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论是冷兵器时代,还是热兵器时代,从弓到弩,从火绳枪到机关枪,对付大规模骑兵突击,主要是靠射击密度,以遏制骑兵的速度冲击优势。

    五段击,是李中易根据草原民族骑兵的优势,特意量身定制的一种高密度弓弩反击的战法。

    想当初,滑铁卢之战时,拿破仑最精锐的骑兵部队,就惨败于威灵顿的步兵多面枪阵之下。

    恰好,李中易比较喜欢看拿破仑这个法国矮子的电影,滑铁卢看了不下五遍,对于威灵顿的布阵手段,印象极其深刻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李中易最大的优势其实是:远胜众人的超前见识

    其实呢,所谓的“鸡尾酒”战法,以这个时代的物资条件,只要意识到了,完全可以大批量的制造出来。

    如今,除了五段击之外,便携式的长枪拒马阵,以及“鸡尾酒”阻敌法,已经成了李家军赖以制胜的法宝之一。

    孙子兵法,必须活学活用,此所谓:兵无常形,切忌刻舟求剑

    契丹人做梦都没有料到,李家军竟然有本事将火罐射出这么远,前进的道路上,已是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草原狼是群居动物,并不怕老虎,最怕的就是火,契丹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啊”契丹的勇士们很多都变成了火球,他们即使栽下马去,满地打滚,却始终无法摆脱火魔的烧烤,惨绝人鬟的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这一刻,一向蔑视南方汉人的契丹勇士们,终于被吓破了胆,刚刚被耶律傲鼓起的高昂士气,瞬间被大火烧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不许逃,回来,快回来”裹在冲锋队伍中部的耶律傲,察觉到前方突然燃起了大火,而且他的部下们纷纷掉转马头抱头鼠窜。不由急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次再也没人听耶律傲的吆喝了,兵败如山倒

    前面的队伍往后逃,后面的契丹勇士还再朝前冲。耶律傲又被裹进了前面的败军之中,导致指挥系统瘫痪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前面的逃回来的契丹勇士们,反卷进了自家的冲锋队伍之中,搅得人仰马翻。伤亡极其惨重。

    “呀,这莫非是火神的惩罚”耶律傲在牙兵的保护之下,终于看清楚了前锋骑兵败退的根源。

    只见:雄雄烈焰冲天,地面上的积水非但无法克火,反而帮助烈火四处燃烧;无数的契丹勇士,倒在火海之中,满地打滚,哀号着,叫嚷着,扑打着身上的火焰。却最终都被烧成了灰。

    惨,实在是太惨了,自诩为契丹名将之一的耶律傲,刹那间,被整个的惊呆了,彻底的懵了圈

    这莫非是上苍的惩罚耶律傲一念及此,立时觉得心灰意冷,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李家军竟然不费吹灰之力,就在正面击败了契丹人倾巢出动的集团冲锋,折从阮闭紧双眼。脑子里一片混乱:要知道,那可是一万多精锐的宫分军呐

    契丹人的精锐部队,除了皮室军之外,就是属珊军和宫分军。其中。宫分军的人数最多,也是历次南下打草谷的主力军。

    在中原地区的北部,一直有个传言:契丹鞑子只要超过万人南下,不可敌

    折从阮自然早就听说过这个传言,虽然不怎么服气,却也承认契丹骑兵的强大。

    如今。被神化了的契丹骑兵,被中原汉家军队,从正面被彻底的击败了,折从阮对李中易就一个感觉:佩服之极

    “契丹人败了”一名基层军官兴奋的挥舞着手里的指挥军刀,高声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立在他身旁的镇抚,微微一笑,凑到那军官的耳边,小声提醒说:“违反军规,大声喧哗,应斩。不过,本镇抚会向上报告情况特殊,申请改判杖五十。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吧,老子今儿个就是高兴,扬眉吐气啊,死了都值”这军官话音未落,从中军传来了李中易的军令,“一齐欢呼:契丹人败了”

    “咳,算你小子运气不错,逃过了掉脑袋的悲剧。”镇抚在心里默默的念叨,他其实早就想喊了,也有心包庇一起摸爬滚打了很久的袍泽。

    “契丹人败了,我军大胜,李帅威武”李家军的将士们挥舞着手里的刀枪,排山倒海的呐喊声,无形之中助长了原本就高昂的士气,声震九宵。

    “无咎,老夫有幸,亲眼见证了一个崭新时代的来临。”折从阮喃喃自语,頦下的白须剧烈的抖动着,情绪显得异常的激动和兴奋。

    “袍泽们,随我冲上去,彻底打垮契丹狗”李中易霍地抽出腰刀,朝前猛的一指,厉声下达了总攻击令。

    “打垮契丹狗杀杀杀”李家军的将士们全线出击,他们挥舞着手里的兵器,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,凶狠的扑向溃不成军的契丹人。

    折从阮拈起几根白须,突然眯起两眼,目不转睛的盯在追击的队伍身后,久久不愿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折从阮惊讶的发现,追击中的李家军,竟然也是有条不紊,队形完整。折令公观察到,基层军官所掌握的小军旗,正是指引部下们进攻方向的诀窍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基层部队,以队为单位,在一面面小军旗的引领之下,昂首阔步,挺枪追击溃败了的契丹人。

    也许是受了部下们欢呼声的影响,已经拔刀在手的李中易,左手拨动马缰,两腿猛的用力,挥刀就想和儿郎们一样的冲杀上去。

    却不料,从旁边伸来一只纤纤玉手,也没见怎么用劲,便将即将撒欢的“血杀”,火生生勒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爷,您是万金之尊,绝不能以身犯险。”眼疾手快的竹娘,瞪着一双美眸,异常不满的抱怨李中易的犯傻行径。

    唉,驯妇无方啊李中易撇了撇嘴,大感无趣,尼玛,没了速度,而且转过身子逃命的契丹人,就等于是草原狼失了獠牙一般,只能任由他宰割了。

    被裹夹在败军之中亡命狂逃的耶律傲,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早知道李中易这个南蛮子拥有如此歹毒厉害的“凶器”,他就该捡折家军这个软柿子捏啊。

    只可惜,悔之晚矣,耶律傲再怎么下令,吆喝,老部下们却彻底被火魔吓破了胆,惟恐逃得不快,变成了大烤活人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