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中易心里门儿清,眼前的小美女必是认出了他的真实身份,否则,以此女的姿色以及谈吐,绝无可能甘愿作他的小丫鬟。

    要知道,李中易如今可是普通军汉的打扮,脸上手上都抹满了黄泥。

    在这个皇权的时代,卖身丫鬟的地位异常之卑贱,比男主人的妾室,低出去百倍不止。而且,稍有些姿色的丫鬟,都有替男主人暖床的义务。

    李中易也有好色之心,家中的女人,多得一周播种一次,都轮不过来。

    美女,李中易见过的,玩过的,拥有的,实在太多了,审美疲劳是肯定有的。

    不过,如此主动要求作奴婢的小美女,确实勾起了李中易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李中易上下打量了一番小美女,故意板着脸问小美女:“汝唤何名”

    小美女蹲身裣衽,俏脆的回答说:“奴婢原姓韩,名唤湘兰”到底有些迟疑,女子的芳名向来不便轻易让男子知晓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有了谱,此女多半是官宦人家的女郎,否则,不至于如此的懂礼。

    姓韩李中易心中微微一动,这韩湘兰的口音,明显和中原地区不同,具体是哪里人,他一时也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主动送上门来的美女,要,还是不要,这队李中易来说的确是个问题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是普通军汉,白捡的便宜,不占白不占,绝对吃不了亏

    问题是,李中易不是一般人,论地位,他是当朝宰相;论功业,他绝对称得上是大周朝的中流砥柱。

    “作我的奴婢嗯哼,我这个人有洁癖,你懂的”李中易有心试探一下,想看看这位韩湘兰,倒底有多聪明

    “奴奴婢尚是未经人事的处子”韩湘兰的一席话,让李中易觉得甚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尼玛,契丹人见了如此娇嫩美貌的鲜花,居然不扑上去辣手摧花,莫非是恶狼改成了吃素

    也许是看出李中易的不信,韩湘兰竟然从袖口里掏出一只锦匣,双手捧到李云潇的面前。

    李中易越看越觉得,韩湘兰的来历不简单,此事必有蹊跷。一般农家的女郎,不会这么知礼,晓得要把东西交给李云潇检查之后,才递上来。

    李云潇仔细的检查过锦匣之后,只是拿出了里面的一份黄帛,却随手将锦匣扔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接过黄帛,定神看了两遍,发现这是契丹皇帝命韩湘兰进宫的诏书,这才恍然大悟,她竟然是韩匡嗣的嫡三女。

    自从韩匡嗣把耶律瓶献给了李中易之后,幽州韩家就彻底倒了血霉。据潜伏在幽州的线报,韩家的男丁被抓去上京,好象全都砍了脑袋。

    另外,韩家的女子,也都被贬为营妓,任由契丹军将们肆意的践踏。

    李中易本以为,韩家除了韩匡嗣之外,已经全完了,没料到,却漏了眼前的这么一位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”李中易晓得内情之后,表情严肃的问韩湘兰。

    韩湘兰蹲身敛衽,恭敬的说:“您是家父的主人,李逍遥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微微一笑,这韩湘兰既然身藏契丹皇帝的诏书,即使不验身,也大致可以确认,她确实没被男人碰过。

    契丹皇帝要如此美艳的韩湘兰进宫,打的是个啥主意,只要不是傻瓜,都肯定清楚。

    把皇帝看上的女人给睡了,项上的人头,还保得住么

    嗯哼,家父的主人,李中易听韩湘兰这么称呼他,不由多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韩匡嗣虽然临阵投降,并且献上了耶律瓶,李中易却未因此就重用了他,至今只是挂了个虚职,成天没事做,整日闷闷不乐,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幽州,并不是韩家献给契丹人,而是万人唾弃的汉奸石敬瑭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心里也基本上,把韩匡嗣当作是贰臣来看待,没宰了韩某人,已经算是客气的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清楚,契丹皇帝既然亲自下诏,要召韩湘兰进宫,显然是觊觎上了她的绝伦美貌。

    “嗯,你为何流落至此”李中易心里一直存着这个疑问,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    “回您的话,奴婢跟着顺叔去海边钓鱼,这才勉强逃过一劫,5555555,奴奴的家里人都死光了”韩湘兰说着说着,泪如雨下,双手捂住俏面,哀哀的轻声抽泣。

    有了芳华绝代的费媚娘打基础,李中易对于绝世美人的免疫力,已经相当强悍。

    收了韩湘兰,对于李中易来说,虽然有一定的诱惑力,不过,也就那么回事而已,他的身边从来不缺美女。

    李中易看着嘤嘤抽噎的韩湘兰,脑子里突然转上出一个惊人的八卦念头,他立时下了决心,吩咐说:“潇松,收下卖身契,记住了,盯着她按手印画押。就安排她伺候我,嗯,如果不乖的话,就送她去俘虏营,赏给咱们抓来的几万契丹奴。”

    李云潇恭声应诺,将卖身契递到韩湘兰的手边,亲眼盯着她,签名按下鲜红手印,这才吹干印痕之后,收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韩湘兰的俏面,比李家纸坊造出来最白的白纸,还要白三倍以上,她显然被李中易的狠话,给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以韩湘兰如此的美貌,如果被送进了契丹俘虏的营地,这简直比打入了十八层地狱,还要可怕无数倍。

    心机婊,居然把心眼子玩到爷的跟前来了,李中易闷闷的一哼,心说:走着瞧

    既然,韩湘兰成了老李家货真价实的奴婢,李云潇这个李家的大总管也就懒得再和她客气了,冷冷的吩咐说:“还楞着干什么等我伺候你不成喏,提着水囊,眼神利索点,爷若是口渴了,你没发现,当心皮肉受苦。”

    旁人不清楚,李云潇绝对门儿清,想当初,芍药是怎么被李中易折腾得死去活来的

    站在李云潇的角度,并不认为李中易折腾自己的女人,就是所谓的小心眼。

    随着地位的升高,眼界的更加开阔,李云潇倒觉得,李中易适当的发泄一下他心中的戾气,绝对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泥菩萨还有点土性呢,何况是位高权重的李中易呢

    折腾自家的女人是奴婢,总比折腾全天下的老百姓,要强一万倍吧

    所谓旁观者清,李云潇心里明白,李中易本质上是个怜香惜玉的大男人,他喜欢彻底摧毁“心机婊”的小聪明,享受的其实是心理上的征服爽感。

    至于,李中易经常挂在嘴边的“心机婊”,李云潇听熟了之后,大致也猜到了是个啥意思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