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晓兰让李翠萱搬去韩湘兰那边,按照道理来说,李翠萱应该高兴才对,可是,她的芳心里,偏偏浮上一种莫名其妙的大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去哪儿,还轮不到你插嘴。”李翠萱故意挤出甜甜的笑容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轻描淡写的就把叶晓兰的主动挑衅,的顶了回去。

    叶晓兰被噎得不轻,是啊,李翠萱说的一点没错,论及身份,她叶晓兰也不过是个奴婢而已,有何资格对李翠萱开赶

    不过,叶晓兰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大家闺秀总比常人多见过一些大场面。

    “哟,奴家原本以为你是个正经女子,却没想到,你居然想留下来。嘻嘻,其实也没啥的,今儿个晚上,继续听壁角吧。奴家正愁没个替值的姊妹,帮着伺候咱们的那位爷呢。”叶晓兰这一番夹枪带棒的指桑骂槐,堪称经典的“毒舌”,刹那间,便将李翠萱拖下了“水”。

    帐外的女兵,听见帐内的两个女人吵架,差点忍不住笑喷了,同时也确认了一件事:李翠萱还不是李中易的女人。

    折家苦心培养出来的女兵们跟在李中易身旁的时日,已经不短了,也十分了解李中易的脾气。

    对于帐内的两个女人,李中易并没有特别的吩咐,所以,帐外的女兵对李翠萱和叶晓兰一视同仁,标准是通房大丫头的待遇。

    按照老李家的规矩,被明确抬了妾室的女人,才会被视为半个女主人,其余的女人统统都还是奴婢的身份。

    当然了,被李中易日过的女人,和没碰过的女人,帐外的女兵心里自有一本明帐,区别对待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李翠萱被叶晓兰顶得极其不爽,可是,她却偏偏无法辩驳,难道她硬要说已经被李中易那个了

    叶晓兰原本是个文静有品味的女子,可是,这女人经历过人事,和依然还是黄花大闺女,仅仅在心态方面,显然有着本质性的不同。

    更何况,叶晓兰昨晚和李中易欢好的极其私密的场景,让李翠萱听了个全景,那她叶晓兰还有啥面子,放不下的呢

    “我说,不如这么着吧,今晚我搬到韩湘兰那里去,把舒适的软榻让给你和李郎”已是人妇的叶晓兰,彻底的豁出去了,简直把毒舌的境界,玩出了历史性的崭新高度,令李翠萱完全招架不住,怒不可遏,却又羞得粉颊几欲滴血。

    全副武装的十里越野,对于李家军来说,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,根本不值得一提

    早在河池乡军建立之初,李中易就一直高度重视步军的机动性,他挂在嘴巴边上的一句名言:静如山岳,动如饿狼,让李家军的每个士兵都耳熟能详,知之甚深。

    早锻炼结束之后,李中易快步回到了大帐之中,迎面就见叶晓兰鼓着粉嫩的腮帮子,没好气的瞪着李翠萱。

    女儿家的斗争,李中易根本懒得搭理,他轻咳一声,提醒两个女人,男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爷,瞧您额上满是汗珠子,奴婢替您擦擦吧。”叶晓兰见李中易回来了,赶忙迈开小碎步,奔到男人的怀中,摸出雪白的手帕子,悉心的替男人擦汗。

    李中易满意的哼了哼,探手揽住叶晓兰的小蛮腰,在她的鬓间温柔的吻了吻。

    男人在外面拼死累活的创基业,嘘寒问暖,小意殷勤,本该是女人应尽的义务。如今的叶晓兰,知道心疼她的男人,这就很不错嘛

    叶晓兰贴心的替李中易擦拭干净汗珠子,赢得了李中易更加火热的柔吻,她心里暗自得意,下意识的侧过粉颊,冲着默不作声的李翠萱,微微抬高弧线近于完美的精致下巴,挑衅的意味极其浓厚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李中易还没回来的时候,李翠萱已经恢复了往日的,她心里明白得很,叶晓兰不过是仗着李中易的势,才敢如此的猖狂。

    “哼,总有一天,你这个贱婢,会落到本娘子的手上,到时候,看你还敢挑衅”李翠萱从小所受到的教育,让她颇有自信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靠色相讨好男人的淫婢都收拾不下来,将来,她李翠萱有何面目母仪天下

    李中易已经觉到了女人之间的味道不对,不过,这并不是他这个大男人需要关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中易在叶晓兰的侍奉之下,当着李翠萱的面,换了一身干爽的儒衫。

    “跑一大圈路,还真有些饿了。”李中易坐定之后,喝了口叶晓兰捧上来清茶,就听见肚子咕咕叫唤起来,昨晚剧烈的xxoo,今早又来了一趟十里越野,体力确实消耗巨大。

    很快,早饭便被端了上来,李翠萱探眼一看,却见堂堂李大相公的早饭,竟然只是三张汤饼,一盆子羊肉粥,外加一碟咸菜而已。

    一向是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的叶晓兰,眼瞅着小几子上的粗陋早饭,实在是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风卷残云一般,一口饼一口粥,吃得香极了

    家主都不嫌弃的早饭,身为奴婢的叶晓兰,哪敢不动筷子她只得硬着头皮,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粥。

    在叶晓兰来之前,李翠萱陪着李中易吃过一顿饭,冰雪聪明如她者,仅仅眨个眼的工夫,便猜到了真相:大军深入敌境之后,一饭一食,皆大不易,只可俭朴,绝不可能奢侈浪费。

    李翠萱瞟了眼叶晓兰,见这个淫婢仿佛吃砒霜一般的愁眉不展,她不由心中一动,索性学着李中易的样子,浑然不顾贵女的风范,端起平日里不屑一顾的粗瓷大碗,大口大口的喝粥。

    “吸溜吸溜”李翠萱喝粥的动静很大,李中易不可能注意不到,他明显察觉到,李翠萱的作派,和此前迥然不同,颇有些入乡随俗,随遇而安的味道。

    李中易瞟了眼慢慢腾腾喝粥的叶晓兰,他估摸着,李翠萱的突然放得很开,恐怕和叶晓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吧

    漂亮的女人,李中易的身边从来就没缺过,他倒要看看,李翠萱究竟能够耍出何等花样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