令李翠萱稍稍安心的是,李中易坐进大帐之后,来禀报军情的部下将领们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李翠萱无所事事的待在中军后帐,正闲极无聊的时候,忽然听见李中易谈及幽州。

    “此行的主要目的,便是幽州,别的地方取不取,都是浮云”李翠萱再次听见浮云二字,不禁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前帐的那个坏蛋,无耻卑鄙的恶棍,喜欢动手动脚的登徒子,屡屡和她提及过一个歪理: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一切阴谋诡计,都是浮云而已。

    凭良心讲,李翠萱也非常认同李中易所说的这个道理,只是,心理上实在很难越过这道坎。

    因为,李中易处于强势的一方,随时随地都可以霸占李翠萱的身子,这种不堪的阶下囚的感觉,令李翠萱十分别扭。

    想当初,李翠萱的曾祖父,后唐王朝的末帝李从珂,虽然想尽了一切办法,却依然败于契丹和石敬瑭的联军之手。

    这个事实,恰好印证了,无耻坏蛋、卑鄙小人、混帐恶棍李中易,所说的那句至理名言:实力才是根本

    李翠萱清晰的记得,同光元年公元923年,她的高祖,晋王李存勖在魏州称帝,并沿用国号为唐,升魏州为东京兴唐府。

    因李存勖复以“唐”为国号,自石晋立国之后的读书人或是史官称之为“后唐”,以与“李唐”相别。

    饱读诗书,遍阅历史的李翠萱,倒也认同“后唐”这个说法。虽然,她的高祖李存勖,以唐为国号,实际上,她们的这个李唐皇族,并不是汉人血统,而是沙陀族。

    李渊建立的大唐帝国,一直被李翠萱视为前唐,前唐皇族本质上,也并不是汉族,而带有鲜卑族的血统。

    李翠萱有过目不忘的好本事,她清晰的记得,唐高祖李渊的生母独孤氏,便是隋文帝皇后,独孤伽罗的嫡亲姊姊。

    后唐的历史,可谓是波谲云诡之极

    短短的十几年,骤然崛起,却又勃然灭亡,李翠萱每每念及此事,都不禁感慨万千,遗恨无穷。

    同光元年,刚刚立国的后唐高祖李存勖,兴兵灭后梁,定都洛京。同光四年,灭前蜀;天成二年,南平内附称臣;天成四年,南楚慑于后唐的兵威,内附称臣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清泰三年公元936年,奸贼石敬瑭以燕云十六州为代价,借契丹人的支持,攻入洛阳,建立后晋,从此后唐灭亡。

    对于奸贼石敬瑭,李翠萱一直恨之入骨。她曾经对天过毒誓,如果有朝一日掌握了大政,她一定会刨了石敬瑭的祖坟,然后杀光姓石的沙陀族人。

    李翠萱记性确实很棒,不过,不知是有意,还是无意,她忽略了一件大事:后唐明宗李嗣源,仅是李存瑁的养子,靠着造反,才篡夺的天下。

    更有趣的是,后唐末帝李从珂李翠萱的正牌子曾祖父,原名王二十三,是个地地道道的汉人,只不过被李嗣源收为养子罢了。

    这么绕了一大圈之后,李翠萱竟然是个汉人,您说有趣不有趣

    只不过,李翠萱的曾祖父既懦弱无能,又是亡国之君,她的生父嘉王,为了家族的名誉,也是为尊者讳,在她的面前向来只说好的,绝口不提丑事。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知道了李翠萱的心思,一定会讥讽她:儒门臭文人的劣根性,便是挂羊头卖狗肉,明明输了里子,却要面子

    就在李翠萱闲极无聊,又担惊受怕的时候,前帐忽然传来禀报声,“爷,叶家娘子和韩家娘子,已经接到大营,就在辕门外候命。”

    刚刚处理完手头军务的李中易,听说叶晓兰和韩湘兰都被接来了,不由微微一笑,下意识的瞥了眼隔开前后帐的帘幕,吩咐道:“叫她们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此次北进契丹人的腹地,最主要的战略目的,一直是死盯着幽州,尽最大的努力,争取搬空这座一直滋养着契丹国的汉奸之城。

    “奴婢们叩见爷。”叶晓兰和韩湘兰进帐之后,盈盈蹲身下拜,按照规矩行了久别大礼。

    李中易笑眯眯的望着二女,摆了摆手,亲热的说:“都起来吧,路途遥远,舟车劳顿,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,奴婢不辛苦,还在路上的时候,奴婢就听说,爷又赋了几绝妙的新词,引无数臭文人竞折腰。”

    短短月余没见的美貌女文青叶晓兰,比以前更会说话了,惹得李中易连连笑,把她唤到身旁,握住她那白嫩滑腻的柔荑,上上下下的仔细端详了一番后,满意的夸赞道:“蕙心纨质美韶许,玉貌绛唇淇水花。只是,卿卿,你怎么瘦了这许多”

    “爷”叶晓兰妙目含泪,泫然欲泣,只喊了声爷,便再无法说下去了,黄鹂鸟般清脆悦耳的声线,带着拖腔,余音绕梁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于自家女人的脾气秉性,自是了如指掌,叶晓兰原本就是一个悲秋伤春,情愫异常丰沛的古典才女。

    如今,久别重逢之后,新瓜被破不久的叶晓兰,自然对他依恋无比。

    李中易很早以前看过一份心理学研究报告,初恋情人再次相逢,出轨的机率,高得惊世骇俗

    身为两世国医的李中易,对于心理学不仅不陌生,反而有着很深的造诣。

    站在心理学的角度,女人对于她的第一个男人,哪怕因为种种原因最终分手,也会铭记终身,不太可能彻底忘掉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爱怜之心骤起,不由探手将叶晓兰揽进怀中,轻轻的吻在她散出阵阵迷人芳香的间,格外温柔的安慰她,“以后就待在爷的身旁,哪儿都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“爷,就算是打死奴婢,也再不愿离开您的左右。”叶晓兰将整个娇柔的身子,依偎进李中易宽阔温暖的怀抱,两行清泪顺着桃腮,淌了下来,滴到李中易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这叶晓兰原本就仰慕李中易的盖世才华,如今,男人对她真心诚意的眷顾,岂能不感动

    一直呆立于一旁的韩湘兰,除了进门行礼之外,竟然完全说不上话。

    “贱婢,不要脸的浪蹄子,竟然谎称没被李中易碰过身子”韩湘兰愤愤不平的盯在叶晓兰的身上,她本以为叶晓兰老实可欺,却不料,这叶晓兰竟是一头隐藏很深的骚狐狸精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