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损失确实很大,但是收获也不小。”李中易忽然提高声音,“勇士们的鲜血没有白流,不夸张的说,契丹人的部署情况,已经完全掌握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的视线扫视全场,目光不经意的掠过折御江的身上,略微停顿了一下,这才冷冷的说:“我意已决,不必再议,由参议司下发最新的作战计划。”

    折从阮尽管还没完全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是,对于李中易的果决,他是非常之赞赏。

    带兵打仗的人,最不喜欢的就是,优柔寡断,颟顸无能,且没有魄力的统帅。

    折御江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折从阮冷厉的眼神所吓,只得把头一低,装作没看见的样子。

    折从阮在老折家的地位,就和李中易在李家军的地位,大致差不多。在这两支军队之中,他们俩都是一言九鼎的最高决策者,这个毋庸质疑。

    也许是为了保密,宋云祥亲自捧着全新的作战计划,依次分发到了每位将领的手上。

    折云水拿到的是一份编号为甲三十的作战计划,他打开计划书,仔细一看,整个人立时傻了眼。

    只见,计划书上,对于折云水的直属部队的情况,如数家珍一般,全都列明在上,几乎没有任何的偏差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书的要求,折云水的直属部队,应该摆在李中易的中军右侧,并由李家军配备三十名联络官,负责两军之间的军令联络,并随时随地把李中易下达的最新军令,递交到折云水的手上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联络官之外,李中易还给折云水的直属部队,增配了一个由两百人组成的掷弹营。

    “禀李帅,末将抖胆,想请教一下,这掷弹营是何名目”折云水忍了又忍,实在是忍无可忍。终于还是发了问。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望着宋云祥,宋云祥会意的主动站出来,详细的解释了掷弹兵,这种全新的军种。

    “诸位。所谓掷弹兵,其实是我家李帅亲手首创的一种中程近战新军种。其所使用的武器,乃是用牛筋所制成的弹弓,射程长达七十余步。其弹丸则是薄瓷烧制的丸弹,内装特制猛火油。其表预先留有小口,用密蜡和黄泥封存。”宋云祥也许是早就知道折家将们会有此问,他变戏法式的从怀中取出一枚特制的弹丸,举于大家的眼前,详细作了解释,“两军作战之时,只要提前在靴子上擦燃抹有特殊宝物的的短香,并用香尾的硬部插破密封处,便可随时随地利用牛景的极强弹力,将此火丸射到敌人的身上。嘿嘿。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此丸一旦燃烧起来,除非覆盖大量泥沙,否则绝难扑灭。”

    随着宋云祥解说的进一步深入,折从阮算是听明白了,他猛的倒吸一口凉气,好歹毒的兵器呐

    尽管宋云祥解释的相对清楚,折从阮依然不太明白:短香头擦拭皮军靴,就可以被点燃,这是何道理

    不过。折从阮却已经明白,这种所谓的掷弹营,肯定是两军混战之时的夺命利器。不仅如此,身上被点燃之后。更容易制造契丹人的恐惧感,从而彻底动摇他们决死拼杀的军心。

    等折云水等人完全了解到掷弹营的作战效能之后,整个临时中军大帐之中,刹那间,彻底的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目瞪口呆的折云水,不由暗觉好笑。勇猛的战士如果配上大杀器性质的利器,就如同猛虎添翼一般,战斗力必定大涨。

    同样是人海战术,使用的条件和方法,必须因地制宜。比如说,在朝鲜战场上对付美军,就只能是扬长避短的挖地道,打持久战。

    然而,在解放战场上对付战术和武器装备差美军很远kt军队,就又是另一套攻坚的战法。

    海湾战争时期,美军所展示的惊人信息化战争特点,彻底点醒了全球军队:武器装备的代差,已经很难单靠落后装备的数量,予以弥平。

    所以,一心想要收复燕云的固有领土,甚至包括燕云以北的李中易,自从掌军之后,就一直挖空心思的创造符合冷兵器时代特点的新式实用型武器。

    铁的军纪,极少出错的模板化参议作战制度,超凡脱俗的哨探侦察能力,再加上层出不穷的新式实用型兵器,这就从根本上奠定了李家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基础。

    折从阮拈起白须,除了异常之震惊外,他更多的是庆幸。想当初,正是折从阮的远见,把花娘嫁给李中易,让两家变成关系异常紧密姻亲,这步棋确实走得无比正确。

    此次,折从阮执意亲自领兵前来助阵,目的就是想把人情送得更足,让李中易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不管是历史上,还是现代社会,人情这玩意,比金钱方面的债务更可怕

    既然折从阮把人情做得足,李中易也肯定不是那种不懂世故的憨货,他主动提出,瓜分晋阳伪汉政权的地盘,除了调虎离山的算计之外,更多的则是,预备赠送一份厚礼给老折家。

    武夫掌权,军阀割据的时代,地盘都是需要提刀拿枪去抢滴,天上绝对不可能掉下馅饼

    换句话说,到时候,以李中易为主,折家为辅,大家组成联军,一起拿下伪汉的地盘,然后瓜而分之,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以折从阮对李中易的了解,到那个时候,折家的地盘很可能要扩大到三州,甚至是四州之地。

    至于,李中易为何提出瓜分的是晋阳伪汉之地,而不是京师附近,道理其实是明摆着的:京畿腹心重地,只能由李家的下一代家主自领。

    不过,折从阮的好心情,也就到此为止。因为,李中易虽然没有明言,却提示出一个令人异常震怒的警讯:府州折家很可能出现了卖族求荣的内奸。

    内奸究竟是谁呢折从阮陷入到沉思之中,不由自主的走了神

    折云水没有想那么多,他目不转睛的盯在作战计划书上,逐条仔细的研究着里面的每一个步骤,深入琢磨其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玩政治斗争的心眼,折云水比李中易差出去不止十条街。不过,涉及到领兵打仗的领域,折云水如果没有几分真本事,缺少最重要的悟性,折从阮也不可能这么用心的提拔他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实力相对弱小的府州折家,哪怕战胜契丹人和党项人无数次,只要大输一仗,就会掉入到万劫不复的深渊。

    老折家,真心输不起

    新的作战计划下发之后,宋云祥站在沙盘之前,逐一回答李家军众将领的各种疑问。

    杨烈的地位仅次于李中易,他首先发问:“士光兄,我军临时改道,若是被设下埋伏的契丹人知道了,跟踪追击过来,如何应对”

    宋云祥微微一笑,拱手说:“白行兄乃是名将,岂不闻大帅尝言之兵家要诀窍:设伏不成,绝不可擅追的战术原则”

    杨烈显然已经赞同了宋云祥拟定的作战计划,只不过因为地位颇高,需要他首先开腔,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罢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在折家将的注目之下,李家军的将领们按照各自的地位,依次出来发问。

    大多数情况之下,宋云祥都可以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,不过,折从阮冷眼旁观,正所谓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在更具体的细节方面,宋云祥毕竟也有考虑不周的方面。

    折从阮看得很清楚,宋云祥面对计划中的瑕疵,非但没有丝毫的遮掩辩护,反而还主动承认错误,并命手下的参议们,一一补充进作战计划之中。

    李家军的参议司之中,人数异常之庞大,分工十分明确,各司其职,行动效率也惊人的快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经过众将补充之后的崭新作战计划,正式出炉。

    折云水望着更加细化,用炭笔补充的计划文本,不由暗暗感慨不已:难怪李中易要说,身为统帅的他,只需要处理一些特殊的军务,毋须一头扎入文牍故纸之中。

    据折云水的暗中观察,李家军日常的行军扎营等军务,皆有专人按照军规办理,这就极大的减轻了李中易限身于琐事的压力。

    嗯哼,在折家军中,能否推行这种好军规么

    折云水思考再三,只能十分遗憾的暗暗摇头,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

    和精干高效的李家军相比,折家军中论资排辈的现象,异常之普遍。军中的将领们,动辙便是折云水的叔伯长辈,这些人一旦摆出老资格或是端出长辈的架子,折云水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此所谓,百善孝为先,长辈大于天的负面影响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确认程序之后,李中易亲手在新计划书上面画押并钤印,到此为止,作战计划书正式生效。

    按照新计划,大军转道向北之后,折家军就要负责半道设伏,牵制住很可能跟踪追来的契丹精锐骑兵部队。

    大降大雨,既不利于步战,更不利于马战,相对而言,天气因素明显偏向了联军这一方。

    联军重新上路之后,大雨依旧磅礴,李中易随手抹了把脸上的冷雨,下意识的扭头望向东京汴梁的方向。

    赵老二,面对这种复杂的局面,你会怎么做呢是继续完成即将开场的陈桥兵变呢,还是想静待最佳时机呢

    “无咎,你给老夫说实话,你究竟怀疑的是谁”折从阮见四周都是李中易的亲信牙兵牙将,他按捺不住憋了很久的疑问,直接逼问李中易。

    ps:稍微晚点,肯定还有一更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