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老部下们来侃侃大山,摆一摆龙门阵,一直是李中易和大家交流感情的一种贴心安排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其性质类似于李中易以前当副院长时,经常和下级干部们召开座谈会一样。

    其目的有二,其一是拉近和部下们的关系,告诉大家,他李某人从没忘记任何人。

    其二是,及时掌握部下们的想法,让他们敢说话,而且有畅通的说话渠道,不至于造成难以挽回的误会。

    喝着热茶,吃着点心,随心所欲的闲聊一通,这种看似不起眼,也几乎没啥开销的沟通方式,实际上,一直默默的起着沟通的桥梁作用,并且十分高效。

    站在将心比心的角度,李中易当副院长的时候,除了高收入之外,更看重的其实是老长不经意的夸奖他:医术高明,服务质量很棒。

    人,不是机器,情感方面的需求,在某些时候,远远大过金钱。

    李家军自从军兴以来,战场上的缴获物资,除了必要的交公部分之外,剩余的很大一部分,都分配给了官兵们。

    钱是王八蛋,没钱万万不能,可是,当财富积累到一定的数量,也就变成了数字而已。

    换位思考一下,就连李家军的普通士兵都明显富裕了,更何况,统兵大将们呢

    至少,廖山河和刘贺扬二人,敢于当着李中易的面,唱一曲双簧的戏码,这也就从侧面反证了一件事:沟通十分畅通,关系非常亲密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谁会冒着被主君猜忌的风险,乐此不疲的玩同样的小游戏呢

    “爷,咱们把城里的粮食都抢光了,饿死契丹狗倒是小事,咱们同族的”廖山河憋了很久,终于趁着李中易饮茶的当口,实在忍不住问出了口。

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盏,微微一笑,说:“晓达,契丹人慑于我军声威,不敢言战,落荒而逃之后,你视为同族的人们,可有主动迎接我北伐之王师者”

    “呃这倒没有,家家户户都关着门就和防贼一般”廖山河有些尴尬的摸了摸硕大的脑袋,契丹人虽然被打跑了,可是,契丹国治下的汉民老百姓,好象并不怎么欢迎大周的北伐军

    “嗯,晓达你说的一点没错,彼辈确实视我军如同流寇一般。”李中易轻声一叹,耐心的解释说,“幽燕之地,丧于契丹人之手,已近三十载。说句大实话,契丹人为了笼络住辖境内的汉民,其所收取的农税,确实比我中国轻得多。”

    “契丹人平日所食,主要是牛羊,只是在遭灾的时候,需要幽燕的粮食救济罢了,所以,契丹国有条件只收取很少的农税。”李中易小饮一口茶汤,晃了晃脑袋,此时此刻,他竟然颇有些怀念以前手夹一支烟,吞云吐雾的美妙感觉,“反观我中国,人多耕地少,牛羊皆少,只能以粮食为主。无论是达官贵人,还是寻常老百姓,都需要从田地里面刨食。咳,田地永远是有限的。一旦有个风吹草动,或是遭了天灾,穷人之家就只能卖地求生,甚至是出卖儿女,给富人家为奴,只为了三个字: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一个规律没有,在我中国,但凡出现天灾或是之后,总有权贵或是大户人家,会大肆出手趁低兼并穷人家的土地。”李中易轻声一叹,“这还是合法的土地买卖。至于,权贵们利用权势,巧取豪夺的恶劣行径,更是比比皆是。”

    “爷,末将明白了。契丹国收的农税轻,即使是咱们同族的子民,处于利益方面的考虑,也不见得欢迎王师北伐。”李中易深入浅出的介绍,让廖山河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自从唐末以来,就有好男不当军汉的民间谚语,贼配军,一直是老百姓口口相传的骂语。

    廖山河在跟随李中易之前,其实是个典型的半文盲军将,他只知道刀口舔血,马上取功名,哪里又知道这么许多经济原理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把话说透之后,在总管府二堂之中的所有人,全都明白了一件事:已经被契丹人驯服了的所谓同族子民,很可能视北伐的王师为寇仇。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且听仔细了,我不是假仁假义的宋襄公,更不可能做沽名钓誉、养虎遗患的西楚霸王。在我的身后,不仅有你们、你们的部下以及大家的父母妻儿需要悉心的照应,更有千千万万的大汉子民,需要更多更大的生存之地。所以,在敌国境内,该怎么抢就怎么抢,一切依照军令行事。”李中易冷冷的扫视了四周一圈,突然厉声喝道,“本帅奉劝诸位一言:亦将余勇追穷寇,绝对不可同情心泛滥。须知,姑息养奸,便是资敌。至于,那些所谓的同族子民,怎么活下去,就让契丹国的睡皇去操心吧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在场的所有人,全都抱拳行礼,凛然遵命。

    李中易已经有言在先,不管心腹重将们如何理解,都必须不打折扣的执行下去。

    “来人,去问一下左将明,城中的铁匠、木匠、泥匠等各种匠人,可曾甄别清楚”李中易了狠之后,突然话锋一转,二堂内原本凛然肃杀的气氛,稍有缓解。

    刘贺扬主动凑到李中易身前,拱手问道:“爷,末将担心一事,就怕朝廷里的文官们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得懂刘贺扬的弦外之音,他点点头,反问刘贺扬:“洪光,就算是我什么事都不做,只要这支军功显赫的军队还在,你觉得朝廷的文官们,有可能放过我么“

    刘贺扬仔细一想,还真是李中易说的这么个道理,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的道理,身为老京城土著的刘洪光,岂能不知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一个铁的事实,朝廷的文官集团以及符太后,都十分忌惮李家军的存在

    这时,廖山河猛一拍大腿,一惊一咋的嚷道:“爷,末将想明白了,绝不能让咱们同族的铁匠、木匠等匠人,继续替契丹狗卖命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了此话,不禁微微一笑,他没有看走眼,廖山河这个貌似粗汉的家伙,其实是个内秀的家伙,大事上面还真不糊涂。

    得了幽云十六州的契丹国,虽然叛乱一直不断,可那只是契丹贵族内部的权力矛之争,并未波及到以幽州为主的南京道。

    据李中易得到的密报,在短短的三十年内,契丹国的冶金及铁器制造水平和工艺,有着突飞猛进的大展。

    与之相对应的是,中原地区处于长年战乱的境地,至今尚未统一,导致很多独门的手工艺技术彻底失传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不客气的说,除了李中易整顿过的三司胄案所属的铁器作坊之外,整个中原地区的冶金水平,已经远远的落后于契丹人。

    针对产业落后,一般有两种解决方法,其一是依靠战争去抢劫工匠和技术,其二是用厚利吸引工匠们南归。

    二战结束之后,主动动战争的第三帝国,早就被炸成了一片废墟。可是,美国和苏联,依然收获颇丰:大量的工程师、技术员以及科学家,包括海量的先进生产设备,被他们或骗或抓,瓜分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和这个时代的众多军阀,只知道抢粮食、抢地盘以及大肆扩充军队,有着明显的不同,李中易这个拥有现代工业化意识的家伙,对于技术方面的人才,有着非同寻常的关注度。

    “竹娘,你去取一半的空白敕牒来,都派人去交给左将明。另外,告诉左子光,就说是我的吩咐,凡是愿意主动跟随大军南归的工匠,除了赏陪戎副尉的出身之外,另赏百贯之安家费。”李中易此话才刚刚出口,立时震惊四座。

    自从唐末以后,军阀混战,导致纲常紊乱,旧有的秩序和伦理,已经被彻底打破,变成了有枪就是草头王的暴力逻辑。

    可是,公开授予卑贱的工匠以官职,依然是一件骇人听闻的稀罕事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管辖三司胄案的时候,特别厚待工匠,也做过类似授官的事情。但是,在文官集团的严密封锁之下,消息并未广泛传开,而且人数颇少。

    在场的心腹重将们,心里都非常清楚,此次李中易率军北伐之前,朝廷按照惯例,预先放了多达数百份的空白官诰或是敕牒。

    天子抚四民,也就是士农工商,这四种社会阶层。除此之外,其余的阶层,全都被归入贱籍,其中自然也包括工匠在内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兵荒马乱的时代,工匠阶层,依然不受各地大小统治者的重视,往往视其为奴。

    官或绅,甚至是勾结官僚的大商人,都可以随意的辱骂、殴打,甚至是杀死工匠,充其量赔点小钱而已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工匠的地位,有多么的低微

    “爷,此诚盘古开天以来的头一遭啊”廖山河的脸皮确实够厚,公然大肆吹捧李中易,语不惊人誓不休。

    刘贺扬这个老京城人士,从小就在长辈们的熏陶之下,养成了极其瞧不上卑贱工匠的旧观念,一时竟转不过弯来。

    立下无数战功的李家军大将,他刘贺扬从今往后,居然要和贱匠们一起在李中易的帐下当差了,这究竟算怎么回事嘛

    ps:今天有点时间,很可能万字更新,继续厚着脸皮求几张月票的鼓励,多谢了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