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敢当没敢隐瞒李中易,他把怎样遇见并认出符茵茵,大名府又如何被契丹人围攻,危在旦夕的实情,一股脑的合盘托出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凝神一想,还真有些为难:一边是他必须拿下的雄州和霸州,一边却是岌岌可危的符家老巢大名府。

    如果,符茵茵没有跟着刘敢当一起过来,李中易完全可以装傻充楞,径直提兵去取了雄、霸州即可。

    现在,责怪刘敢当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,符茵茵既然已经来了,李中易心里面门儿清:躲,肯定是躲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大军还没有离开洺州,此去雄、霸二州,大约700里之遥。然而,洺州距离大名府的路程,仅有区区两百里而已。

    除非,李中易打算拿下了雄州和霸州之后,就干脆自立门户,扯起反旗。否则,坐视符太后的娘家集体沦陷之罪,他绝对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父母妻儿,都在开封城内,这些人都是必须顾忌的至亲,也是李中易目前的最大软肋。

    所以,另立山头的这个选项,直接被李中易pass掉了

    现在,一个巨大的难题,就摆在了李中易的面前。符茵茵此来的目的,李中易不须多想,便可猜个十成十。

    问题是,现在转道去救符家的老巢大名府,对李中易并无任何政治、经济或是军事上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敢当啊,你到的可真不是时候呐。”李中易轻叹一声,无视于刘敢当的一脸懵懂,抬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知道么你给爷出了个大难题。”

    刘敢当看出李中易的情绪不佳,慌忙张嘴想解释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李中易看出刘敢当的忐忑不安,不由微微一笑,说:“要想成大事,难免会遇见挫折,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好了,你别多想了,我知道你的忠心,去,先把肚皮填饱吧。”

    刘敢当不敢多言,一头雾水的行礼后,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望着刘敢当的背影,心里暗暗一叹,除非他想马上和朝廷翻脸,否则,他暂时还得罪不起符茵茵。

    他身为北伐的统帅,却拥兵坐视大名府陷落于契丹人之手,让符太后的娘家人被一网打尽,这么大的罪过,说实话,李中易即使想背,也不可能背得起

    符茵茵既然已经来了,李中易即使不想见,也必须要见,他长长的吐了口气,轻声哼哼道:“时运这玩意,确实很重要呐”

    鉴于符茵茵是当朝太后的亲妹子,又是名正言顺的郡主,其身份迥然不同于一般权贵,李中易驾驭着“血杀”,亲自迎到了路口。

    跋涉千里来寻李中易的符茵茵,即使经历过风霜的残酷洗礼,却依然还是那么的明艳照人

    刚一见面,符茵茵出人意料的翻身下马,狂奔到李中易的面前,死死扯住他的袍袖,放声大哭:“咎郎,现在,只有您才能救奴家的阖家老小了呜呜呜”

    竹娘在一旁听了“咎郎”二字,不由直翻白眼,咬紧银牙,狠狠的暗骂道:“骚蹄子,臭不要脸的野狐狸精”

    折赛花虽然是平妻,但那仅仅是折、李两家私下的约定而已,李家未过门的正室柴玉娘,绝无可能忍受折赛花和她平起平坐的待遇。

    基于女人的敏感直觉,竹娘下意识的认为,李中易和符茵茵之间,很可能有说不清楚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竹娘对符茵茵的敌意,不可能小。要知道,以符茵茵的身份,若是和李中易搞得不清不楚的,最吃亏的恐怕就是身份有些尴尬的折赛花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当着手下人的面,被符茵茵扯住袍袖的那一刻起,他就明白了一件事:此事绝对无法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符茵茵以郡主之高贵身份,浑然不顾面子,和李中易当众拉拉扯扯,只要传了的出去,李中易的名声必定全毁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有数,身边的都是他的铁杆部下,只可能守口如瓶,绝无胆子传他的风言风语。

    可是,符茵茵摆出来的姿态,却分明告诫李中易:你若是不依,本娘子豁出清白,也要搞臭你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叹气,除非他有胆子宰了符茵茵灭口,否则的话,她来求援这事,肯定不可能善了。

    “郡主,咱们有话慢慢说,好么”李中易打不得,骂更不行,只得对符茵茵温言相劝。

    可是,符茵茵死死的揪住李中易的袍袖,死活不肯撒手,哭得伤心欲绝,一副雨打花残的凄惨景像。

    符茵茵摆明了要死磕到底,李中易心里很明白,如果符家人都完了,不仅符茵茵将来很难找个好婆家,就连符太后,都明显会有地位不稳的顾虑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,老是这么拉拉扯扯的,八卦性绝对不可能小。

    李中易就算脸皮很厚,也架不住老部下们频频探头缩脑的窥视,他板下脸,沉声喝道:“胡闹,军国大事,岂能儿戏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,导致我军惨败于契丹人之手,谁来救援大名府”

    符茵茵显然知道李中易动了真怒,仿佛变戏法似的,轻轻的放手,松开死扯住袍袖的玉手,盈盈敛衽,蹲身下拜,“小女子无礼之处,还请郎君多多海涵。”

    竹娘的鼻子都快气歪了,符茵茵当着她的面,演的这场好戏,显然有想把清水搅混的意图在里边。

    即使竹娘心里有数,以符茵茵的身份,绝无做妾的可能性,但那只是近期无忧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暗示过竹娘,可是,跟在折赛花身边的夜夜,让她学会了走一步看三步的思维模式。

    当今天子年幼,群雄众多,且实力皆不俗,万一李中易哪天登上了至尊的宝座,关系不清楚的符茵茵,又会如何

    身为折赛花的好姊妹,本身又是李中易的女人,竹娘抢在李中易的前面,冷冷的对符茵茵说:“符郡主,您是太后娘娘的亲妹,若有什么不妥的传闻,您肯定没事,我们家的爷呢”

    李云潇暗挑大拇指,竹娘真心够厉害,她短短的一席话,恰好替李中易解了围,替他讲明了原本不太好说出口的大道理。

    谁料,符茵茵竟然挺起腰杆子,冠冕堂皇的说:“奴家的性命原本就是李郎所救,恩深似海,自与旁人不同。”

    竹娘被噎得直翻白眼,心里异常窝火:这个姓符的浪蹄子,实在是恬不知耻,李郎一直在推托,她却死不要脸的往上贴。

    竹娘的介入,显然将事情搞得更复杂,李中易用色制止了竹娘原本打算的反唇相讥,他摊开双手,对符茵茵说:“这里人多眼杂,不如到大帐之中详谈,如何”

    符茵茵显然不是呆瓜,她也知道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其实谈不出任何的结果,随即点了点头,跟着李中易一起去了临时大帐。

    进帐之后,符茵茵死死的盯着竹娘,竹娘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,跑过去端茶递水,忙活个不停。

    李中易起初没有注意,等他招呼符茵茵落座的时候,却瞥见,她和竹娘之间,竟然正在用眼刀互杀。

    联想到符茵茵此前的表现,李中易立时熄了遣竹娘出帐的打算,对于两女之间的暗斗,索性装糊涂。

    有竹娘这个眼中钉在场,符茵茵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,很多私房话也就无法再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,临来之前,家姊有几句体己话,命奴家务必单独转达给您。”符茵茵毕竟不是省油的灯,美眸一眨,立时计上心头。

    竹娘那双美丽的大眼睛,瞪得溜圆,她也没有料到,符茵茵竟然会来这一手。

    秉政的当朝太后娘娘的所谓体己话,其实和懿旨,没啥区别了啊

    李中易眼神一凝,他早知道符茵茵会出招,却也没有想到,竟然来得这么的快,这么的无可阻挡。

    竹娘尽管十分的不情愿,可是,接收到李中易明确的眼色指令之后,她只得无奈的转身,离开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李郎,只有你才能救我全家”竹娘刚出帐不久,符茵茵便抢到李中易的身前,拜倒在地上,死死的抱紧他的左腿,哭得异常之伤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一叹,他就知道符茵茵会来这一招,真心令人头疼。说实话,以他的政治智慧,只要不是耍无赖,随时随地都可以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。

    “唉,五娘,你这么干,成何体统”李中易只得端出军事上面临的困难,想找个缓冲的余地,“我军毕竟人少,契丹人势大兵雄”

    符茵茵双臂使劲的摇晃着李中易的腿,哀伤的抽泣了一阵子,这才缓缓的说:“奴家知道李郎是个大英雄,敌众我寡的局势之下,竟然连续三次击败了契丹人精锐铁骑,更有几万起丹俘虏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苦笑不已,敢情,这个妞儿把一切都打听清楚了,这才来找他说事。

    “李郎,你明白么,奴家的心里一直有你”就在李中易苦思对策之际,符茵茵忽然站起来,十分用力的搂住他的脖颈,亲昵的脸贴着脸,呢喃道,“只恨奴家没有柴玉娘那么的胆儿大”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