及后勤补给跟不上

    然而,李中易自从建军以来,始终高度强调的便是将士们的铁脚板。

    在拿下了榆关和营州之后,李家军获得了大量的战马、奚车,以及可以用鞭子抽着赶路的牛和羊。

    战马、奚车以及成群牛羊的补充,使得李家军的机动能力,于百尺竿头,更上了一个大台阶。

    通俗的说,李中易的本钱变厚了,实力也更强了,战略和战术思想也更加的成熟。

    不管耶律休哥打的是什么主意,李家军事先设下的烧成毒计,绝对打乱了他的军事部署。

    原本可以当作主力使用的幽州契丹驻军,被李中易的一把大火,烧得灰飞烟灭,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来人,传令给刘贺扬,命他把预先准备好的宝贝都拿出来用了,务必堵死营州西门。”李中易忽然下达了一个很奇怪的军令,“命杨烈减缓营州东门的火势,放幽州的汉军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李中易的吩咐,何大贝和杨无双彼此相视一笑,李大帅嘴巴上说得很仁慈,实际上,就算是现在就彻底敞开营州的东门,恐怕可以逃出来的幽州汉军,亦是十不存四吧

    不同种族之间的国战,为了打胜仗可以使出各种毒辣的手段,而没有任何道义上的负担。

    遍观中外数千年的历史,所谓的非同族之间的大融合,从来都建立在武力征服的基础之上,无一例外。

    何大贝心里非常的清楚,李中易下令堵死西门,是想给契丹人放出多多的血。

    至于,忽然撤除东门的包围,隐藏着驱使契丹人和幽州汉军之间产生内讧的不良用心。

    事后,不管契丹人是杀光这些幽州汉军,还是继续利用他们,都必须面临着巨大的信任危机。

    就算是契丹国上层贵族之中,有能人可以看破李中易的险恶意图,也没办法真正处理好,已经展开火并的汉军和契丹人之间的隔阂与仇恨。

    想当年,英国在遗憾的撤离印度之前,故意耍了个大花招,导致印巴分治之后的三锅和巴基斯坦,因为领土、信仰问题成了死敌。

    堡垒永远是从内部被攻破的,李中易并不指望今天埋下去的仇恨种子,马上生根芽茁壮成长。

    真到了关键时刻,只需要幽州汉军内部的一小撮人,有心向着中原故国,就很可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巨大作用。

    西门外,第二军的军镇抚杨怀中,在火把照射之下,掏出专属的密码本,验证了军令的真实性,顺手递到了刘贺扬手上。

    刘贺扬接过军令,仔细的看了两遍之后,不由冷冷的一笑,说:“该收网了”

    杨怀中点点头,说:“老刘啊,那就下命令吧,给契丹人来个关门打狗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传我的将令,命辅兵营把咱们收集起来的干柴,都堆上来。”刘贺扬扭头向传令官下达了作战命令。

    传令官复述了一遍完整的军令之后,拍马驰向阵后的辅兵营,在他刚才所处的方位,又一位传令官及时的补了位。

    刘贺扬的命令比较复杂,单靠简单的乐器,难以表达清楚军令的内在本质,所以,需要传令官亲自骑马过去。

    杨怀中看默默的注视着摩拳擦掌的刘贺扬,他并没有插话的打算。按照军法,在确认了调动命令之后,怎么作战指挥都是刘贺扬的责任。

    身为第二军的军镇抚,杨怀中在战时的职责除了保护好刘贺扬的安全之外,便是监督军令的顺畅执行。

    杨怀中的经历比较复杂,他能够从能人辈出的李家军中脱颖而出,机遇和能力缺一不可。

    从河池乡军开始,杨怀中就是郭怀的部下,那时候他不过个是小小的什长罢了,官卑职小战功也不显著,和李中易也没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事有凑巧,一次偶然的机会被选拔入讲武堂学习的杨怀中,在担任值星镇抚的时候干了一件大事,让他一下子就入了李中易的法眼。

    为了让军官们对于镇抚拥有最后拍板权的清醒认识,李中易故意越过各级镇抚,将军命直接下达到了当班值星军官的手上。

    恰好,当日的值星镇抚便是杨怀中,他看见部队在调动集结,而他却没有接到军令,便挺身而出,断然制止了值星军官的违禁行为。

    军队之中,除了讲军事和指挥之外,还必须讲政治和正气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杨怀中便入了李中易的法眼,并被逐步提拔到了第二军镇抚的高位之上,成了李中易信任的高级将领之一。

    很快,辅兵们便抱着干柴和干草,沿着第二军的防线,堆出了一个大圈。

    “点火”刘贺扬果断的下达了阻截的命令,同时吩咐手下人准备好投石机,以便将被点燃的干柴扔进契丹败军之中。

    雄雄的大火被点燃之后,刚刚逃出营州西门,自以为抓住了生机的契丹人,眨眼间便陷入到了新的绝境之中。

    狗急了还要跳墙,何况是以武勇名震天下的契丹勇士呢

    “儿郎们,随我杀出去一条生路”幽州总管府兵马副都总管奚王萧特林,挥舞着手里的弯刀,声嘶力竭的呼唤着部下们向他靠拢。

    “吼”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“杀”契丹人被逼急了,他们纷纷举起手里的战刀,凶狠的拍马朝着刘贺扬这边扑来。

    “嗖”一支长箭冷不丁的射入刘贺扬的牙兵都阵营中,伴随着一声痛叫和溅起的血花,带走一名李家军将士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竖盾”

    “挺枪”

    “投火罐”

    刘贺扬不断的下达了进攻的命令,相距过两百丈,契丹人的冷箭居然射了进来,可想而知,契丹军中的确藏有神射手。

    面对困兽犹斗的契丹人,刘贺扬如果指挥大军马上冲杀过去,即使最终获得了胜利,损失难免会令人肉痛。

    所以,刘贺扬参照着李中易的战法,先命人堆起干柴和干草,再将火罐扔出去,目的是想在两军之间,用雄雄燃烧的火墙暂时进行隔离。

    等契丹人的锐气被大火烧尽之后,刘贺扬再指挥李家军起家的枪阵,便可以收到事半功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嗖嗖”以弓马起家契丹人,拼命的挽弓搭箭,他们射出来的箭雨,如同疾风暴雨一般,恶狠狠的砸进了刘贺扬摆下的步军大阵之中。

    尽管,刘贺扬摆出了“乌龟盾阵”,可是,契丹人反击的箭雨实在太过密集,冷箭时不时的穿透盾与盾之间的缝隙,扎入李家军将士们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放火罐”刘贺扬并没有马上展开弓箭的反击,只是一个劲的催促投石营,仿佛不要钱的似的把特制的火罐,砸到两军阵前。

    “呀火”朝着刘贺扬冲过来的前排契丹人,被雄雄烈焰吓得直往后面缩。

    可是,从城中逃出来的契丹人源源不断的涌出,他们却拼命的朝前面挤。

    一心只想着逃命的后来者,仿佛被疯狗咬过一般,几乎在一瞬间,便冲垮了正在挽弓的袍泽阵营。

    “咄咄咄”射到盾上的弓箭稀疏了不少,被护在盾后的刘贺扬,不禁冷冷的一笑,果断的下令说,“弓弩营,三段击”

    一直待在刘贺扬身旁的杨怀中,见刘贺扬的指挥颇有章法,他不由暗暗点头,乡帅没有看错人,老刘的确是块领兵打仗的好材料。

    道理是明摆着的,契丹人虽然临时组织了弓箭手们的反击,可是,从城里逃出来的契丹人,显然会推挤契丹人的阵线。

    而且,刘贺扬第一时间便让辅兵营堆起了干柴,绕着营州西门放了一圈大火,仅仅留下了一条宽不足二十丈的豁口。

    如果,完全把西门堵死,契丹人失去了逃生之门,显然会和刘贺扬的第二军拼死一战。

    如今,刘贺扬颇有预见性的留了条通道,即使有些契丹人想拼命,也很难抵御逃生的本能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之时,硬拼的实力是基础,其次才是灵活多变的对战策略,刘贺扬有条不紊的阻隔和挤压战术,令杨怀中感觉到满意。

    豁口处的李家军官兵们,在军官的指挥下,仿佛一部精准的屠杀机器,从始至终都在重复着一套动作。

    举枪,突刺,搅动,收枪,再举枪周而复始

    新兵马强刚刚收回手里的长枪,就被从天而降的温热液体,喷了个满嘴满脸。

    “呼”马强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,趁着挺枪攒刺的间歇,毫不在意的抹了把脸,黏黏的温热液体,随着他甩臂的动作,溅到了身旁袍泽们的脸上。

    满满的血腥味,无可阻挡的钻入马强的鼻子,散出令人作呕的异味。

    今晚的战斗,并不是马强第一次挺枪杀人,早在拿下榆关之后,一部分趁虚作乱的契丹人,就是被他用枪挑死的。

    按照军法,李家军的新兵们,必须见过血之后,才会被允许真正的上阵杀敌。

    从榆关到营州,死于马强枪下的契丹人,至少过了五个。

    在李家军中,杀过五个敌人的新兵,有一个特殊的称呼:战士。

    残酷而又血腥的战斗,驱使着马强快成长为达标的“杀敌机器”,也就是俗称的老兵。

    “挺枪,刺”就在不远处指挥的都头,利用嘴里的铜哨,反复向马强这些部下,下达着刺杀的命令。

    又一次拧腰突刺之后,随着战马的惨嘶声陡然传来,马强当即意识到,由于突刺的次数太多,他的刺杀准头竟然出现了偏差,这一次他杀的是契丹人的马。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暴响之后,马强觉得手上猛的一轻,枪杆竟然一分为二,枪头的部分掉入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马强并没有掉头就跑,他按照军官传授的方法,果断蹲下身子,同时将右手朝后方伸出。

    “刷”就在马强蹲下身子的一瞬间,利刃划破空气带起的一片尖啸声,恰好从他的头顶掠过。

    “给你,拿紧了”一杆长枪从背后贴着马强的肋下,递到了他的手边。

    重新握紧长枪之后,马强站起身子,挺直腰杆,长长的呼出一口闷气,这一刻他深深的意识到,上官们在教场上传授的刺杀布阵之法,竟然异常吻合实战的特点。

    冲天的火光之中,刘贺扬从盾阵后边,探出单筒望远镜,仔细的观察着两军交战的实况。

    故意留下的豁口之中,急于纵马冲出豁口的契丹人,被李家军的长枪兵们整齐有序的突冲,纷纷扎于马下,接着就被同族弟兄的战马踩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从西门冲出来的契丹人,大多没有带上盾牌逃命,在李家军密不透风的箭雨打击之下,他们简直无处可逃,不是被射倒在地上,就是被自己的袍泽推搡着跌入血泥之中,然后被马蹄踏成肉酱。

    前边是火墙,是枪林加箭阵,后边是雄雄燃起的大火,是彼此践踏,互相推搡的同族兄弟,就在这营州城西门上演了,契丹人从未经历过的生死时。

    和刘贺扬这边的白热化的激烈战斗不同,原本堵死了东门的杨烈,按照李中易的军令,吩咐部下们放开了一道宽约五十丈的通路。

    幽州马步军都指挥使张邦庆,原本以为他必定会被大烧死在营州城的东门,谁曾想,就在突击无力,后退无门,大火烧断了退路的要命关口,对面大周的军阵竟然裂开了一道“宽敞”的通道。

    危机时刻,张邦庆也来不及多想,指挥着手下的牙兵牙将们,拼尽最后一点气力,冲向了来之不易的大豁口。

    “噫,不对呀”等张邦庆带着贴身牙兵们,冲出重围之后,浑身山下被突如其来的冷风拂过,他的脑子里陡然清醒,随即意识到,大周军队非但没有放箭,连长枪也没有刺出,显然是有意识的放了他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逃命要紧,张邦庆即使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,在这种节骨眼上,他也不可能有多想的余地,领着幽州汉军中的残兵败将,落荒而逃,再也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杨烈目视着张邦庆远窜的方向,略微观察了一阵,这才大声下令说:“把俘虏来的契丹人都放了。”

    亲信的牙将等传令官走了之后,这才不解的小声问杨烈:“军使,为何放了那些俘虏”

    杨烈微微一笑,淡淡的说:不放这些俘虏回去,谁来替我家大帅告诉契丹人的皇帝,幽州的这帮子汉人败类,竟然和我军暗中有勾结呢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真该死,居然没有想到这一层。”牙将听了杨烈的解释之后,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两军交战之时,不仅比拼的是谁更勇猛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幽州汉军的残兵败将,被故意放跑的时候,李中易接到了哨探传回的一个“坏消息”。

    “爷,契丹人的部落从东南面杀过来了”哨探气喘吁吁的禀报了另股敌人的动静。

    李中易摆了摆手,示意知道了,哨探捶胸行礼后,大步流星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有趣,实在是有趣之极。”李中易在何大贝的注视之下,长长的吁了口气,心中颇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杨无双在沙盘上,摆出了契丹部落军的进攻方位,仔细的观察一番后,有些奇怪的问何大贝:“这一坨契丹部落军,怎么会从东南方向杀过来呢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见了杨无双的问话,他也觉得很奇怪,便探头研究了一番沙盘上的敌我对阵形势。

    沙盘上布满了代表契丹人的蓝色军旗,惟独东北面那里,居然只是稀稀疏疏的散布着一些契丹人的零星小部队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原本应该半个时辰派人回来报讯一次的西面,已经时未报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凝视着敌我分明的沙盘形势,他的眼前猛的一亮,耶律休哥来了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的念头还没转完之际,一名浑身是血的信使,被人扶到了大帐口前。

    “大帅,末将奉宋参议使的军令,特来向您禀报,我军所占的榆关,正被东京道的契丹部落军围攻。”信使喘着粗气,断断续续的说,“据宋军使判断,这帮契丹部落军的总人数,大约在十万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听了信使的禀报之后,李中易几乎在一瞬间,便看明白了耶律休哥的整个阴谋。

    事情其实是明摆着,人有害虎心,虎有吃人意

    李中易趁夜溜出了营州,目的其实是想火烧营州,从而打破耶律休哥布下的合围不利局势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的目的却是,先拿下榆关,在彻底截断李中易的退路,以及海上运输线之后,再聚集整个南京道和东京道的契丹大军,争取把李中易的兵马全歼于榆关以西,幽州以东的大平原之上。

    现在,李中易趁着大军没有夜盲症的优势,摸黑一把大火点燃了营州。

    不客气的说,能够从营州的大火之中逃生的契丹人和幽州汉军,十成之中顶多也就两三成罢了。

    被大火烧破了胆的幽州军方面,短期内,再无返身再战的勇气。这么一来,李中易就只需要面对耶律休哥的本部兵马,以及从东京道赶过来的契丹部落军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很明白,营州之战已经大获全胜,耶律休哥在兵力方面占据着绝对的优势,此公肯定是想等待天明之后,再聚集大军与李中易决战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这个时代的军队之中,除了李家军没有夜盲症之外,不论是契丹人,还是赵匡胤的兵马,在没有点燃火把的情况之下,大多都无法参与夜战。

    哨探传回来的消息,正是李中易意料之中的事情,他孤军深入大草原,如果耶律休哥没有想到去截断他的退路,那就不配成为他看重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”李中易忽然扭头问何大贝,何大贝看了眼沙漏,朗声回答说,“已是三更天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了点头,眯起两眼思索了一会儿,忽然吩咐何大贝:“传我的严令,大军停止追杀幽州军,筑起防御车阵后,原地歇息。”

    何大贝不解的望着李中易,下意识的问他:“大帅”

    李中易冷冷的一笑,说:“耶律休哥显然已经赶到了我军附近,只不过因为夜盲的缘故,不敢贸然参战而已。”

    何大贝顺着李中易的思路,仔细的琢磨了一番,他刚想说话,却见杨无双猛一拍大腿,叫道:“耶律休哥是想趁我军过度的消耗体力,又是新胜之后,警惕心不高。等天色大亮之后,他再冲杀过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笑道:“咱们和耶律休哥的这一战,迟早要来的。与其现在浪费了体力,不如派小股骑兵去追杀幽州军,强迫他们无法回头,我大军原地休息保存体力,准备天亮之后的决战。”

    收兵的军号吹响之后,已经到西门和刘贺扬汇合的杨烈,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,大军摸黑赶了大半夜的路,又激战了许久。

    若是此时不收兵,等契丹人的主力精锐部队赶到,未战便输了三分,此诚智者所不取也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的一声令下,缴获来的大量奚车,被摆到了宿营地的最外侧。

    辅兵营的将士们,在军官们的指挥下,纷纷将铁制挡板架到了奚车的侧面。

    在实战之中,镶嵌了铁板的大车,显然具有防备敌人火箭攻击的良好效果,此时不用上更待何时

    在战场上时,李中易向来不喜欢搞那些累赘性质的花架子,他把两辆架起了铁板的奚车串在一起,便当作了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奚车的四周挂着厚厚的黑毡幕,将李中易的临时住所,遮掩得密不透光。

    李中易爬到车上,在竹娘的伺候下,脱下了厚重的明光铠,合衣躺到了锦褥上。

    累了大半宿,李中易确实感觉到了一丝疲惫,他仰面躺着,双腿大大的张开,姿势别提有多不雅观。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闭目养神,等待天明时的决战之时,耶律休哥所率领的精锐皮室军,就驻扎在距离他五十多里的一座丘陵背后。

    和地形不太熟的李中易不同,耶律休哥的部下里边,就有不少的本地契丹人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如果不是睡皇再三严诏催促,耶律休哥根本就不想在仓促之间,和李中易展开决战。

    在耶律休哥看来,北方的乌古人叛乱,不过是芥藓之疾罢了,翻不起多大的浪。

    至于李中易率领的北进大军,受限于兵力不足的弱点,从本质上来说,也仅仅是骚扰的性质罢了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看得很清楚,李中易攻取的城池越多,兵力必定越分散,其打击力和破坏力,必然大幅度下降。

    可是,人在庙堂,必定是身不由己,原本打算让李中易在南京道闹够了之后,再切断其退路,聚而歼之的耶律休哥,迫于睡皇的巨大压力,只得硬着头皮调动大军,前来和李中易决战。

    问题是,耶律休哥千算万算,却怎么都没有料到,李中易竟然如此的心狠手毒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退出营州之前,安排部下们在民居的屋顶,铺满了干燥的茅草,并且在茅草之中,隐藏了晒干的枯柴。

    实际上,耶律休哥在调动幽州军的时候,并没有把决战取胜的希望,寄托在他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按照耶律休哥的构想,幽州军从西面压向营州之后,如果李中易弃城而走,那正好被优势的契丹铁骑包围于大草原之上。

    假设李中易想据城而守,这更是中了耶律休哥的下怀,在茫茫的大平原之上,李中易内无过多的存粮,外无必定没有的援军,这显然是一条绝路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和耶律休哥一样,李中易同样是个不喜欢按照正常牌理出牌的坏家伙。

    营州的一把大火,将幽州军烧得大败亏输,抱头鼠窜,导致了一个极其严重的后果:幽州门户大开,兵力异常空虚

    耶律休哥原本以为,李中易很可能受不住幽州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的诱惑,会率军追杀下去,图谋趁虚拿下幽州。

    所以,耶律休哥出于夜盲症的担忧,以及想捡个大便宜的考虑,便把他带着北归的精锐皮室军,摆到了幽州和营州之间的青龙谷。

    ps:7ooo字大章奉上,今天至少万字更新,也到月底了,司空厚着脸皮求几张月票的鼓励,拜托了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