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子光接了李中易的军令之后,一边命人将空白敕牒收起来,一边吩咐下去,“大家听好了,等一会把愿意跟随大军南归的工匠及其家眷,都安排去中军大营,严密的保护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为的军法官领命之后,正欲转身离开,却突然意识到,不愿意跟随大军南归的工匠,及其家眷应该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左子光看出老部下的心思,面色阴冷的作了个隐秘的手势,然后淡淡的说:“恩师他老人家军政事务异常繁忙,咳,你也跟随我有些年头了,应该知道我的老规矩吧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了”军法官大声接令,左子光虽然没说应该如何处置的方案,可是,他的神态以及动作,已经暗示得异常清楚。

    李中易座下的两大弟子之中,个性阳光、沉默寡言的杨烈擅长领兵作战,左子光则是个喜欢躲在暗处,杀人不眨眼的恶魔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走。”左子光略微想了想,眨了眨眼,吩咐道,“恩师他老人家喜欢手艺人,咱们就多给他们一次机会吧这么着,凡是不愿意南归的工匠,先领到我这里来,由我亲自开导一下。嘿嘿,实在不乐意的,那就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军法官心里明白,能够让左子光颇为顾忌,以至于史无前例的临时改变主意的人,除了李相帅之外,再无别人

    在左子光的率领之下,军法司的效率,高得惊人。在人丁及彼此关系经过扎实统计的基础之上,整个营州城中的数百名工匠,被一一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中,绝大部分工匠在授予官职,以及赏钱的驱动之下,愿意跟随李中易南归。

    可是,林子大了之后,什么鸟都有,军法官们即使费尽心机,依然有五名工匠,不愿意离开营州。

    于是,这五名工匠被带到了左子光的面前,左子光和颜悦色的拱手说:“诸位皆乃我大汉血脉,为何不愿南归祖宗之族”

    为的一名老工匠,面露难色,结结巴巴的解释说:“不瞒太尉,小人世代居于营州,若是随军南下,岂不是无人洒扫祖坟了么”

    左子光摸着下巴,淡淡的解释说:“不瞒老丈,我军多则十年,少则三五年,便会兵临幽州城下,到那个时候,老丈你大可衣锦还乡,让儿孙们光宗耀祖,岂不快哉”

    “回太尉的话,小老儿实在是故土难离啊。”老工匠依然找理由推搪,死活不肯跟着李家军去南边。

    左子光撇开老工匠,心平气和的又问一个壮年工匠,“可愿作官”

    “这个那个”壮年工匠既急且怕,却偏偏说不出半句囫囵话来,显然是想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回祖族作官,难道不比替契丹人卖命,强出万倍”左子光脸色的笑纹,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这时,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面色凝重的军法官,他快步走到左子光身前,小声说:“禀法司,据愿意南归的工匠们集体指认,此地的五个工匠,皆和契丹人沾亲带故。他们无一例外,为了获得契丹人的赏识,居然把自家的闺女,献给了契丹人。”

    左子光眉锋一挑,笑得更加的灿烂,眯起双眼,笑嘻嘻的说:“既是如此,那就老规矩伺候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军法官和宪兵们一齐立正,朝着左子光行了捶胸礼,表达坚决执行军令之意。

    负责执法军法的宪兵都头,厉声喝道:“来人,将这五个贼子,全部拖出去,坑了。他们的家人,男丁为奴,女子为婢,永入贱籍。”

    随着都头一声令下,宪兵们如狼似虎的扑了上去,将哭着喊着,瘫软在地上的五个工匠,架起双肩,拽着倒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军法司的执行效率,一向高得惊人,不大的工夫,五个活人坑便被契丹俘虏挖得很深很深。

    然后,五个卖族求荣的狗贼,被横起竖八的扔进了坑里。在荷枪实弹的宪兵监视下,契丹俘虏挥起手里的铁铲,用满天飞舞的泥土,将往日的狗腿子,活生生的埋葬进了土坑里,只露出脑袋。

    “让这里的所有人,都过来看一看,卖族求荣是个啥下场。”左子光的下一道命令,令身边的军法官们,一个个瞠目结舌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法司,您背着大帅活坑了这些狗贼,却这么大肆张扬出来,恐怕大有不妥吧”一个心腹级别的军法官,凑近左子光,小心翼翼的劝说。

    左子光展颜一笑,说:“你且放心好了,恩师他老人家非但不会责罚,只怕还会赞赏于某家。”

    以李中易在军中的耳目之灵通程度,很快就知道了,左子光当众所放的狂言。

    竹娘原本以为李中易会大雷霆之怒,却没想到,李大帅仅仅只是皱紧眉头,轻描淡写的笑骂道:“这个左将明,难道是想步马谡的后尘么”

    等李中易钻进参议司的屋里,竹娘揣着疑问,扭头小声询问李云潇。

    李云潇听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不由笑道:“娘子,咱们的爷,一直是个疾恶如仇之人,平生最恨卖族求荣的狗贼,嘿嘿,仅仅只是坑杀,已经算是便宜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竹娘皱紧秀眉,追问道:“可是,左子光背着爷杀人,一向重视军法的爷,怎么不惩罚他呢”

    李云潇暗暗一叹,这也就是竹娘了,换作旁人敢这么问他,不拿大耳刮子猛抽,才是咄咄怪事。

    “娘子,咱们的爷,将来终究是要掌握大政的,很多事情不便于亲自下令啊。”李云潇左思右想,最终,冒着屁股开花的风险,还是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不仅李中易特别宠爱竹娘,就连李云潇这个贴身大管家,兼近卫军都指挥使,也对个性直爽、忠心不二的竹娘,一直是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竹娘这才恍然大悟,小声说:“多谢潇松大哥悉心指点,小妹这厢有礼了。”说罢,敛衽为礼。

    李云潇慌忙闪避到一旁,连连摆手说:“娘子是何等的身份,小的实在是不敢当啊,万万使不得的”

    竹娘虽然出身于西北折家,一直伺候在折赛花的身旁。可是,折赛花毕竟是女流之辈,并不是掌握折家军政大权的主帅,很多细节上的问题,难免有不清楚的地方。

    折赛花都不清楚的阴暗面,更何况,一直没有独当一面的竹娘呢

    且不说竹娘和李云潇之间的交流,李中易正坐在书案后面,仔细的研究着,城内人丁及关系的报告书。

    唐末的战乱时期,由于契丹人的不断袭扰,营州本地的汉民损失极大,即使没死的,也大多逃难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契丹人彻底的占领了幽州之后,重用汉官管理民政,地处南京道和中京道必经之地的营州,人口逐渐增多,商业也日益繁荣起来。

    道理其实很简单,逃出去的营州汉民,包括大户人家在内,很多都无法再回营州。

    人口少了,无主的土地却增多了,只要依附契丹人的汉官不全是笨猪,按照传统的治理方法,采取无偿赠送土地,以及若干年减税的务实政策。

    要不了一代人的时间,营州本地的小农经济,自然而然的会得到快的展。

    李中易一边翻阅文档,一边仔细的琢磨着,敢窝藏传国玉玺的那位仁兄,必定是个心机深沉的家伙。

    左子光已经把全城的人丁户籍,全都梳理了一遍,那人却始终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一座宅子,李中易进宅的时候,宅内又被打扫得干干净净。从诸多的事实反推回去,平日里宅子里的仆人,一定少不了。

    忽然,李中易脑子里的灵光一闪,大叫一声,“唉呀呀,某家险些错过了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左子光的声音,从窗外传来,“禀恩师,学生找到眉目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毛笔,轻声一笑,吩咐道:“自己滚进来吧,某家倒要看看,你找到了什么眉目”

    左子光推门进屋,正欲行礼,李中易含笑摆了摆手,宽慰说:“将明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此话一出口,左子光便明白了,坑杀叛族工匠之事,他肯定没有做错。

    左子光忽然想起了李中易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名言: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

    具体应景的解释,其实是: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,不是一路人,不进一家门

    “恩师,学生差点被那人绕了进去,好在咱们甄别户籍异常仔细,没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。”左子光嗜血的舔了舔唇角,眯起双眼,“如今,那人的大致身之处,学生知自矣”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摆了摆手,说:“你且莫说出来,咱们各自手书在纸上,看谁猜得更准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切都瞒不过恩师您的眼睛,那学生便献丑了。”左子光挽起衣袖,提起毛笔,饱蘸浓墨,在雪白的信笺之上,刷刷写下了一行大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李中易也在纸上,留下了他的看法。两人几乎一齐收笔,师徒彼此看了眼对方的字迹,竟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人竟然是”左子光仿佛饿极了的噬人猛兽,突然现了猎物一般,精神异常抖擞。

    ps:还有更,求月票的鼓励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