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兵对抗契丹人,田隆不仅一窍不通,用现代的话来说,连嘴炮都不会

    可是,对于怎么从老百姓或是富户那里顺利的抢钱、捞物资以及抢女人,田隆那绝对是一把好手,而且效率极高

    为了更好的迷惑住耶律休哥,李中易故意放慢了进军的脚步,他本人领着牙兵营,留在了运河岸边。

    李中易坐在临时搭建的中军帐中,宋云祥陪着他一起喝茶闲聊,竹娘却嘟着粉红的小嘴,眼神不善的瞄着帐内一侧,莺莺燕燕的八位小美女。

    这田隆人品很差,可是看女人的眼光,却是令人吃惊的高品味。

    别的且不去说它,单单田隆献来的那位养女,比折赛花的还大一圈,腰比费媚娘更细两分,粉臀翘得耸起老高,绝对是打排球的顶尖好材料。

    此女的容貌,虽然略逊于上述诸女,可是架不住综合素质过硬,有如春兰秋菊一般,各擅胜场。

    李中易很早就察觉到了竹娘的情绪,颇有些不对劲,咳,女人的小心眼病,又犯了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懒得说破,免得面子薄的竹娘,恼羞成怒,那就不美了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新来的奴婢”竹娘忍了又忍,终于忍无可忍,眼神死死的盯着最美貌的那位美婢,“你叫什么名字”

    田隆的养女从容的蹲身敛衽,不卑不亢的回答说:“回娘子的话,奴家名唤田兰,是田刺史的养女,不是田家的奴婢。”

    竹娘微微一楞,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田兰,此女长得如此的妖娆,竟是田隆的养女,事情好象有些棘手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惊讶于田兰的不俗谈吐,忍不住瞟了她一眼,至于对她的安排,他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“把她们都领下去吧。”李中易摆了摆手,示意竹娘把人都带出去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肯定就躲在不远处,虎视眈眈的盯着他,如今可不是赏花品月的季节。

    竹娘见李中易对田兰没有特别的表示,她的心里略微舒服了一些,冷声喝道:“都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等众女都走了后,李中易问李云潇:“你命人照顾好这个田兰,等竹娘仔细的调教过后,送去京城二爷那里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眨了眨眼,小声问李中易:“爷,是送给二爷作妾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点点头,解释说:“你二爷不好女色,至今尚未成亲,又没个后代接续香火,将来年老体衰了,总还是缺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心领神会的笑道:“您送给二爷的美人儿已经不少了,可是他一个都没碰过,这次的田兰,长得如花似玉,估计有可能让二爷动心吧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摇了摇头,说:“想当初,你黄大爷,王二爷不顾生死,硬要跟着我一起去开封,冒了多大的风险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这句老话,你应该听说过吧”

    李云潇点着头,郑重其事的说:“爷,大爷和二爷,那可都是义薄云天的好男儿,小的敬重之极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笑着点头,问李云潇:“和大虎兄的坐怀不乱比起来,我是不是太过好色了”

    原本是调侃的戏言,谁曾想,李云潇却摇着头说:“您曾经说过,阅尽天下名花,实乃平生一大幸事,小的颇以为然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有趣的望着李云潇,这小子跟着他的时间太久,以至于,居然学得如此的油嘴滑舌。

    “潇松,黑娃也快十三岁了吧”李中易端起茶盏,笑眯眯的望着李云潇。

    李云潇很不理解,聊得好好滴,怎么话锋一转,扯到了他的独子黑娃的身上了

    “多谢爷的挂念,黑娃今年虚岁十四了。”李云潇一想起儿子虎头虎脑的憨样儿,打心眼里的就觉得欣慰。

    李云潇翘起嘴角,淡淡的说:“黑娃他娘亲吃了不少苦,既孝敬老人,又抚养黑娃,确实不易。不过,毕竟黑娃他娘已经去了,你不可能总这么苦熬着吧”

    李云潇叹了口气说:“您常常教诲小的,糟糠之妻不可忘,小的只要一想起黑娃他娘,这心里啊,就难受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劝道:“你岁数也不算小了,又是常年征战在外,身上的伤多。你即使不打算续弦,总要纳个妾室,方便贴身伺候着吧”

    见李云潇还想婉拒,李中易摆了摆手,果断的说:“田隆送来的七个妞儿,无论身段,还是样貌都堪称一流,你就随便挑一个,带在身边。既然你不想纳妾,就先充作侍婢吧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见李中易的态度,异常之坚决,只得拱了拱手,说:“小的谢过爷的厚赏。”

    强行摁着李云潇这头倔牛喝了水,李中易心情甚好,乐滋滋的说:“潇松啊,有花堪折,只须折,莫待花落空折枝。等你七老八十的时候,即使想折娇花,也只能干淌口水喽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成日里大鱼大肉吃着,一年四季从未断过打熬筋,他又是老猎户出身,就这么干熬着不近女色,李中易都替他心疼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名医出身,他自然很清楚,阴阳调和的重要性。李云潇若是熬的时间过长,导致精神压力过大,出现心理疾病,李中易的损失可就大了

    至于,李云潇想不想续弦,李中易也懒得管这种纯粹的家务事。他和李云潇之间的感情,已经不需要用任何虚伪的形式来巩固。

    也许是性命攸关的大问题,田隆异常积极的筹措到了李云潇开出的各种条件。不仅如此,单单送来的粮食,就过了八万石。

    负责接收的宋云祥,笑眯眯的望着,运送辎重的车队,源源不断的从城里赶来。

    这个田隆,就是不知趣,敬酒不吃,非要吃罚酒。

    宋云祥装作十分客气的样子,拱了拱手对田隆说:“多谢使君的厚赠,下官一定将使君的美意转达给我家相公。”

    田隆抄了好几家大富户,这些送来的东西,不过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罢了,还把污水泼到了李中易的头上,这就叫作一箭三雕之策。

    借由支援大军的名头,田隆非但没有亏钱,反而大有盈余,他的心情其实还不错。

    田隆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养女田兰,原本其实是想拿来讨好李筠的,如今却被送给了李中易。

    要说田隆心里不窝火,那是不可能的,不过,他却找到了报复的途径。他田某人虽然斗不过李中易,却可借由此事,挑唆脾气暴躁的的李筠,出手整治李中易这个混蛋。

    宋云祥那可是“老衙门”了,自从他逼迫着田隆要了不少东西之后,就等着田隆去搜刮地皮。

    如今,宋云祥默默的观察了一番田隆的表情,此人装得一脸苦色,实际上并不怎么焦急,显然,这位田刺史已经在城中得了逞。

    既然田隆已经上了套,宋云祥决定再推他一把,于是笑眯眯的拱手说:“田公真乃朝廷之柱石,国家之栋梁,下官佩服之极。不过,大军出来和契丹人血拼,保家卫国,将士们却至今未领一文钱粮,这个很影响士气呐”

    田隆心里异常愤怒,可是人在屋檐下,只得敢怒不敢言,他深吸了好几口气,这才稍微缓过点劲儿,冷冷的反驳宋云祥:“朝廷禁军例由朝廷办法钱粮,田某乃是地方官,不敢与闻军国大事。”

    宋云祥等的就是这种托词,他拉下脸来,沉声道:“将士们很久没有看见过钱的影子了,须知,重赏之下,才有勇夫。官军没了士气,还怎么打胜仗所以,抽调贵城的驻军,势在必行。”

    田隆气得脸色青,敢情,此前他全都是白忙活了,浑身直抖,他很想宰了眼前这个可恶的混蛋

    宋云祥冷眼旁观,这位田刺史的腓红官袍的下摆,仿佛大石头砸进了湖心一般,涟漪不断。

    形势比人强呐

    田隆的心里非常不甘,可是,即使忍无可忍,也必须再忍,谁叫契丹人就在附近的不远处呢

    “吾必须要见李相公。”田隆真心怒了,他被宋云祥折腾得怒冲冠,必须要找李中易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宋云祥没理会田隆,该到手的基本上都拿到手了,至于田隆的命运,其实早已经注定了,是个悲剧

    田隆被宋云祥冷脸晾在了当场,想生气不敢,想走又不甘,可谓是进退两难

    李中易负手立于大帐之前,望着田隆征集来的大量民船,不由微微一笑,说:“这个姓田的,保境安民一样不会,搜刮地皮,倒是把好手。”

    竹娘侧身护在李中易的右边,这里四外都是开阔地,人多手杂,很容易生不测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爷,那个美娘子已经安顿好了,保准会养得白白嫩嫩,掐得出水来。”竹娘站好了保护的位置之后,开始向李中易泄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李中易品出竹娘的语气里,酸味十足,他不由莞尔一笑,认真的解释说:“田兰要被送去你黄二爷那里,必须招待好了,不能让客人受了丝毫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竹娘简直不敢相信她自己的耳朵,欢喜的问李中易:“爷,您说的是真的”

    李中易哈哈一笑,趁左右无人注意之机,握紧竹娘的小手,用力的捏了捏,戏谑道:“爷最喜欢你的腰劲,嘿嘿,夹得死牛啊”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