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周的腹地严重缺马,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在开封城内,像李中易这种三品侯爵,固然都有马车可用,可是,元随们只能步行,却也暴露出了侯爷们外强中干的窘境。

    灵州的战马很多,以前却都掌握在党项人的手上。灵州的党项人也不傻,每年仅仅因为换一些必需品,才卖给大周区区百余匹马而已,而且,还都不是什么正经好马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降服了灵州最大的党项一族狗头部落,手头的战马立即过万,骑兵也过了三千。

    由于盐铁属于朝廷专营的事务,所以,除了盐引的开中法之外,李中易手头掌握的好马,也就成了合理的备用选项。

    “宋判司,你可知道,灵州的户籍详情”李中易示意宋云祥坐下说话,宋云祥也没客气,坐定之后,这才回答说,“灵州最盛的时期,共有七万户,三十余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连连战乱,好多人为了保命,纷纷舍弃家园,逃到中原去了。”宋云祥叹了口气说,“如今的灵州,全部大汉的子民加在一块,也不过区区十三万而已。这其中,除开老幼和女人,十六岁以上的男丁,只有不到六万人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仅仅谢金龙手下的官军,就征用了五千人左右。抽丁太多,又屡屡战败,死者无算,灵州本地的百姓,实在是苦不堪言呐。”宋云祥抬眼看着李中易,异常诚恳的说,“卑职抖胆,恳请使君不要再扩大军队的规模了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说:“这个你无需多虑,待灭了定难军之后,本官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灵州地处边陲,周围都是日益壮大的各民族,如果连安全都无法保障,根本就谈不上恢复民生的问题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李中易身负西北面行营都虞候的重任,等到柴荣御驾亲征之时,他就要提兵北上,偷袭党项五州八部的核心地域夏州。

    由于赫连勃勃大王修筑的统万城夏州。异常之高大和坚固,所以,不善于筑城的党项人,自从占据了夏州之后,就一直苦心经营。把夏州当作是抵御中原王朝进攻的最佳基地。

    只要解决了党项人肆意南侵的要命问题,灵州由边陲变成腹地,以农耕民族的勤劳和精明,恢复生产和民生,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当年的毛太祖毅然力排众议,决定出兵援助北棒子国,其实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抗美援朝时期,中国的军费开支,在财政收入之中所占的比例。高得惊人。

    等到中美准结盟之后,老毛子轰然倒下,北部的巨大军事威胁一夜之间消失,第二次洋务运动,才有了推而广之的基础。

    安全战略,才是最重要的战略。远的且不说,历史上的北宋和南宋都富得流油,士大夫阶层也最有尊严。可是,由于疏忽了军力的发展,两宋朝廷都先后亡于异族之手。

    “皮之不存。毛将焉附”李中易含笑反问宋云祥。

    宋云祥忽然笑了,朗声道:“观察明见万里,下官真心服气。”话音未落,拜服于李中易的座前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。问宋云祥:“是先有鸡呢,还是先有蛋”

    宋云祥哈哈一笑,说:“鸡生蛋,蛋又孵鸡,只要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,又何苦计较这种无解之事呢”

    “如果定难军的党项人不除。不管是鸡还是蛋,最终都是被吃的命。”宋云祥笑道,“李帅举手投足之间,将叶河部与狗头部,玩弄于股掌之中,下官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说:“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吾不过是利用了党项人内部的矛盾罢了。要知道,不使合而谋我,方为上上策。”

    宋云祥叹息着说:“好一个不使合而谋我,唉,说易行难啊。下官待在这灵州,一直苦思破敌之策,举城官员皆通敌,下官孤掌难鸣,如之奈何”

    李中易略微挑起眉头,宋云祥这么说,难道说,他曾经做过什么大事

    “哧啦。”一声,宋云祥忽然扯开身上的官袍,将胸前一道既长且深的刀痕,暴露于李中易的眼前,“李帅,这道疤痕,是下官暗中潜往夏州途中,被定难军的党项人所伤,差一寸,就差一寸,险些丢掉小命。不过,下官却也找到了一条偷袭夏州的捷径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定神仔细一看,却见宋云祥的那道伤疤,确实凶恶之极。以他身为当世名医的眼光,只要深入那么一丝丝,以如今的医疗条件,宋云祥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李帅请看,这便是下官冒死画下的羊皮舆图。”宋云祥从大袖之中掏出一大张羊皮卷,双手捧到了李中易的身前。

    一直虎视眈眈的盯着宋云祥的牙兵,接过羊皮卷,交到了李中易的手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低头看向手里的羊皮卷,他发现,皮卷之上,既有许多用墨笔点成的密密麻麻的小黑点,也有用丹砂画的小x。

    “这成片的小黑点,可是荒漠”李中易眼前立时一亮,他正愁没有合适的向导,却不料宋云祥竟然主动,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

    “李帅好眼力,确是瀚海大沙漠。画下红叉,便是绿洲和水源地。”宋云祥忽然重重的一叹,“下官虽然侥幸逃得性命,可是,我的二弟和三弟,却”

    李中易站起身子,走到宋云祥的身旁,亲自动手,主动替他整理衣物。

    “李帅”宋云祥被李中易的破格之举所感动,哽噎着想说些什么,话到了的嘴边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李中易替宋云祥束好腰带,抬手在他的肩头,重重的一拍,说:“英雄的鲜血,一定不会白流的,相信我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求名禄,只求有朝一日,能够追随在大帅的左右,踏上夏州城楼。”宋云祥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痕,“瀚海的情形多变,羊皮舆图也不敢说十全十美。下官请求李帅,派人和我一起进入大漠之中,再次探索进兵夏州的通道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,宋云祥其实是想借用这种九死一生的方法,来向他表明心迹。

    由于积累了千余年的知识,李中易对于进兵夏州,其实除了常规的方法之外,还有一套基本成形的计划。

    无边无际的沙漠,固然是党项人引以为豪的所谓保护神,但是,在李中易看来,也绝非不可逾越的天堑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ps:  家中忽然来客,写更五千字吧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