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晨丑时三刻,一阵嘹亮的军号声骤然响起,蜷缩在后帐一角的李翠萱,突然惊醒。

    几乎是眨个眼的工夫,李翠萱赫然听见,“滴滴滴”帐外传来凄厉的怪异声响铜哨声,与此同时,有人在帐外厉声喝道,“甲都集合”

    “乙都集合”

    “丙都报数”

    “123456”

    “报告指挥,甲都应到一百二十人,实到一百二十人”

    “报告指挥,乙都应到一百三十五人,实到一百三十人,其中,两人驻守在总管府,三人在外放哨”

    “归队”

    李翠萱死死的盯在沙漏上,从军号响起,到繁杂的脚步声停止,再到清晰的报告声结束,总共只花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等李翠萱醒过神的时候,她下意识的朝地榻上瞟去,就见榻上只有一个睡得像死猪一样的叶晓兰,李中易那个大恶魔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李翠萱慢慢的挪到床边,在两只大灯笼的映照下,她清晰的现,叶晓兰雪白粉嫩的腮边,依然挂着极度愉悦之后,未曾完全褪却的残红。

    “可耻的淫婢”李翠萱怒瞪一双美目,在心底里恶狠狠的开骂,气闷异常。

    昨儿个晚上,李翠萱被叶晓兰欢快的叫喊声,折磨了一个多时辰。她那原本宁静的芳心被,顿时被搅得方寸大乱,甚至,身体里出现了令人既脸红耳热,又极端惊恐的诡异变化。

    李翠萱很有些不解,类似叶晓兰这种娇媚的女子在怀,李中易居然舍得离开温柔乡

    也许是出于好奇,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,李翠萱缓步走到帐门前,偷偷的探手撩起帐帘。

    咦,李翠萱惊讶的现,帅帐正对面的教场之上,好色如命的无耻小人李中易,竟然一身戎装,腰杆挺得笔直,仿佛标枪一般,纹丝不动的戳在一匹全身赤红的骏马之上,气势非凡。

    借助于火把的光亮,李翠萱看得非常清楚,在李中易的对面,一排排全副武装的士兵,或手持长枪,或手按刀柄,列成异常整齐的方阵。

    上万人集结在一起,除了火把燃烧时偶尔出的“吡啵”声之外,再无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万众一心的沉默,散溢出令人惊恐和畏惧的巨大力量,李翠萱仿佛被人用大手扼住咽喉一般,俏脸憋得通红,紧张得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禀报大帅,大军准备完毕,请您训示,末将本月总执星官杨烈。”杨烈拍马赶到李中易的面前,“刷”抽出腰间的长刀,撇刀行礼。

    “呼”直到杨烈洪亮的嗓音传入耳内,李翠萱这才猛然惊醒,她刚才竟然忘记了呼吸。

    李中易稳坐于高头骏马之上,抬眼扫视全场一周,淡淡的说:“弟兄们辛苦了”

    “愿为大帅效死”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吼声,来的突然,去的也快,余波荡漾于大营上空。

    李翠萱作梦都没有料到,无耻小人李中易,竟然还有这种睥睨天下,傲视苍天的无伦气度。

    “本帅曾经说过,迟早有一天,我会领着你们,马踏上京”李中易忽然话锋一转,“抢光契丹狗皇帝的女人,大家说,好不好哇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抢光契丹狗皇帝的女人,献给大帅”黑压压的人群里,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,原本肃杀沉闷的气氛,立时变得欢乐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啐”秀颊泛红的李翠萱,恨恨的轻声骂道,“卑鄙无耻的好色小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就在李翠萱连连开骂的当口,李中易忽然高高的举起右手,刹那间,将士们的欢呼声,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仿佛狂飙于路上的骏马,突然被主人勒停一般,夺人魂魄的迅猛冲势犹在,身躯却已停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即使再不懂兵事,李翠萱也敏感的意识到,李家军几次杀入契丹人的腹地,如入无人之境,肯定不是仅靠运气好,绝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“无耻小人”李翠萱依然骂声不断,可是,一旁守卫在大帐门前的女兵,明显察觉到,李翠萱骂人的动静,比刚才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如果,李翠萱昨晚没有夜宿于李中易的大营,让女兵误以为她已经是李中易的女人,就凭李翠萱方才对李中易的种种大不敬,女兵肯定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,教她重新做人。

    “全体都有,立正”就在李翠萱走神的时候,李中易下达了第一道军令,

    “砰。”李翠萱圆瞪着一双美眸,异常惊讶的现,李大色鬼的数万部下,一齐并拢双腿,脚后跟重重的碰在一起,仿佛只有一个人一般,竟然只出了一声轰响。

    李翠萱圆瞪着一双美眸,目不转睛的盯着现场的动静,紧张到了极点,惟恐放过了一丝一毫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听我口令,以近卫军为先导,十里越野。”随着李中易下达的短促军令,整个大营里,立即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李云潇拍马奔出李中易的身后,冲着部下们厉声喝道:“听我口令,第一营先行”

    在李翠萱的注目之下,“11121”李中易的近卫军喊着嘹亮的号子,排着整齐的队列,络绎不绝的奔出大营。

    大军滚滚而动的时候,李翠萱看见李中易下了马,她原本以为这个无耻色鬼应该是想回帐歇息,毕竟李中易昨晚很“辛苦”,起身又早,难免需要补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李翠萱即将转身,却没有完全转过去的时候,她无意中瞥见,李中易居然全副武装的跑在了大队伍的最外侧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边跑步,一边举手朝着将士们挥手示意,“弟兄们加油啊,跑不过我的孬种,今儿个可没有早饭吃哦。”

    “死鬼。”李翠萱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开骂了,只不过,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李中易的待遇已经由无耻的好色小人,变成了死鬼。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刚刚转过身子的时候,却赫然现,原本睡得和死猪一样的叶晓兰,居然抱紧了薄被裹在胸前,正迷惑不解的盯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去韩湘兰那边。”叶晓兰虽然心机方面远不如李翠萱那么深沉,可是,女人在感情的直觉告诉她,李翠萱绝对是个大敌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