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是急行军,原本习惯了乘车的符茵茵,也只得换上战马,追在李中易的身后,打马扬鞭。

    符茵茵是个明白人,她担心拖累了大军的行动,就只带了少数几个最亲信的家将和奴婢,其余的下人则全部留给折家军照顾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符茵茵都没有提过,折家军为何会在此地的事情,仿佛没有看见一般。

    李中易私下里唤来折家军助阵,这事从本质上来说,非常的犯忌讳。

    当然了,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折家军跑来中原勤王,倒也有几分可以分辨的余地,最终还是要看符太后和政事堂,怎么看待此事。

    李中易如果救下了大名府,就等于是送了符太后,一个天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大军在外,李中易又是相公级的统帅,即使是君命,亦可不受。

    竹娘只要瞥见符茵茵含情脉脉的样子,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,她这辈子见过不少骚蹄子,却没见过这么浪的名门贵女。

    实际上,竹娘心里也很明白的,以符茵茵的身份,绝无可能给李中易做妾。只是,潜意识中,竹娘替折赛花有些不值。

    折家的门第,虽然不如符家,可是,折赛花却也是嫡系中的嫡女,一直视为折家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人比人,气死人,竹娘陷入到生闷气的恶循环之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连续击败了契丹人之后,李家军如今不仅是全军有马,就连带着一起上路的辅助壮丁,也人手一匹上等的好马。

    整个行军序列,分为两大部分,主力精锐兵团在前,行动迟缓的壮丁在后。

    符茵茵除了高度注意李中易的动静之外,也在私下里,一直观察着李家军的动态。

    从符茵茵来找李中易,到大军掉头东进,大致只用了半个时辰,要知道,大名府的符家军,仅仅整个队列,就需要至少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符茵茵注意到,除了传令官们不时的纵马驰过,出的吆喝和马蹄声之外,几万人的大队伍行军,竟然安静到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这位壮士,口渴了吧”符茵茵有心试探一下,将手里的水囊递向身边不远处,额头上冒热汗的一位士兵。

    那士兵只是瞟了眼符茵茵,微微点头表达了谢意,却始终闭紧嘴巴,握紧手里的钢枪,埋头赶路。

    符茵茵暗暗一叹,她亲手递的水囊,士兵却没有任何表示,显然受到了严苛军纪的约束。

    符家毕竟是武将世家,符茵茵就算是再不懂兵法,也知道令行禁止,指挥万军如一人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“娘子,您看那边。”符茵茵身边最亲信的家将符九,悄悄的抬起手臂,提醒她看过去。

    符茵茵顺着符九指示的方向,定神一看,却见李中易身后不远处,赫然跟着几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上,不时有人上上下下,手里还都拿着什么东西,符茵茵观察了一阵子,没看出什么名堂来,就低头小声问符九:“老九,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娘子,您可能没有注意,他们手里都拿着极机密的舆图。”符九是符王爷特意安排在符茵茵身旁的老部下,曾经跟着符王爷打过很多仗,作战经验异常丰富。

    符茵茵还是有些不太明白,符九叹了口气说:“娘子可能有所不知,我家兵马之中,唯有王爷他老人家手上,才有一副机密舆图。”

    经过符九的解释,符茵茵这才恍然大悟,敢情,李中易的部队里面,舆图竟然变成了廉价的玩意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家兵马行军时,动静很大,这李相公的军兵,却没有交头接耳的情况,实在是厉害呀。”符九的一席话,说到了符茵茵的心坎上,她甜甜的一笑,“李郎很会带兵,不然的话,怎么可能连续多次完败契丹狗呢”

    符九张了张嘴,想说些什么,却见符茵茵满心欢喜的望着李中易的背影,又只得咽下了到嘴边的话。

    大参谋部,是德国6军迅崛起的法宝之一,李中易一直给予最高等级的重视。所以,宋云祥手下的参议司,人员越来越多,职权范围也日益扩大。

    兵法有云:夫战,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,这个理论极好阐述了大参谋部的重要作用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军官们,现在要想获得晋升,除了军事理论、战功和识字率之外,还需要进入参谋部任职一段时间,才有资格继续下基层带兵。

    历史经验告诉李中易,依靠天才的将军,并不可能永远打胜仗,梯次培养出高素质的军官团,才是唱盛不衰的要诀。

    宋云祥捧着参议司最新的军情,拍马赶到李中易的身边,小声禀报说:“灵帅,据哨探远距离的观察,聚集在大名府外的契丹人,至少过了四万之多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皱紧眉头,仔细的想了想,问宋云祥:“参议司有何高见”

    宋云祥从袖口内摸出两份文件,同时递到李中易的手边,且笑且叹息说:“两派意见争执不下,为了不埋没人才,我都带来了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文件,并没有马上看,笑望着宋云祥,说:“你支持那一派的看法”

    对于李中易的问,宋云祥早有准备,他拱着手说:“我觉得,都比较可行,就看损失的大小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宋云祥在他的熏陶之下,既是合格的参谋司都指挥使,又是个型的商人。

    战争,永远是政治的延续,政治又和经济息息相关,这是李中易一直以来灌输给宋云祥的战略思想。

    当战争不可避免时,就要通过提前的计算,找到损失最小,战果最大的次优方案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次优方案除了被逼到墙角之外,李中易一向喜欢从参议司的作战计划之中,选出次优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兵无常形,水无常势,作战中,往往出现老革命遇见新问题的突状况,导致事先谋划好的完美战术,变成一张废纸。

    参议司的作用,李中易一直很清醒,那就是把琐碎的日常军务,尽量纳入可控制的范围内,从而给带兵主将留下充分的临机思考应变的空间。

    换句现代语言,这其实就是,将9o的重复性工作,交给专业人士去打理,独当一面的将帅只需要集中精力,处置好剩余1o的不可控事件即可。

    在宋云祥的参议司里边,经常会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,看上去有点乱,其实是李中易所喜闻乐见的场景。

    闭门造车,或是不容置疑的绝对正确思想,对于李家军的展壮大,绝无好处

    李中易定下心神,仔细的看完两份计划书后,仰面思索了一阵,忽然笑道:“与其争论不休,不如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看看谁的方案更可行”

    宋云祥心里暗暗纳闷,八仙是个什么鬼名堂,他追随在李中易身边的日子,经常可以听见一些莫名其妙的“新名词”。

    两派参议的代表性人物,都被李中易安排到了相应的部队中去,各自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有了战马的帮忙,李家军赶赴大名府的度,明显加快了一倍多。

    经过一天的急行军,李家军的大部队,终于赶到了大名府城北十五里的关家庙村。

    急行军对于体力的消耗,异常巨大,李家军必须停下来,原地进行休整。

    简易的大帐搭建起来后,李中易找来符茵茵,劈头就问她:“你们家用来紧急避险的地道,出口在哪”

    符茵茵异常诧异的望着李中易,瞪着一双美眸,楞了好半晌,才小声说:“据奴家娘亲说过一嘴,好象是在大名府城南十五里外,刘家泊的一座小山上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点头,符茵茵既然知道这么隐密的事情,显然在符家异常受宠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来说,嫁出去的闺女,就等于是泼出去的水,如非特别受宠,绝难知道娘家的最高机密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派人进城一趟,一则告诉令尊,我李某人到了;另一个嘛,则是把我军的作战计划带进城去,请令尊务必配合。”李中易笑望着符茵茵,顺手将案几上的一份详细作战计划,装进锦袋内,递到符茵茵的手上。

    符茵茵虽然不懂军事,却知道派人回城的要害所在,她凝神细想了一阵子,最终下定决心说:“还是我自己进城比较好,也好和父王当面讲清楚厉害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他当即点头应允,命杨烈亲自安排人马,护送符茵茵等人回城。

    临分手的时候,李中易又给了符茵茵一只锦囊,他慎重的强调说:“事关两军联络的各种关节,务必亲手送到令尊手上。”

    符茵茵甜甜的一笑,抱紧李中易的一只手臂,说:“咎郎且放宽心,奴家一定把你交代的物件,完好无损的交到家父的手头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符茵茵之后,李中易返身回到大帐,刚坐下来不久,就听帐门外传来折从阮的声音,“你们家大帅,歇了么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暗暗好笑,如果折从阮真担心吵了他的休息,又何必这么大的嗓门说话呢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