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照李家军的惯例,今天的前敌总指挥官,由本月轮值的杨烈担任。

    李中易稳稳的坐在“血杀”的背上,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营州城头的混乱状况之后,顺便将手里的单筒望远镜,往后一送,递到了竹娘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契丹人慌了。”李中易扭了扭腰,活动了一下身躯,含笑作了点评。

    李云潇咧嘴一笑,说:“爷,如果咱们凌晨时分,趁虚摸过来,眼前的这座营州城,早已是咱们的囊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潇松啊,我反复告诉过你,不要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。”李中易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,“为了战略形势,该舍弃的东西,必须舍弃,绝对不能因小失大。”

    “和地势险要的榆关相比,营州周围皆是平原,我军很难严密封锁消息。”李中易凝视着李云潇,极富有耐心的解释说,“我军偷袭得手,取了榆关后,四下里的要道全都控制住了。知道是咱们爆破作业的契丹人,不仅少,而且很难在短时间内,将消息传回幽州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我军十分迅的拿下了营州城,势必会惊动幽州城内的汉奸和契丹人。”李中易从李云潇身上收回视线,仰面叹了口气,“契丹人其实并不可怕,最可恨的还是那些饱读圣贤之书,精通历史典故的汉奸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跟随在李中易身边的时候,实在很久,他心里异常明白,李中易看似云淡风轻,其实已经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在李家军中,只要跟着李中易过两年以上的老熟人,几乎都知道李大帅的脾气。

    热茶尚温,十步之内令贼子溅血,含笑杀人,这一直是李中易的“好习惯”。

    大人物,自有大人物的尊严和脾性,对于见惯了生死的李中易来说,杀一人,救亿万中原大汉子民,这笔帐无论怎么算,都算得过来。

    当肃杀之气咄咄逼人的李家军方阵,完整的出现在耶律齐单面前的时候,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支全是步军的南蛮子军队,即使在行进过程中,也依然保持着齐整的队形。

    只见,李家军的方阵,左看一条线,右看还是一条线,仿佛城中的南蛮子小贩,用小刀切过的豆腐一般,看不出丝毫斧凿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唉”耶律齐单长长的叹了口气,他也是带兵多年的宿将,一直敏锐的直觉告诉他,兵少将寡的营州城,很可能就是他的葬身之所。

    耶律齐单观察得很仔细,南蛮子的方阵最靠前的一排士兵,刚好位于契丹神射手的最远打击距离以外,十丈之地。

    原本,耶律齐单有心利用契丹人善射的优势,暗中集结了几十名神射手,打算抽冷子当场射杀一批南蛮子士兵,给个大大的下马威,打击打击南蛮子的气势和士气。

    谁曾想,南蛮子军队的统帅,竟然精明似狐,没有露出可资利用的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就在耶律齐单有些举棋不定的时候,城下的李家军方阵之中,突然暴出整齐的呐喊声,“胆小如鼠的契丹人,可敢出城受死”

    且不提耶律齐单的反应,李中易听了将士们的呼喊声后,不由频频点头,说:“杨白行,每天都在进步呢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刚想接腔,却被竹娘抢了先,她好奇的问李中易:“爷,这么简单的激将法,只要契丹人不是傻子,绝对不敢出城找死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解释说:“两军交战,除了硬实力之外,气势其实也很重要。云潇,你说说看,杨白行为啥要这么干”

    李云潇朝着竹娘拱了拱手,笑道:“以前,都是契丹人南下打咱们中国的草谷,这般狗强盗何尝见识过,像咱们大帅这般,牛气冲天的顶尖英雄”

    竹娘抿唇轻声笑了,李云潇这个坏家伙,马屁功夫越拍越顺溜,连眼睛都不带眨的。

    李中易倒是挺受用李云潇小意的马屁话,近百年以来,敢于且有实力杀进契丹人腹地的中原将帅,舍他李无咎其谁

    不仅如此,李中易率军正面击败四万契丹主力部队的显赫战功,绝对是独步天下,令整个中原汉人集体振奋的,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件

    “唉”耶律齐单回看了眼,他身后稀稀疏疏的守城官兵,以及临时抓来充数的牧民和汉人壮丁,他不由仰天长叹了一声,众寡实在悬殊啊。

    身边的牙将,听见耶律齐单的叹息声,主动凑到他的身旁,小声说:“总管,南蛮子一向懦弱无能,咱们不如趁其立足未稳之时,杀他个措手不及”

    耶律齐单没好气的瞪着他的心腹牙将,冷冷的反问:“蠢才,你觉得我城中的这两千余兵马,比应天太后一手拉扯起来的属珊军,勇猛十倍以上”

    牙将虽然官职比较低,却也是跟在耶律齐单身旁时间很久的老人了,他自然听说过属珊军被水淹得几乎全军覆没的大悲剧。

    可是,牙将却不清楚,契丹人的中路军已经完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总管,我大契丹勇士,对付南蛮子向来是以一敌十,甚至是二十,有啥可怕的”牙将的气势明显比刚才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耶律齐单冷冷的说:“你跟着我南下打草谷的时候,何曾正面冲击南蛮子的军阵”

    牙将其实心里很明白,南蛮子的军队,进攻的度慢,即使打胜了,也绝对追不上契丹国的勇士,也就无法扩大战果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,南蛮子因为后勤不济,吃不饱饭,军心惶惶撤退的时候,再无严整的军阵保护,这个时候也就是契丹人趁势掩杀,砍瓜切菜之时。

    从秦朝的蒙恬戍守北疆开始,草原上的民族,口口相传:千万不要硬闯南面汉人的步军大阵。

    这时,城下的李家军的谩骂声,越来越大,以至于,牙将恨得牙痒,却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耶律齐单冷笑道:“区区小伎俩而已,不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牙将也知道,现在带兵出城进攻李家军如此严密的军阵,简直就是白白送死

    ps:回家晚了,兄弟们先看着,凌晨还有更,争取爆一下,顺便求几张月票的鼓励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