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恩师,学生起初想拧了,一直以为那人是男儿,以至于浪费了许多时间。经过反复琢磨之后,学生终于明白了,那座大宅的主人,竟然是女子。”左子光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唯其如此,方显可怕之处。学生以为,擒下此人之后,如果不能收为己用,不如尽早杀之,以免养虎遗患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默默的望着左子光,他的这个学生,始终有一种说不清楚,道不明白的嗜血气息。

    现在,左子光连女人都要杀,即使是李中易本人,也不得不承认,他没看走眼。左子光的的确确是个心狠手毒之辈,天然就适合干一些见不得光的脏活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是女子,那就好办多了。”李中易摸着下巴,淡淡的一笑,问左子光,“你可知养尊处优惯了的女子,如何甄别”

    左子光眯起两眼,笑眯眯的说:“十指不沾阳春水,皮肤必定白嫩,至于样貌嘛,实在不好说。不过,学生却知道,此女的身边,必定婢女成群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笑而不语,径直站起身子,一边迈步往外走,一边吩咐左子光,“且随我去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一头雾水的,跟随在李中易的身后,在近卫军的保护之下,再次来到了现宝藏的大宅子里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马当先,领着左子光来到了,被拆得面目全非的主卧室。

    “将明,你当时没参与挖掘的全过程,所以判断上的失误,这不能怪你。”李中易嘴角噙着笑意,吩咐左子光,“给你一刻钟的时间,如果依然判断不明,嘿嘿,两罪并罚,自去领二十军棍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得了吩咐之后,当即接过一名近卫军手里的火把,挽起衣袖,一头扎进了主卧室之中。

    李中易背着手,心情极佳的欣赏着,悬挂在夜空中的半轮弯月。

    此宅的主人,竟是一名心机极其深沉的女子,李中易此前也确实没有料到。

    徐徐的微风吹拂着李中易的衣袍,他那清秀的半边脸庞,在清冽月光的映射之下,格外的飘逸出尘,令竹娘一时间竟然看呆了

    时间过得飞快,一刻钟即将过去,就在李中易感到有些惋惜之际,左子光手里提着一条道士方巾,缓步走到他的面前,笑嘻嘻的说:“恩师,学生找到了破绽所在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略微扫了一眼左子光手里的道士方巾,不由微微一笑,说:“既然找到了破绽,那么,一事不劳二仆,就由你全权负责,将那个道姑擒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叹了口气,说:“不瞒恩师您说,狡猾至此的女道姑,学生这还是头一遭碰上,您可千万不能手软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没好气的瞪着左子光,抬腿一脚踢在他的左臀上,骂道:“快去擒了她来,以免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是什么样的人,李中易比谁都清楚,按照道理来说,必是手到擒来,马到成功。

    可是,左子光在女营之中,折腾了大半夜,竟然没有找到那个神秘的女道姑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那个女道姑身边的婢女,也是一个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好奇心陡然旺盛了十倍不止,他摸着下巴,用手里的碳笔,在雪白的信笺纸上,不断的勾勒着,那名女道姑可能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一个女道姑,藏了这么多的宝贝,她究竟想干嘛又会藏身何处呢

    李中易细细的思考了一番,既然一时看不清楚,不如从头开始研究。

    从大宅子里挖出来的宝贝,除了铜钱之外,大多都是皇家之物,十分珍贵,这是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单看女道姑卧室的摆设和物件,李中易明显感觉到,这个为止的女道姑,显然是个很懂生活的女人。

    按照道理来说,女道姑应该藏身于附近道观里,可是,左子光翻遍了道观,竟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基于上面的这些事实,李中易有了个大致的判断,这位女道姑显然很少在人前露面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李中易和左子光的看法,明显一致: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之下,这位女道姑的手,肯定白嫩异常。

    如此明显的特征,左子光却在女营之中,没有找出她来,这意味着什么

    现在的形势是,弃城逃跑的契丹驻军总管,已经被颇勇领着党项骑兵,追了上去,并且剁了他的级,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夸张的说,如今的营州,方圆五十里以内,全都被李家军最精锐的哨探营,牢牢的控制住了局面。

    营州城破得十分突然,就连契丹的带兵总管都没跑掉,李中易料定,这位女道姑显然不可能插上翅膀,飞出大军的重重包围。

    如果说,仅仅是女道姑一人,随便藏在城中的某个地窖里,暂时栖身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女道姑的婢女们,竟然也是一个没见。可想而知,这位女道姑虽然狡猾异常,对她身边的人,应该很有感情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许是这位女道姑看得很透,她身边的婢女,只要被李中易捉住一人,她恐怕也难以逃脱。

    “将明,咱们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你是这位女道姑,在危急关头,一时不及出城,你会藏身于何处”李中易笑眯眯的望着左子光,这小子此前从没吃过这么大的亏,这一次受个教训,非但不是坏事,反而是件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左子光原本就是个精明透顶的家伙,经过李中易的提点之后,他长吸一口气,眯起两眼,缓缓的说:“一个应是血统高贵的女人,又不是经常在人前露面,那么,以学生之见,大宅的附近很可能还藏有供她及时逃离的地道,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那个女道姑,只有两种选择,要么藏身于贫民之家的妇人堆里,要么就安逸的待在有水有吃食的密道之中,耐心的等待我军撤离。”左子光说完之后,忽然摇了摇头,补充说,“这年头,民间有句谚语,过兵如过匪。除了,我李家军的军纪异常严明之外,学生看不出,哪支军队有可能不扰民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了点头,左子光说的很含蓄,实际上,他的意思是说,战乱时期,女人永远是最悲惨的那一群人。

    既然,女道姑是个极其精明厉害的女子,那么,她应该不至于,将她自己置于随时随地可能被丘八们欺负和侮辱的悲惨境地。

    那么,答案呼之欲出,女道姑必定藏身于大宅附近的密道之中。

    “来人,传我的军令,除了第一军保持警戒之外,命第二军、第三军的全体官兵,扛上铁锄,给我绕着大宅一圈,狠狠的挖。”李中易此前从未见过如此狡猾的女子,这一次,连左子光都吃了瘪,他的好奇心焉能不爆棚呢

    随着李中易的一声令下,执行力原本就高得惊人的李家军将士们,在各自军官的率领之下,快开拔到指定地点,挥汗如土的奋力开挖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可是,大宅的四周,却是灯火通明,人潮涌动。

    将士们挥舞锄头的吆喝声,军官们短促有力的命令声,以及铁锄挖地传出的闷响声,交织成了一曲怪异的交响乐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人上一万,无边无际

    李中易下狠心召集过来的两个军的部队,至少有一万二千人,大家以三千人为一组,分四个批次,轮番上阵修理地球。

    人多就是力量大,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杨烈所属的第一军,就有了惊人的现,在大宅的西北角,现了一处深达五丈的密道。

    李中易背着手,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,缓步走到黑幽幽的密道口,略微看了几眼,便吩咐说:“沿着密道开挖,一定要挖到尽头。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,李中易已经注意到,密道的底部竟然铺满了大青石板,暴露于道壁两侧的泥土之中,居然是难得一见的黏性极强的三合土。

    就算是贵为宰相、富甲天下的李中易,也不由暗暗咋舌,啧啧,如此浩大的工程,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和财力

    这且罢了,更可怕的是,私下里搞出这么大的工程,营州城内的居民,竟然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都反证了一个铁的事实,女道姑,或是她的长辈,皆是凡脱俗的“心机表”或是“心机帝”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女道姑的表现越是惊人,好奇心爆满的李中易,就越要挖个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李中易有一种预感,此次若是捉不住女道姑,将来不管她投靠进哪家阵营,都很可能是李家军的心腹之患。

    以前,无论是电视上,还是网络上,李中易耳熟能详的一个问题是:二十一世纪,最重要的是什么

    除了人才,还是人才,也必须是人才

    面对武力值惊人的西楚霸王,破落户出身的刘邦屡战屡败,却始终能够东山再起,并灭了项羽,靠的不就是笼络住了一大批当时顶儿尖的人才么

    文有萧何、张良、陈平以及曹参,武有韩信、韩王信、以及周勃、樊哙,等等等等,正是这些人的鼎力相助,刘邦这个大流氓,才笑到了最后,建立了大汉帝国。

    密道修得很长很长,就在李中易都几乎有些烦躁的时候,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,“洞内有人”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