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数次中途歇息之后,李翠萱觉,原本磨得很疼的臀部,慢慢的不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转动着眼珠儿,想拉着李中易说话的当口,一座灯火通明的城垣冷不丁的暴露于眼前。

    “呀,营州”李翠萱不假思索的脱口就说出了真实的目的地,这令李中易暗暗摇头不已,不愧是个聪明绝顶的狐狸精。

    “爷,我先领着人过去了”李云潇凑到李中易的身前,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小声说:“万万不可大意,让儿郎们打起精神,等此战过后,我要亲自向他们敬酒。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李云潇咧嘴一笑,抱拳说:“爷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咱们近卫军锐勇营的兄弟们,早就等着扬眉吐气的这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拉住李云潇的手,郑重其事的说:“活着回来。”

    近在咫尺的李翠萱看得很清楚,李云潇转身离去的时候偷偷用手背抹了把眼眶,她瞟了眼李中易,芳心之中一阵腹诽:哼哼,还真是个擅长收买人心的色鬼。

    “恩师,学生领兵去了。”李云潇走后不久,杨烈悄悄的出现在了李中易的身侧。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,轻声笑道:“此战的关键是关门打狗,要当心狗急了跳墙。”

    杨烈拱了拱手,一本正经的说:“恩师您早就布下了打狗大阵,就等着烹狗吃肉吧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轻声笑了笑,摆了摆手,说:“不管是烹狗还是捉狗,打掉门牙揍断腿的狗,才是真正人畜无害的好狗。”

    杨烈嘿嘿坏笑了两声,拱手后消失在了夜空之中,李翠萱竖起双耳仔细的倾听了好半晌,却始终没有察觉到大军出动的动静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即使李翠萱是个不懂军事的小娘子,也知道李家军的确是训练有素、异常精锐。

    李中易坐到一只马扎上,接过牙将递来的水囊,低头喝了一小口。徐徐的夜风之中,甘甜清冽的泉水顺喉直下,令人不禁浑身一振。

    四周的牙兵们在军官的指挥之下,搭起了简易的临时指挥所,参议司的参议们汇总各个方向传回的军情,没有灯光、纸或笔绝对不成。

    李翠萱惊讶的现,临时指挥所的帐篷门朝北,最外层用于遮光的毡帐门却朝向了东边。

    以李翠萱的智慧,她仅仅只是眨了眨眼,便知道这么做的绝大好处,就在于隐蔽性极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之上,居高临下的营州守军可以轻而易举的现十几里,甚至是几十里外的光亮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以为李中易很可能进帐的时候,一个参议军官快步走到李中易的身旁,小声禀报说:“爷,刘都指挥使那边的哨探派人传信回来,说是现了契丹游骑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说:“密切关注那边的动静,只须当心契丹人的四面合围,别的都没太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处理完手头的军务后,李中易抱起李翠萱翻身上马,领着大队近卫军,一直逼近到了营州城下。

    夜色笼罩下的营州城内,时不时的传出契丹人的大声喧哗,以及瓷器坠地后出的脆响声。

    然而,武装到了牙齿的李家军大阵,就仿佛是埋伏在暗处准备吞噬猎物的猛兽一般,安静得令人几欲窒息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突然之间,“嗖嗖”伴随着清脆的弩弦响声,无数道火光腾空而起,顿时划破了静谧的夜空。

    李翠萱瞪大了一双美眸,死死的盯着营州城头,不大的工夫,就见明显有些诡异的几个火头腾空而起,雄雄烈焰立时笼罩了整座营州城。

    “呀这么大的火头陡然而起,肯定有预谋”李翠萱脱口而出,随即扭头盯着气定神闲的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李翠萱那近在咫尺的绝美脸颊,翘起嘴角微微一笑,淡淡的说:“你很聪明,不过嘛,你又犯了军法,回头等臀上的伤好了,再打十杖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吓得脸色白,死死的抱紧李中易的脖颈,扭着小腰肢,大肆撒娇:“爷,再打就不美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却频频摇头说:“一码归一码,军法大于天。”不懂军事的长腿美妞,也有上当的时候,这实在是有趣之极。

    李云潇指挥放出火箭,就是总攻的信号,杨烈那边的大军已经开始力,一浪高过一浪的喊杀声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沾满了猛火油的火箭,如同疾风暴雨一般,一波接着一波,密密麻麻的砸进了营州城,迅的点燃了原本就铺在屋顶上的干草。

    草借火势,火趁风威,不大的工夫,便将整座营州城化为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营州的西门终于打开,在雄雄的火光之中,大股大股的契丹人以及依附的汉军,从城中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火光的映射下,李翠萱看得很清楚,这些契丹国的败军,大多衣衫不整盔甲不齐。

    被大火烧破了胆的契丹人,为了抢路逃生,你争我夺,你推我搡,惟恐逃慢了被烧成烤肉。

    李翠萱原本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可是,契丹逃兵之中传出的阵阵惨叫声,立时让她再也无法淡定。

    事情十分清楚,李中易的大军还没有展开追杀,显然契丹人为了逃命上演了自相残杀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爷,您怎么还不下令追杀”李翠萱仰起妖媚的脸颊,目不暇接的盯在李中易的脸上,眼里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扭头说:“竹娘,你教教她,本帅为何不马上下令追杀”

    竹娘早就看李翠萱不顺眼了,她挺起翘胸,冷冷的说:“狗急了还会跳墙,何况营州城里的十余万契丹人呢”

    也许是早就知道李翠萱听不懂,竹娘也没等她反问,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小刀,一边冷冷的解释说:“被大火烧破了胆,把背部留给我军的契丹人,才真正是可以随意屠杀的猪狗。”

    经过竹娘这么一解释,李翠萱算是彻底听明白了,敢情李中易的目的是在代价最小的情况之下,想趁机痛打落水狗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