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中易刚迈开左腿,又收了回来,扭头吩咐韩湘兰:“在地上抓把泥土,把身上的皮肤抹得和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韩湘兰望着地面上的泥土,只是略微有些迟疑,随即蹲身下去,抓了把泥,把她自己抹成了丑妞。

    李云潇原本以为韩湘兰,肯定不会从命,却不料,此女竟有此等狠劲,着实令他不得不作出全新的判断。

    李中易漫步在相亲军营之中,亲眼看见他的老部下们,一个接着一个,找到了中意的老婆,他的心情也跟着非常之好。

    “乡帅”一名队正模样的军官,忽然拉着一位红衣女子,隔着李云潇雄壮的身躯,冲李中易捶胸行礼,大声说,“爷,这就是小人选中的娘子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定神一看,不由微微一笑,眼前的楞头青竟是中军牙兵营队正汪五,难怪他脸上抹了泥,也被汪五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哟,汪五马上要娶娘子了啊,爷必须赏你”李中易说了大话,可是身上恰好没带礼物,只得冲李云潇急使眼色。

    李云潇在怀里左摸右摸,最终只摸出来一枚代表李中易身份的私章,上书四个大字:饮马瀚海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李云潇很有些不舍,随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劈手从他的手里夺过印章,笑眯眯的递到汪五的手边,感慨的说:“你跟着我南征北战,浴血奋战,现在能够活着娶上娘子,我的心里也就踏实了。我手头暂时只有这么个玩意,回头你的迎亲宴,我一定带上重重的厚礼,讨几杯喜酒喝。”

    汪五定神一看,随即认出了这枚私章,竟是李中易日常把玩的随身之物,兼有证明统帅身份的用途,而且早已经晓谕过全军。

    他慌乱的连连摆着手,结结巴巴的说:“这这太贵重了小的不能要坚决不能要”

    李中易把脸一板,沉声道:“爷赏出去的东西,啥时候收回过让你拿着,你就拿着,少他娘的鸹噪个没完。”抬腿就是一脚,恰好踢在了汪五的屁股上肉最厚的地方。

    还别说,李中易这一踢,一骂,汪五反而乐滋滋的双手接过了印章,语无伦次的对他的娘子说:“这是爷赏的传家宝,一定要好好儿的贡着,时时上香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却暗暗一叹,榆关之役,汪五的亲哥哥汪四,死在了契丹人的冷箭之下,若是汪四还活着,这兄弟俩一起结亲,很可能会成为一桩佳话啊

    无意之中,李中易瞥见韩湘兰始终低着头,看着她的脚尖,仿佛完全没看见如此感人的场景。

    嗯,这个奴婢很有些不简单呐,李中易的视线不动声色的掠过韩湘兰的身上,对她有了全新的一个认识:不愧是大家族生养出来的嫡女。

    以前,韩家在幽州,那可是首屈一指的大家族。后来,只是因为韩匡嗣的贪生怕死,导致整个家族的男丁,被契丹人斩尽杀绝了。

    幽州,李中易肯定是要拿回来的,所以,韩匡嗣这个地头蛇,将来还有大用。

    韩匡嗣因为家恨,一直念叨着要北伐,杀光契丹狗。李中易嫌他很有些鸹噪,就一直采取闲置的办法,只安排他挂个虚职,领一份干俸,成天混日子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韩匡嗣的怨气日重,经常喝多了骂娘,李中易也都是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,收复幽州的时机未至,李中易采取熬鹰的办法,慢慢将韩匡嗣的复仇火焰挑得更高,故意憋他的心劲。

    现在,雄州和霸州,李中易已经是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契丹人囤积在雄霸二州的辎重,包括:大量的工匠、年轻壮丁和女子、粮草、战马、麻布以及各种兵器、铁器,勾得李中易口水横流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之下,李中易要想拿到这么多的好宝贝,只有一条路:起兵谋反。

    现在,契丹人抢走的东西,如果被李中易名正言顺的跑过去黑吃黑,大周朝廷里谁敢放半个屁

    ,虎跃山林,这是李中易如今处境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山高皇帝远如今,除了符太后和政事堂合谋,下诏李中易退兵之外,就在这大周帝国的北地,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对李中易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李云潇其实心里明白,李中易给汪五的特殊待遇,其实潜藏着补偿汪四的内涵在里边。

    只不过,李中易把个人的私章赏给了汪五,李云潇确实很有些不乐意,那玩意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身为老猎人的李云潇,一向耳聪目明,他忽然隐约听见一个女子微弱的声音:“千金市骨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并没有马上回头,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目光扫视了附近一周之后,最终确定,说这话的恰是韩湘兰。

    在李家大宅的大小主母之中,李云潇个人以为,唐蜀衣属于事务管家型,芍药属于怀旧型,金家三姊妹纯属玩物型。

    至于折赛花,李云潇一直觉得,她的心胸异常开阔,个性也极豪爽,像是可以主持大局的主母。

    李云潇和柴玉娘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多,但是,对于柴玉娘这个未来的李家主母,他高度认同。

    柴玉娘仗剑闯宫,不惜一死,也要替李中易说话。仅此一点,就足以使李云潇,打心眼里认为:李家的正牌子大主母就应该是柴玉娘

    李家后宅,即将出现一个心计深沉的美貌奴婢,李云潇隐约感觉,大宅门之中,从此只怕多事矣。

    不过,韩匡嗣的出身不好,是个脑门子上刻了字的贰臣,这就从根本上限制了韩湘兰未来在李家后宅的地位。

    李中易并没在意李云潇正在胡思乱想些什么,他抬手拍了拍汪五的肩膀,笑眯眯的说:“好容易娶上了娘子,又是你情我愿的一队佳偶,一定要善待人家。”

    汪五咧嘴一笑,拱手说:“爷,您就放心吧,家里的事儿娘子做主,小的就一心一意的跟着您卖命便可。”

    话,说得很朴素,心意却异常清楚,李中易无声的点点头,抱着汪五的肩膀,用力的摇了摇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