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法就是军法,李翠萱毕竟被视为李中易的女人,很快,李中易就接到了她挨打的消息。

    被派来送信给左子光,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宪兵,做梦都没有料到,李中易竟然扭头吩咐身旁的左子光,“干得漂亮,那个军法官叫什么名字”

    “回恩师的话,他叫赵三顺。”左子光笑得异常鸡贼,军法司的人获得了李中易的大加赞赏,他这个最高长官无论怎么说,面上都大大的有光啊。

    “嗯,记下赵三顺的名字。”李中易扭头吩咐李云潇,并且,意犹未尽的说,“将明,那是块好材料,等军功攒足了,优先晋升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左子光见赵三顺入了李中易的法眼,心里不由暗觉高兴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左子光得了李翠萱挨打的消息之后,他的心里多少有些犯嘀咕。

    那位长腿绝美娘子,毕竟是李中易花了很多心思想泡的女人呐,赵三顺连招呼都不打一声,就下令给揍了。

    左子光虽然十分熟悉李中易的脾气,可是,这种绝对扫面子的事情,谁敢保证李中易不会因此而动怒呢

    如今,据左子光的暗中观察,李中易对赵三顺的大加赞赏,明显是自内心的褒奖,绝非有意作伪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左子光心中大定,恩师他老人家虽然喜欢美女,却完全没有沉迷的迹象,不愧是一代“英主”啊。

    嘿嘿,大事可成,左子光脑子转得飞快,不经意的和李云潇对了个眼神,两人竟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,显然都对前途的光明,充满了信心。

    时势造英雄,英雄借时势,这是亘古以来,未变的王朝更替的内在逻辑。

    老话说的好,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

    从史书充分吸收了阴谋诡计的左子光,他一直认为,这两句话可谓是点破了李中易一直强调的一个观点:人尽其才

    君上赏罚分明,不拘泥于所谓的道德,有上进心的臣下才会尽心办差,此二者绝对是相辅相成的关系,缺一不可

    据左子光暗中观察,在德才兼备之间,李中易骨子里其实不太重视所谓的“德”,却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在制度约束下的惟才是举。

    嗯哼,曹操,曹阿瞒,曹孟德就是这么干的,并且获得了极大的成功

    受限于见识,左子光只是联想到了,白脸大奸臣曹操的身上,他却并不晓得,李中易一直信奉两个基本的社会规律:其一是,人往高处走,水朝低处流,人类希望攫取更多生存空间和资源的野心,才是推动整个社会展和进步的动力源泉;其二是,绝对的权力,必然导致绝对的,这是人性决定的。

    有资格破坏游戏规则的人,往往就是有权力制定规则的那一小撮人,这已经被上下几千年的人类历史,证明为客观规律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李中易看来,作为统治者,其最大的道德,就是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以身作则的严格遵守自己制定的各种游戏规则

    各种规则之中,李中易最重视的便是他苦心孤诣,逐步完善的军法。

    孙子有云:兵者,国之大事。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察也

    千年以来,得民心者得天下,这句经典名言,其实被故意歪曲,或是误读了。

    历史上,秦灭六国,金灭北宋,蒙古灭南宋,满清灭大明,都是依靠高效得力的军事暴力,击败人数占优的对手。

    真论民心,大宋朝的子民,难道都支持金兵,打进东京城,掳走无数的金银珠宝和本族美女

    所以说,得民心者得天下的正确理解,其实分为两层:其一是无论何时,都必须得枪杆子之心;其二是,坐天下的时候,要让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所以,决定基业成败的军法,早早的便被李中易提升到了,最高原则的战略高度,任何人只要触犯了军法,都必须给予相应的惩处。

    左子光虽然没有看透这一层,但他却知道,无论是谁,胆敢以身试军法,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,哪怕那人是李中易的女人,也没有例外的资格

    有了最高领导的鼎力撑腰,掌握着军法的左子光,自然更有挥洒的广泛空间。

    李翠萱被打一事,虽然仅仅生在小范围内,可是,因为她身份上的敏感性,极具吸引眼球的效果。所以,此事难免会被人当作是茶余饭后的猛料,得到了广泛的关注。

    吃午饭的时候,近卫军的官兵们,借着喝水,或是扭头的机会,彼此之间进行着无声的交流。

    彼此之间的那意思很明显,把眼神翻译过来,便是如下的交流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么,李帅的丑妾,挨打了”

    “嘿嘿,老子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”

    “哼哼,老子当时就守在那边附近呢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

    被打昏死过去的李翠萱,做梦都没有料到,将来在讲武堂内,她的“光辉”事迹,竟然成了经典案例。

    “爷,前方传来了军报,契丹人的哨探,出现在了二十里之外。他们虽然伪装成了牧民,但依然被咱们派在周围的眼线,一眼看穿。”何大贝将一份军报递到李中易的手上,并且详细的解释了其中原由。

    李中易不顾任何形象的盘腿坐在草丛中,看过军报后,他点了点头,说:“参议司此前的判断没错,契丹人显然把打击的重点,放到了咱们身上,而不顾乌古族人的谋反。”

    何大贝笑着说:“乌古族屡叛屡败,虽然闹出了一些声势,毕竟契丹人国力鼎盛,军力庞大,并无大碍。与此相反,咱们虽然兵少,却占据着优越的地势,进可取幽州,退可归河北。只要耶律休哥不是蠢蛋,必定会集中全力,争取消灭咱们李家军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抬头看了眼左子光,左子光立即会意,拱手说:“营州城内已经布置妥当,就等耶律休哥的精锐皮室军上勾了。”

    何大贝身为随行的最高参议官,他自然清楚的知道,李中易主动放弃营州城,并且作出大部队返回榆关的假象,究竟是为了什么

    ps:抱歉哈,今天应酬很多,更晚了。司空继续码字中,争取凌晨再来一大更,顺便求几张双倍月票的鼓励,多谢了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