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中易是不是图拉肖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耶律洪光已经成了他的俘虏。

    据哨探送回来的消息,耶律休哥轻兵南下之后,耶律洪光便是契丹人在洺州附近的最高指挥官。

    随着耶律洪光的被生擒,耶律休哥在中原地区北部的战略部署,显然已经面临崩盘的风险。

    此战中,李中易集中优势兵力,以契丹人意向不到的新式兵器,在雨中点了把大火,烧败了耶律洪光。

    不过,耶律洪光留在洺州城下的契丹宫分军,以及他派去包抄李中易的另一支契丹铁骑,需要及时的给予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李中易非常清楚,耶律洪光只不过轻兵设伏罢了,契丹人在河北地区打草谷得来的钱粮辎重,以及掳掠的人口,一小部分留在洺州城下的契丹大营之中,绝大部分都送去了国境线附近的雄州和霸州。

    此次契丹强盗南下,确实给中原的炎黄子孙造成了极大的伤害,无论是农业生产,还是商业贸易,还是青壮年人口,损失都极大。

    不过,凡事有弊亦有利。站在整个华夏民族的立场之上,契丹人的南下侵略,给平民造成灾难的同时,实际上也十分有力的打击了旧官僚、旧军阀的统治基础。

    河北和河南之地,一直是大周朝最精华,也是人口最多的地区。如果符太后和范质,早点下决心任用李中易率军北伐,大好河山也不至于被异族的铁蹄肆意践踏,导致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迅速击败河北之敌,把坏事变成好事,一直是李中易的想法。如果,能够乘胜追击,并且顺利拿回雄州和霸州,那么,被契丹人抢去的大量青壮年,以及数不尽的财富。都会转化成为李中易将来定鼎中原的坚实后盾。

    “降,或不降”李中易没有时间陪着耶律洪光磨牙,索性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宁死不降”耶律洪光觉得输得很冤枉,草原民族的血性驱使他。不愿投降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好,很好。来人,将此贼押到耶律公主那里,让她好好的开导开导这个莽夫。”李中易倒也有几分欣赏耶律洪光的硬骨头。不过,彼乃异族,是打杀进中原肆意抢掠的敌人,并不值得同情。

    折从阮抚须微微一笑,李中易把耶律洪光送到耶律瓶那里,显然不是让他们叙说旧谊,而是想告诉耶律瓶:汝家铁骑被吾破矣。

    身为西北军阀折从阮,对于李中易身边有多少女人,这些女人之中是否有契丹的公主,没有任何的兴趣。

    敌人都打进了家门。大周国掌权的太后和首相,不思积极御敌于国门之外,反而热衷于内斗。

    以折从阮的眼力,实际上,大周朝的统治基础,已经大大的松动了。

    契丹人打了进来,横扫的不仅仅是乡野村夫,更沉重的打击了河北各路军阀的经济和军事基础。

    站在折从阮的立场之上,李中易的势力越是发展壮大,对折家的基业。帮助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“无咎,大暴雨之中,竟然可以点燃火箭,是何道理”折从阮含笑询问李中易。好奇心甚强。

    李中易扯动嘴唇,笑眯眯的说:“岳祖一定知道,某家擅医术金石之道”

    折从阮微微一楞,随即明白过来,雨天点燃火箭的方法,其实并不复杂。

    “嗯。回头啊,你让人教教我那些小崽儿们。”折从阮揣着明白装糊涂,霸道的要拿到李中易的独家秘诀。

    李中易嘿嘿一笑,说:“物资可以供应,不过嘛,正因为太过于金贵,岳祖可要吩咐下去,省着点用啊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懂了,李中易的意思是,给折家军配备雨中可以点燃的火箭,这没有问题,至于配方嘛,还需要进一步商议。

    “很好,记得多多配发。”折从阮还真没和李中易客气,直接开了大口。

    “岳祖放心便是。”李中易的眼眸微微一闪,折老令公带了一万八千多兵马前来助阵,此前绝口不提要求,区区特制火箭而已,不可能不给足的。

    经过简单的清点之后,李中易发现,因为被火海所包围,绝大部分契丹人没见识这么大的场面,大多被吓得惊慌失措,成了北征军的俘虏。

    李中易把李二十叫来,吩咐他领着隶书于中军的两营辎重兵,负责清点战利品,看押俘虏,尤其是要把战马多多的收集到手。

    安排好善后事宜之后,李中易整顿好兵马,重新上路急行军,还有两股敌军等着他尽快去收拾。

    如果去晚了,让契丹人知道兵败的消息,拍马而逃,李家军的脚力再快,也难以追上去歼灭之。

    急行军上路之后,折从阮更是大开了一番眼界,只见,李家军的将士们健步如飞,仿佛盯上了远处的美味,不知疲倦的狼群一般。

    见识过李家军的真实脚力之后,折从阮暗暗感慨不已,盛名之下,无虚士

    在哨探们的沿途指引下,李中易率军很快就从后面,堵住了耶律洪光分遣包抄的另一半契丹人。

    李家军此次出兵,大致接近两万人,李中易率领一万人伏击耶律洪光的主力部队,刘贺扬则率领另一万人,负责阻截剩下的数千契丹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率军从后面包抄上来的时候,刘贺扬已经摆开了阵势,恰好堵在了契丹人前进的必经之地。

    合围之势既成,折从阮暗暗摇头,这哪里是打仗嘛简直就是赶来收割丰硕的战功嘛

    雨天,契丹人无法挽弓射箭,更无法催马快冲,发挥战马多冲击力强的巨大优势。

    所以,被合围的六千余名契丹人,在瓦罐鸡尾酒,外加钢弦弓弩的猛烈攻势之下,并没有坚持多久,便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折从阮看着漫山遍野到处乱跑的契丹人,心中大为感慨,重重的叹道:“能常人所不能,此必胜之道也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点头笑道:“不过是配备了一些小玩意罢了,却在特定的天气条件下,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由此可见,勇猛的战士以及合适的兵器,相互配合起来,可以起到扭转乾坤的奇效。”

    短短的两个时辰之内,李家军连续打了两场大胜仗,原本就对李中易颇有信心的折从阮,对于未来老折家的前途和命运,充满了更多的期待。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