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掷弹兵预备放”李中易压根就没给来使继续说话的机会,直接下令发起最后的总攻击。

    现场的情况,和刚才契丹人摆成锋矢阵冲锋的时候,已经完全不同:契丹人的残余部队,已经被彻底的包了饺子

    伴随着“鸡尾酒”不断的被抛上天空,然后狠狠的砸进契丹人的队伍之中,立时燃起雄雄烈焰,将原本诈降的契丹人,彻底烧破了胆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“饶命啊”

    “救我”

    “火神下凡啊”

    耶律傲鼓足了干劲,最后组织起来的一点反击之心,就这样被烧得灰飞烟灭,军心彻底散了

    “五段击放”李中易拿捏住节奏,用“鸡尾酒”扰乱契丹人的军心和部署之后,下达了雷霆一击的命令。

    四面同时释放“鸡尾酒”,眨眼间,便将暗中戒备打算偷袭的契丹人,烧得晕头转向,哭爹喊娘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满天飞舞的羽箭,仿佛蝗虫一般,凶猛的扎进契丹人的队伍之中,带起一片片凄凉的惨叫之声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此刻,耶律傲这才恍然大悟,他想诈降的小算盘,一定早就被李中易看破

    四面埋伏的绝境之中,火魔和箭雨同时肆虐,契丹人最后一丝丝决死战斗之心,被彻底的打垮了

    耶律傲,这位契丹国的老将,深深的感觉到了绝望,南蛮子有个老典故:四面楚歌,便是他如今的处境。

    继续抵抗下去,只会给李中易的大屠杀制造口食,耶律傲痛苦的闭上双眼,断断续续的下令说:“吹号告诉李中易,只要保证大家的安全,某家愿降”

    亲信的牙将也是个明白人,耶律傲只提出确保大家的安全,唯独没有提及他自己的安危,显然是想以身殉国。

    “详稳,小将愿率领大家,豁出性命也要保着您杀出一条血路。”牙将的忠心不容质疑,可是,耶律傲心里却明白,他们被围得水泄不通,哪里还有路走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就算他耶律傲运气不错,逃了出去,手下的儿郎们,只怕会被南蛮子杀个干净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耶律傲还有何面目,立足于契丹国的贵族圈内

    部下们,都是跟着耶律傲一起南征北战的老人,多多少少都有些感情,耶律傲明知此战必败,即使回去契丹国,也难逃政敌们的毒手。

    与其让部下们一起陪葬,不如牺牲耶律傲一个人,反而还会获得一个好名声,从而有可能保住家眷们不当政敌的奴隶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军中,有很多是西北跟到开封的,他们十分熟悉契丹人的号角、金鼓之声。

    “灵帅,契丹人吹号请降。”参议司检校都指挥使宋云祥,向李中易禀报了可喜的消息。

    李中易冷冷的一笑,说:“敬酒不吃,要吃罚酒。你告诉耶律傲,半刻钟内下马弃械者,免死”

    宋云祥亲自吹响了契丹人的号角声,把李中易的原话,递进了耶律傲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耶律傲长叹了一声,李中易别看年纪轻轻,处事却异常之老辣,滴水不漏,令他无隙可寻。

    契丹人南下打草谷的时候,对南蛮子可真没客气过,烧、杀、抢、掠,夺妻劫妹的烂事,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,顽抗到底,耶律傲有理由相信,他的老部下们一定会被李中易找借口,全都给剁了。

    已经走投无路的耶律傲,终究是个明白人,也是条汉子,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

    耶律傲长吁短叹了一阵子,懒洋洋的下令说:“吹号,让崽子们都下马扔了弓刀,降了才有机会回家。”

    局势是明摆着的一边倒,亲信牙将呶嚅着嘴唇,最终,狠狠的扇了他自己一耳光,闭上双眼,吹响了投降的挽歌。

    “咣当,咣当”无数兵器扔到地面上,发出清脆却不悦耳的声响,令折从阮看到了终身难忘的划时代的一幕:契丹人成建制的投降了

    无数李家军的将士们,亲眼目睹了契丹人下马投降的真实场景,他们中的很多人,此前完全没有想到过:一直盛气凌人的契丹人,竟然也有今天

    随着契丹人的弃械投降,整个洺州之战,以李家军大获全胜而告终,划上了一个完美的逗号。

    按照捉俘虏的标准条例,廖山河和杨烈吩咐手下人,将投降了的契丹人都反剪双手,十人一组用粗绳拴住胳膊,串在一起。

    大约两个多时辰后,所有的契丹俘虏们都被绑得结结实实,再没有丝毫的还手反抗余地。

    这时,李中易的中军牙兵营,已经竖起大帐,李中易陪着折从阮坐于帐内品茗茶叙。

    “无咎,此战过后,我大周再也不惧契丹鞑子矣。”折从阮心悦诚服,由衷的夸赞李中易的显赫武功。

    李中易摇了摇头,品了口茶,笑道:“不瞒岳祖,我这边厢战功愈大,南边就越不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笑而不语,前朝奸相冯道曾经说过一句话,皇帝者,兵强马壮者为之

    本朝太祖郭威靠的是枪杆子,世宗柴荣也靠的是高平之战的显赫军威,方才坐稳了皇位

    折从阮眯起一双老眼,心中暗暗好笑,此战大获全胜,所产生的巨大威力,恐怕连李中易自己都难以估量清楚吧

    怎么说呢,自晚唐以降,由于中原朝廷始终无法树立起真正的权威,各地藩镇连年混战,导致民生凋敝,实力大损,饱受异族的欺凌。

    中原汉人被欺负得久了,自信心就严重不足,异常自卑,视契丹人为洪水猛兽,不敢正眼相看。

    这一次,正面决战之后,折从阮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:只要李中易掌握了大周的最高实权,契丹人何足惧哉

    “无咎,这么多的契丹俘虏,如何处置”折从阮本想问朝廷那边会如何看待此事,话到嘴边,却变成了俘虏问题。

    李中易摸着下巴,微微一笑,解释说:“中原人力匮乏,修桥铺路,建工坊,在在都需要的人手啊。至于已经死了的契丹人,嘿嘿,筑成京观,倒挺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起初没反应过来,等他恍然大悟之后,不由暗暗感叹不已:将契丹人的首级,筑成京观,这恐怕是几百年来,未有之盛事吧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