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幺娘子啊,真是老夫的大魔星呐”萧思温睡得正香,却被萧绰粗暴的砸门声,惊扰了他的好梦。

    “什么你是说我们必须马上离开幽州”萧思温早被最小的也是最宠爱的女儿,给闹得很有些习惯,草草的披上一件大氅,便亲自开门,将萧绰迎进了他的卧室。

    榻内的被子里边,明显的凸起了一道妙曼的弧线。枕上,洒落着几许女人来不及遮掩的黑丝。

    可是,萧绰却只当没看见一般,抓住萧思温的右手,重复着无理的要求,“阿耶,咱们快点离开这里吧,求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萧思温喘了口粗气,略显苦涩的说:“乖女,过几日便是南院大王的生辰,咱们作为被邀请来的客人,岂可在这个节骨眼上,告辞离去”

    望着已经被宠坏了的幺女儿,萧思温既觉得恼火,又舍不得说重话,十分头疼呐

    萧绰也自知理亏,她此次和萧思温远道赶来幽州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参加南院大王耶律强的生日庆典。

    在石敬瑭献出幽云十六州之前,其实,契丹国的大贵族们,并无过生辰的习俗。

    可是,随着国内承平日久,幽州汉人官僚们玩的很多新鲜把戏,对于以前只知道贪财、好色和砍人的契丹贵族们来说,显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这便是华夏汉文化,最厉害的同化之力

    历史上的汉族政权,三番五次被草原蛮族所攻灭,可是,过不多久,汉族官僚那种崇尚奢华的生活方式,便深深吸引住蛮族的权贵们。

    这种现象,既可以叫作同化,其实也可以说是文化腐蚀,其后果是,导致蛮族统治阶层渐渐的失去了,当初茹毛饮血的勇猛斗志。

    南院大王耶律强,可不是一般人,他是契丹太宗耶律德光名义上的养子,实际是个汉人俗称孽种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耶律德光率领王工大臣离开上京,开始冬捺钵,一次偶然的机会,勾搭上了年轻貌美的楚王妃。

    当时,楚王正领兵南下打草谷,倒给了耶律德光和楚王妃,无数次花前月下,肆意偷欢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鉴于楚王兵雄势大,耶律德光也不好直接把楚王妃抢到手上,结果便是楚王稀里糊涂的成了耶律强的所谓亲爹。

    契丹睡皇登基之后,十分看重耶律强的实力和支持,便慷慨的封之为南院大王。

    契丹太祖阿保机立国后,将五院部和六院部分为北大王院和南大王院,都属于北面官系。

    南、北两个大王院,名义上并驾齐驱,实际上,北院大院的地位和实权,均高于南院大王。

    自从出了韩匡嗣这个叛臣之后,契丹睡皇就安排耶律强这个南院大王常驻幽州,其实有着就近监视汉人官僚之意。

    类似耶律强这么重要的实权大王,以萧思温目前的权势和地位,完全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所以,萧思温想了又想,决定不能由着萧绰的性子来,拉下脸色,沉声道:“幺娘子,为父必须严肃的告诉你,咱们整个家族加在一起,也得罪不起南大王。”

    萧绰嘟着小嘴,本想继续撒娇,却不料萧思温却断然下了逐客令,“快回去歇息吧,不得再胡闹。”

    萧思温见萧绰赖着不想走,索性把话挑明了,“得罪了南大王,我们全家都得死”

    既然萧思温态度异常坚决,萧绰终究是胳膊扭不过大腿,她只是做了个恶梦而已,继续纠缠下去,显然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李中易蹲在草丛里,等着天雷释放巨大的威力,却始终没听见棺雷爆响。

    可是,李云潇一向办事极为稳妥,李中易完全没理由怀疑自己最心腹的家臣。

    并且,既然已经点燃了导火线,现在唯一能够做的,只能是耐心的等待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天色也渐渐逐渐变白,遥远的地平线那边,隐隐泛起屡屡红光。

    李云潇先吃不住劲了,他凑到李中易的身旁,小声请示:“爷,要不我再去看看”

    李中易重重的摇了摇头,果决的说:“我信得过你的办事能力,现在,很有可能是引线过长的缘故,耐心的等待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李中易突然听见城楼上传来契丹人惊恐的怪叫声,“南蛮子的骑兵,南蛮子的骑兵,快敲锣,快敲锣”

    嘿嘿,人算不如天算,一直埋伏在榆关两侧的党项骑兵,终于还是暴露在了契丹人的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”城墙上的警锣声,终于急促的敲响,很快,李中易便听见粗重杂乱的脚步声,从城里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嗯,契丹人的反应倒是蛮迅啊,李中易依然不慌不忙的蹲在草丛中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不大的工夫,城墙上挤满了提刀拿弓的契丹人,李中易侧耳倾听了一阵,他现,四周的将士们,除了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之外,别无杂音。

    临危不乱,无惧生死,嗯,这才是我李中易一手训练出来的铁军,他不禁有些暗暗的小得意。

    “快,快看呐,山脚下的草丛里藏有南蛮子”随着一名契丹士兵的惊叫声,李家军的战术意图,彻底的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直护在李中易右侧的竹娘,眨动着美丽的大眼睛,十分好奇的盯在李中易的身上,她惊讶的现,她的夫君嘴角竟然噙着一丝微笑,神态之中有种说不出的飘逸和恬淡。

    李中易察觉到一丝异样,扭头看去,却见竹娘正目不转睛的盯在他的身上,仿佛正仔细研究一尊神像一般。

    “潇松办事靠谱。”李中易轻轻的捏了捏竹娘的玉手,小声解释了他的信心来源。

    这时,城墙上的契丹人乱作一团,有人仗着居高临下的优势,拉弓就打算放箭。

    “都蹲下,举盾。”李云潇的军令声,适时传入李中易的耳中,他不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一名水准之上的合格将领,并不可能只靠训练,就可以培养出来。

    严格的战略战术科班训练,只是尽可能减少作战失误的必要基础之一,最核心的还是,明察秋毫的敏锐观察力,以及正确形势的综合判断力。

    没谁天生就是凡脱俗的将星,李中易也不例外

    所以,在非战略决战性质的战役时,李中易有意识的授予心腹大将全权,充分挥他们指挥作战的潜力。

    杨烈是如此,刘贺扬同样如此,至于,李云潇也是少不了的磨练。

    竹娘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李中易的身上,她听见响亮的铜哨声后,当即长身而起,顺手抓过就搁在手边的大盾,将李中易整个遮挡了进去。

    由于,李家军已经退出去很远,契丹人射出的弓箭,大多坠落到较远的草丛里

    “叮叮叮”有些力气大的契丹人,从城楼上射下来的乱箭,扎到了李家军将士们举起的大盾上,出沉闷的叮咚响声。

    契丹人是马背上的民族,李家军虽然已经退到了安全区域,可是,李中易却不想打肿脸,学习萧达凛那种直冒傻气的所谓英雄气概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举起一柄大盾,拉着竹娘,两人头挨头,肩并肩,安稳的蹲在盾后,坐等奇迹的出现。

    很快,城上契丹人射出的乱箭,变成了有组织的齐射,李中易刹那间就明白过来,契丹人的高级指挥官,应该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哈哈,南蛮子竟然还敢再来,奉大将军令,务必割下他们的脑袋当尿壶”城上突然传出数十名契丹人猖狂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翘起嘴角,他心中自然有数,这种无聊的示威,其实是嚷嚷给他听的。

    对于完全无意义的苍蝇嗡嗡之声,李中易充耳不闻,时间会证明一切的。

    就在弓箭如同雨点般落下之际,李云潇的自信心,甚至已经开始动摇:难道说,导火线真的半途熄灭了不成

    就在李云潇开始胡思乱想的当口,突然,整个榆关的上空,地动山摇的炸雷声,陡然迸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雷神的惩罚终于降临,李中易只觉得整座山都在颤抖,摇摇欲坠,脚底一阵摇晃,麻。

    尽管隔开了老远的距离,李中易依然被震得两眼冒金星,两耳间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抬望眼,李中易赫然看见,原本雄伟壮观、坚不可摧的榆关城门楼,被炸成了齑粉,紧接着,被整个的掀到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高大的城墙,瞬间坍塌,随即被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大气浪,撕扯成了零乱的碎石,肆无忌惮的抛洒上了天。

    “哇”竹娘大张着樱桃小嘴,瞠目结舌的呆望着眼前惊心动魄的,魔鬼地狱一般的末日景象。

    无数只血肉模糊的残臂和断手,被甩上渐渐大白的天空,极少数砸进了李家军的盾阵。

    契丹人那令人惊悚的惨叫声,仿佛被恶魔掐断了喉咙一般,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咚”一具无头残尸,恰好砸到了李云潇举的盾上,巨大的冲击力,险些将他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李中易既兴奋,又觉得刺激的望着被天雷重重惩罚的榆关,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卷过之后,烟尘滚滚上扬。

    这时,李中易的眼前豁然开朗,原本高高耸立的榆关城墙,仿佛被仙人凭空削去了一般,那里仅余残垣断壁的一大片空地。

    李中易扭头看向了身后,那边是廖山河所处的方位,他默默的催促道:“老廖啊,是时候下令起总攻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的念头,还未转完之际,李家军独有的嘹亮的冲锋铜号,骤然响起,“滴滴哒滴哒”

    ps:码到凌晨三点,终于又补上了三千字,困死了,睡觉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