赶过来想围歼李中易的契丹人之中,最让李中易重视的,便是耶律休哥率领的精锐皮室军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一直躲着没露面,显然是想等李家军和部落军缠斗到筋疲力尽的时候,再趁虚而攻。

    杨烈的想法十分直接,也异常暴力,既然耶律休哥想占便宜,那么,索性直接找上门去,先将耶律休哥干翻在地,则满盘皆活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很认同杨烈的看法,不过,他已经给契丹人留下了一顿大餐,如果提前打草惊了蛇,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“白行,咱们且不急,再过几个时辰,就去找耶律休哥算总帐”李中易扭头望向何大贝和杨无双,那意思是说,参议司赶紧重新拟定决战计划。

    何大贝和杨无双二人,不约而同的笑了,一齐拱手说:“回禀大帅,计划早就拟好了,只是需要修改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头微笑,参议司确实是个极佳的参谋机构,难怪普鲁士建立了总参谋部之后,6军强大到了变态的程度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经过修改的作战计划,由参议司和统军大将们共同确认之后,经李中易的肯,正式下执行。

    在古典战争中,找到敌军的真实统帅部,其实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,迅向近代军队迈进的李家军,却是一个远整个时代的怪胎。

    论及临机应变指挥作战的天赋,李中易实际上不如杨烈,可是,恰好印证了李中易一直挂在嘴边的那句老话: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阴谋诡计都只是浮云而已。

    在这个行军完全靠向导的冷兵器时代,跟随李家军出征的舆图营,一直是李家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法宝,也是最高机密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舆图营对于李家军所起的起用,类似于后世美军的gps全球定位系统。

    军事理念的先进,细致入微的军法以及拥有大量的远程打击兵器,造就了李家军强悍的作战实力。

    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不动如山,难知如阴,动如雷震。掠乡分众,廓地分利,悬权而动。

    先知迂直之计者胜,此军争之法也。

    博大精深、实用性很强的孙子兵法,外加先进的近代军队组织模式,将李中易这个原本的军事门外汉,带入了一个崭新的军事境界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一直趴在草丛上的李翠萱,屁股上火辣辣的疼,腹中饿得慌,芳心之中异常憋屈。

    李翠萱实在是想不明白,已经好几个时辰过去了,明明帐外一直有人,可是,自从李中易离开后,再无人管过她的死活。

    别的倒也好说,问题是人有三急,李翠萱被揍得很惨,内急的问题显然已经无法自行解决。

    李翠萱很想大声喊人进来,可是,臀上火辣辣的剧痛,时时刻刻都在警告她:大声喧哗者,死

    “有人吗”李翠萱忍住臀上的刺痛,小心翼翼的想唤女兵进来,伺候她解决内急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李翠萱狠狠的得罪了竹娘,帐外的女兵明明听见了她的轻唤声,却都装聋作哑,故作不知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可把李翠萱给整惨了,眼看着就要憋不住了,她急得直淌泪,却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就在即将尿裙子的危急关头,李翠萱听见了李云潇在帐门外的极其轻微的说话,“爷,您都累了一整天,如今大战在即,赶紧抽空歇会儿吧”

    李翠萱竖起耳朵,竭尽全力的倾听,却始终没听见李中易的回应。

    也许是扯动了伤处,李翠萱没忍住痛楚,轻声叫唤起来,“唉哟疼啊”

    由于忙于军务部署,原本已经把李翠萱忘在了脑后的李中易,听见李翠萱那痛苦之极的叫声,不由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帐中那个异常狡诈的女人,虽然隐藏着很深,却依然暴露出了她的小心思,明显压抑住声调的嗓音,便是明证。

    “唉,忙了一整天,我去那边随便眯瞪一会儿,有事赶紧叫醒我。”李中易冲李云潇挤了挤眼,暗示作戏的意味极其浓厚。

    李云潇当即领悟,他拿手指了小帐,忍住笑意,小声说:“爷,小的胆子再大,也不敢耽误军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好,我去歇着了,唉,年纪大了,腰腿都不利索了。”李中易略微提高了点声调,故意说给李翠萱听见。

    李翠萱恨得几乎咬碎贝齿,她是何等精明的女人,岂能不知,李中易这是有意折腾她呢

    “姓李的,我我家还有宝物藏在”李翠萱大致摸到了李中易的脾气,这个极其好色的无耻小人,绝对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混蛋。

    李中易差点笑出了声,基于对李翠萱的了解,他笃定这个长腿美妞,一定是遇上了自己无法解决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嗯,屁股被打开了花,肯定不良于行,那么”李中易略微转动了一下眼珠子,当即有了明悟,嘿嘿,此等大好机会,如果不能抓住,他就不是好色的李中易了。

    “不稀罕”李中易故意拒绝了李翠萱的藏宝诱惑,既是讨价还价,掌握主动权的一方必胜。

    “李中易,快点叫侍女进来”李翠萱实在忍不住了,想大哭却又不敢,只得小声饮泣,差点憋出内伤。

    李中易知道,已经逗得差不多了,继续玩下去,就没啥意思了。

    李翠萱正焦急万状之际,却听出李中易脚步声,终止在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你进来干什么”李翠萱大吃了一惊,女儿家解决内急问题,那是绝对的私密,岂能容得野男人在场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啊,那我先走了。”李中易露出邪魅的笑容,狠狠的将了李翠萱一军。

    李翠萱那张精致的狐仙脸,憋得通红,涨得紫,她很想不理会李中易的敲诈,可是,多年以来所受到的良好教育,培养出来的变态“洁癖”,迫使她绝对无法忍受,尿裙子的龌龊事。

    “你”李翠萱毕竟是黄花大闺女,怎么都不可能说出留下李中易,伺候她小解的话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那是何许人也,见李翠萱不吱声了,一直喘着粗气,便知道她羞于启齿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且让本公子来帮你吧。”李中易俯下身子,轻舒猿臂,将李翠萱打横抱在了怀中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