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中易看见近卫军官兵们的装备,不由微微皱眉,脸色也跟着阴沉了下来,信口扔出一句话,“太不专业了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听得懂李中易的弦外音,他赶忙解释说:“爷,我这不是想展示下军威嘛,锄头、铁铲、实心木棍、灯笼之类的财工具,都在大家的身后摆着呢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没好气的瞪着李云潇,沉声吩咐说:“我一向不喜欢摆花架子,回头自己去领五军棍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李云潇缩了缩肩,上次,他挨军棍的记忆,一直惨痛犹新。

    李中易十分重视军法,于是,军法司的那帮军法官们,没人敢徇私。军中的重将,不管是谁犯了错,军法官们下手都一样的重。

    军法司,是李中易用来约束军中将领的重要机构,其执行军法的权威性和专业性,一直都由严格细致的条例规定来确保,不容许任何人越军法之外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

    李中易视军法为根本性原则,哪怕是自己的弟子如左子光者,近臣如李云潇者,只要触犯了军法,一视同仁,没有例外

    经过数年的军纪执法,李家军上上下下,无论是高级将领,还是低级军官,全都养成了守法的好习惯。

    不过,后遗症也十分明显。军法司的人,和作战部队的人,根本尿不到一个壶里去,各自扎堆,互相监督。

    对于玩政治的人来说,绝对的信任,就意味着绝对的危险。

    无论古今中外,无论达官贵人,还是平民百姓,都须谨记:有资格出卖你的,恰恰是你最信任的兄弟、朋友,甚至还可能是至亲。

    历史上,柴荣对赵老二的信任,远李中易百倍以上。可是,柴荣驾崩后,篡大周江山的元凶,偏偏就是赵老二。

    所以,李中易从建军开始,就费尽心血的设计了一套完整的权力制衡方案。其核心本质是:他李中易不负兄弟,同时,也让兄弟们,既不能,又不敢,负他老李家

    如今的李中易,上有高堂父母,中有妻妾成群,下有儿女满堂,可谓是家大业大,需要顾忌的地方,实在太多

    “弟兄们,亮家伙吧。”李中易缓步走到队列前边,猛的举起右手,“随老子一起抢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抢他娘的”近卫军的将士们,热血沸腾的呼喊起来,跟着最高统帅一起玩抢劫的游戏,仅仅是想一想,都会令人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抢劫,向来都是官方化、专业化的有组织行为,严禁官兵私下里擅自行动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亲手拟定的战场物资收集条例之规定,任何人胆敢私下里烧杀抢掠,除了其本人掉脑袋之外,还要连累家人一起倒霉。

    老红军的三大纪律,八项注意,在李中易的手上,获得了全新的阐述和升华

    威武之师,仁义之师,文明之师,那是针对本国百姓的军民原则,至于在敌国境内,特殊情况特殊对待。

    竹娘颇有些无奈的望着李中易,她的夫君,堂堂大周朝政事堂八相之一,河北道行军大总管,竟然会放下身段,参与普通官兵的抢劫活动,如果传到朝中大臣们的耳内,肯定又会闹出乡下暴户不懂规矩的笑话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心思去管竹娘此时是何心绪,他主动参与到抢劫到工作中来,目的其实很明确:理论联系实际,手把手的教会部下们,怎样更合理、更省事的抢到好东西。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长期在医学的一线,也就不存在理论脱离实践的情况。如今,随着李家军的势力茁壮成长,李中易已经不可能事必恭亲。

    基于此,李中易这个游戏规则的制定者,主动参与抢劫,根本目的还在于,了解一线的实际状况,最大限度的做到兴利除弊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李中易亲自领了一队士兵,冲进了门前摆了两只威猛石狮子的府第。

    府内的人丁,早就被赶出了家门,李中易进去的时候,宅内空无一人,惟余将士们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李中易扭头望着领头的队正,含笑吩咐说:“不管是咱们汉人,还是契丹人,大多有挖窖藏金银珠宝的好习惯。告诉你的部下们,一定要逐尺逐寸的搜索,不要放过了数量很可能惊人的财富。”

    队正搓着手,笑嘻嘻的说:“乡帅,您就等着瞧好了,小的一定刮地三尺,绝不放过一文铜板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有数,这位年轻的队正,是从河池乡军开始,就跟着他的老部下,于是含笑点点头说:“要充分挥想象力,凡是能藏物件的地方,都要搜得仔仔细细。”

    队正听出李中易话里隐含着的警告意味,当即立正,肃容道:“就算是石头,小的也一定要榨出油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了此话,不禁莞尔一笑,石头里榨油,这是他一直挂在嘴边的金句,倒让年轻的队正学得似模像样。

    得了李中易的肯之后,年轻的队正有条不紊的下达了抄家的军令:“第一伍,沿着院墙边沿搜索第三伍,搜索厢房内,尤其要注意有无地道第四伍上房揭瓦,查看梁上藏了啥宝贝没有”

    李中易默默的倾听队正下达的每一项军令,一直闷不吭声,脸上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李云潇却心里有数,年轻队正的各项安排,符合抄家条例的要求,基本做到了细致入微。

    不过,李云潇显然更清楚,李中易对于队正的布置工作,其实持有保留意见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接令散开之后,李中易吩咐一直跟在身旁的参议书记官:“记录下来,注意留心专门从事挖坟掘墓的摸金校尉,见一个捉一个,吾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曾经听李中易说过,当初的曹孟德手下,专门有一支挖王侯之墓,盗取宝藏,补充军用的“摸金校尉”职业班底。

    李中易本身就是天下巨富,他肯定不屑于刨别人家的祖坟,但这并不影响,用专业人士来干抄家的活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的王侯之墓,皆有专门防盗的各种措施,可是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历史上很多明君的陵寝,都被盗墓贼挖掘一空。

    李云潇现在也算是有些身家财富的高级将领,但是,由于小农意识作祟,李潇松也在他的私宅之中,挖了个藏金洞。

    将心比心,如果使用更职业化的盗墓贼,李云潇有理由相信,抄家的水平和度,必定有更大的提高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