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章成被提进底舱之后,李云潇命人点起二十余支蜡烛,蜡烛光将整个底舱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这且罢了,李云潇唤来曾任开封府忤作的李二十一,让他好好儿的搜一搜,这个姓王的身上,究竟藏着什么鬼

    燕九,开封府最有名的老忤作,经验异常之丰富。李中易当开封知府的时候,有意识的让李二十一跟着燕九,学习怎样准确的查验伤情。

    除了压箱底的独门绝技之外,燕九对李二十一还算不错,几乎做到了倾囊相授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中易虽然不是法医,却也明白很多查验尸体的各种方法,私下里也都传授给了李二十一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李二十一也就成了当之无愧的刑案专家,李云潇不找他,又去找谁

    李二十一,这家伙熟门熟路的,一上来就把王章成剥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李云潇原本以为,这个王章成只不过是个细作而已,谁成想,王章成的胸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狰狞的狼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契丹狗”李云潇错愕了一瞬间之后,心头一阵狂喜:勾结契丹的罪名只要坐实了,远在开封城的幕后主使者,必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李二十一,却比李云潇还要冷静,他一看见硕大的狼头,当即从怀中掏出一只手帕子,同时掐住王章成的两腮,将手帕子硬塞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李云潇微微一楞,接着反应过来,挑起大拇指赞道:“老二十一,真有你的,干得漂亮,实在是漂亮极了。”

    契丹人,尤其是契丹的军事贵族们,为了炫耀显赫的武功,全都十分乐意在胸前纹出硕大的狼头。

    契丹一族,掌握军权的基本都是耶律家,或是萧家的子弟。基于这种判断,李云潇马上意识到:这个冒牌货,所谓的王章成,很有可能是契丹的贵族子弟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二十一啊,咱们的运气不错,逮着了一条大鱼。”李云潇摸着下巴,不怀好意的盯着“王章成”,怪笑道,“难怪这小子宁可被阉,也不肯招供呢。”

    李二十一,仿佛没听见李云潇的怪笑声,他一直冷冷的注视着被堵住嘴巴的王章成。

    王章成虽然表面上,没显出害怕的神态,但是,李二十一依然从他那急促的喘息之中,看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“老七兄,麻烦你命人,摆船靠岸,去6上抓几条毒蛇回来。”李二十一心中微微一动,扭头看着李云潇,郑重其事的提出了特殊的要求。

    李云潇眼珠子转了转,他以前跟着李中易拿下榆关之后,曾经在契丹人的俘虏营里,混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段经历,让李云潇知道了一件趣事:契丹人不怕虎狼,却异常怕毒蛇

    “王章成”的脸色,猛的一变,变了又变,最终变成了死灰色,他的嘴里堵着麻布帕子,呜呜之声不断。

    专业的事情,让专业人士去做,一直是李中易用人的原则,李云潇也跟着学了个七成左右。

    李云潇自然不会因为“王章成”的恐惧,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这个异族的细作,他命人抬来一把长条凳,然后把王章成仰面朝天,死死的绑在了凳上。

    “兄弟,毒蛇来之前,先上一道开胃的菜。”李云潇顺手从怀中掏出一柄锋利的匕,左手撩起“王章成”的衣袍下摆,将匕搁到了他的小丁丁之上,刷刷几下便将卷曲的毛削去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我姓耶律,名广”假货王章成终于架不住被阉割的恐惧,颤声开始招供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之后,李中易的书案上,多了一份耶律广的供状,洋洋洒洒的写满了一叠稿纸。

    供状上,一连串的权贵人名,令人触目惊心,不寒而栗

    竹娘原本担心李中易会勃然大怒,可是,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李中易只是默默的反复看了三遍稿纸上的人名,竟是一脸的云淡风清。

    就在竹娘担心李中易气坏了身子的时候,李中易居然扶案而起,淡淡的说:“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有些事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”

    在竹娘担心的目光之下,李中易掏出专属的密码本,伏案奋笔疾书,一连写了八封亲笔密信。

    “老十五,你亲自去趟西北,务必把我的亲笔手谕,交给郭怀,命他按计而行。”李中易本已经把密令递到了李十五的手上,也许是觉得事关重大,慎重的再次叮嘱,“你就近上岸,带一个都的哨探营去灵州,哪怕再大的困难,也必须把我的手书,交到郭怀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李十五拍着胸脯,郑重其事的说:“爷,您就放心吧,哪怕我爬,也要爬到灵州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拍了拍李十五的肩膀,说:“去吧,路上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李十五拿着调兵的令牌,急匆匆的走了,李中易负手立于舱窗的跟前,默默的注视着爱将的背影。

    天也该变了李中易默默的告诫自己,有些人和事,不可以继续包容下去,尤其是卖国求荣的无耻之人

    送密信的心腹纷纷派出去之后,大军船队继续兼程北上,直奔榆关而去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拿下了榆关了之后,榆关周围的地形和地貌,尽在参议司的掌握之中,并且制出了精确的舆图。

    李中易再一次打榆关的主意,目的其实就一个:调虎离山

    榆关扼守着东北出华北平原的咽喉要道,此地的交通一旦断绝,契丹人必定大为震动

    无论是榆关以东,还是以西,都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地区,极为适合契丹勇士们,挥他们马背上的长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李中易掌握了许多战马,从天津附近登6之后,一夜即可直扑幽州城下。

    幽州城里,不仅有大量的汉人官僚,更有领先于中原地区的铁器工匠群体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目前的实力,即使偷袭拿下了幽州,也不可能长久的占据着,所以,他早就打定了主意,要把幽州的汉人工匠们,统统带回南方去。

    领兵打仗多年的李中易,早已经不在乎一城一地之得失,从技术源头上,掐断契丹人的科技之路,才是他的核心目标。

    五日之后的一个深夜,李中易率领的船队,悄悄的出现在了榆关以南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ps:抱歉哈,最近临时被抽去了工作组,无法码字,实在对不住各位兄弟了,明天起正常更新了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