扎下大营之后,李翠萱惊讶的觉,李家军的将士们,竟然都蹲下身子拔草。

    李中易手里捏着一只单筒望远镜,爬上谷顶,猫腰藏在一棵树下,伏低身子,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贴身的女兵拿来已经扎好的草圈,替李中易戴在盔上,那样子别提多滑稽了。

    中军帐内挤满了参议司的参谋,属于军事重地,类似李翠萱这种身份未明的小娘子,绝无可能被放进去,就算是叶晓兰已经是李中易的女人,也没资格进入参议司的地盘。

    李翠萱和叶晓兰相对而坐,两人都懒得理会对方,一时之间,倒也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翠萱觉,四周的李家军将士们,无一例外,头上全都戴着绿色的草圈。

    这是搞的什么鬼李翠萱自从被李中易掳来之后,她在短短的时间内,见识了太多的新鲜事,一时间竟然难以完全消化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说,如今的李翠萱就仿佛是红楼梦里,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,只恨脑水不够水啊。

    李翠萱注意到,原本立于中军的大纛帅旗,已经不见了踪影。不仅如此,将士们头盔上的红缨,也被摘了下来,取而代之的是新编的绿色草圈。

    不经意的,李翠萱又有了惊人的现,李家军将士们那原本在太阳底下,因为反光而异常醒目的铁盔和铁甲,都被蒙上了黄绿色的麻布。

    李翠萱虽然不懂军事,却也大致可以猜测出,阴险狡诈、好色如命的卑鄙小人李中易,处心积虑的这么干,恐怕是想打契丹人一个措手不及吧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呆的时候,一名女兵走到她的身前,将两张烙饼和一只水囊塞到了她的手上,同时刻意压低声音,警告说:“我必须提醒你,这里是军中,执行的是严格的军法。你进食的时候,务必细嚼慢咽,小口喝水,不得奔跑,绝对不许出过大的声响。否则的话,就算你是爷最宠爱的美人儿,也要掉脑袋。”

    李翠萱立时楞住了,天呐,连吃饭喝水都要管,这李家军的军法,未免也太严苛了吧

    李中易在哪李翠萱下意识的扭头去找李中易,可是,就算是她的眼神一向不错,到处是伪装的人海之中,又哪里找得到那个无耻的小人呢

    李翠萱低头看着手里的烙饼,心里直犯愁,这等粗制滥造的干饼,教她如何下咽

    一直待在她对面的叶晓兰,觉李翠萱愁眉不展的苦样,不由暗暗高兴。

    论容貌,叶晓兰自问,确实逊色于李翠萱一筹。不过,李翠萱那一对“丑”到夸张的长腿,以及和李中易几乎可以比肩的“傻大个子”,让叶晓兰找到了充分的自信。

    在这个有权势的男人可以随意纳妾,甚至是休妻的时代,女子若是比男子高出一头,绝对称得上是奇耻大辱,完全不可忍。

    李中易虽然没有和叶晓兰提及过家里的情况,但是,叶晓兰也不是笨蛋。以李中易政事堂相公的尊贵地位,李家的正室,必定出身于大周朝廷的显贵之家。

    叶晓兰目前仅仅是奴婢的位分,即使把李中易伺候舒坦了,顶多也就是个妾室罢了,对于这个现实,她始终保持着清醒的认识。

    尽管李翠萱很“丑”,可是,叶晓兰的直觉告诉她,李中易对李翠萱表面上没啥,骨子里却处处透露出喜爱之情。

    就在叶晓兰胡思乱想之际,突然听见李翠萱的尖叫声,她赶忙抬眼看了过去,只见,李翠萱一不留神,竟然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叶晓兰定神细瞧,恰好看清楚了,李翠萱的窘模样。只见,她摔倒在了草地上,单手死死的捂住小嘴,原本紫色的长裙之上,沾满了肮脏的黄土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李翠萱雪白粉嫩的狐狸脸上,以及晶莹似玉的手臂上,也沾了不少的黄土,别提多狼狈了。

    活该,叶晓兰心下大乐,情敌当众出糗,眼看要倒霉呢。

    就在叶晓兰暗暗大爽的当口,没等摔倒的李翠萱反应过来,就见几名女兵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个女兵分工十分明确,行动异常迅,有人用手帕子堵死了李翠萱的小嘴,有人将李翠萱那嫩嫩的藕臂反剪到了身后,有人摸出绳索,三两下就将李翠萱绑得结结实实,仿佛待宰的玉兔一般,别提多狼狈

    眼前鲜活的一幕场景,令叶晓兰胆战心惊,两腿抑制不住的直抖。

    就在叶晓兰惊恐万状的时候,一直在场的值班军法官,大踏步走到李翠萱的面前,高高的举起右臂,伸出五根手指,并且反转了一次。

    叶晓兰看不明白这是何意,却见原本守护在大帐四周的十几名女兵,迅靠拢过来,将五花大绑的李翠萱,和她这个近在咫尺的美人儿,一起围在了当中,遮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就在叶晓兰脑子有些迷糊的时候,四名女兵快上前,死死的将李翠萱摁在一条长凳之上,将她的长裙扒了下来,露出令男人几欲疯狂的雪臀。

    没等叶晓兰反应过来,两名女兵二话不说,一左一右,挥舞着手里的竹蔑鞭,照着李翠萱的翘臀,狠狠的抽了下去。

    飞舞着的竹蔑鞭,仿佛雨点般,落到了李翠萱的臀上,竟然没有出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叶晓兰惊恐的觉,李翠萱的粉嫩嫩的圆臀上,立时显现出刺目的血痕,异常迅的肿起老高。

    被捂住嘴的李翠萱,瑶鼻内不断的出,闷闷的痛哼声,她疼得很想大叫,却叫不出声,眨眼间,翻了个白眼,便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女兵们完全没有注意到,叶晓兰仿佛落入虎穴的小白兔,吓得瑟瑟抖,嘴唇乌,可怜之极。

    被吓傻了的叶晓兰,并没有注意到,下场很惨的李翠萱,实际上,只挨了五鞭而已。

    军法执行完毕后,昏死过去的李翠萱被抬进了临时搭建起的一座小帐篷内,就趴在草丛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阵冷风透体而过,叶晓兰浑身打了个激灵,这才恢复了神智。

    生在李翠萱身上的血淋淋的教训,告诉叶晓兰一个铁的事实,哪怕她再受李中易的宠爱,军法就是军法,绝不容情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军法官明知道李翠萱是李中易带在身边的女人,不仅没有派人去禀报李中易,反而断然下达了惩罚性的军令,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几乎在刹那间,叶晓兰深刻的意识到,在李家军中,没人可以越过军法的冷酷现实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