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中易并没有因为金继南现在能干了,就特殊照顾他。团聚过后,金继南依然回厢军大营,当他的伍长。

    礼成江上,大周的水师战船,来来往往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从叛军手里抢回来的大量铜钱、绢帛、古董、字画等各类财物,先运到江华岛上的周军大营,再运回大周的东京开封府。

    打仗,打的就是钱粮,而且,除了生死存亡的国战之外,对外作战还必须计算成本和收益。

    李中易此次率军远征高丽国,不仅平定了高丽的乱局,而且将高丽的王公贵族们,积累了近百年的财富,几乎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计算,李中易此次出征,都赚得大发了。

    樱手下的忍,可以一用的,一共有三十多个。遗憾的是,这其中会说汉话的,屈指可数,会说契丹话和女真话的,更是一个都没有。

    问题是,对倭国的侦察,并不是李中易的重点目标。在四万朝廷精锐尽丧之后,倭国的元气大伤,确实没啥好侦察和刺探的情报。

    李中易吩咐樱,把这三十几个忍,就留在高丽国内,暗中监视高丽人的一举一动。樱和她的两个亲弟弟,则必须跟着李中易回开封。

    所谓,夷狄入华夏,则华夏之,指的就是对汉文化的认同感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构想,樱的两个弟弟,都还是幼童,正处于学习的最佳时期。

    他们都必须留在开封,深入的学习领会汉文化的精髓,作个真正对中国高度认同的友善人士。

    高丽的新军训练,满三个月之后,柴荣的诏书也恰好到了:主力大军准备班师回国。

    接了诏书之后,李中易领着符昭信,两人一起进宫去见高丽国主王昭。

    王昭听说,一直只在幕后操纵政局的李中易,居然和符国舅一起进宫求见。他立时感到大势不妙。

    可是,王昭避无可避,只得硬着头皮在正殿,接见了李中易和符国舅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了王昭之后。拱着手,客气的说:“天子非常想念大王,想请大王至东京叙叙旧,畅谈两国邦交之友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”王昭立时惊得目瞪口呆,当场吓得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王昭原本以为。李中易尽握朝政大权,仅仅是把他架空了也就没事了。却不料,大周之主柴荣竟然想要他亲自去开封面君。

    所谓的畅谈两国邦交之友善,在王昭看来,不过是表面上客气的代名词罢了,骨子里是想把他软禁在开封。

    “李帅,李帅,小王身体一直不适,能否推辞一些时日”王昭心乱如麻,竟然开始说起了胡话。

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。说:“不瞒大王,末将略通医术之道,请容末将替大王诊诊脉”

    王昭话刚出口,就后悔莫及,他转动着眼珠子,又扯出一个理由,“李帅,国中事务繁多,小王不好轻离”

    李中易差点笑喷,王昭每天的工作。就是在各类奏章上,批下可字,然后叫人用印,连改动半个字的权力都没有。这也叫作事务繁多

    符昭信原本不想说话,这时见王昭实在是乱了方寸,大说胡话,他忍不住上前拱着手说:“大王,太子的年纪也不小了,可以代为监国。”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。王昭脑子里猛的炸开了花,他终于明白了柴荣的布置,此去开封,恐怕再也回不来高丽了。

    “不,我哪儿也不去”王昭明白大势不妙之后,也没有别的好办法,索性直接躺倒在了榻上,打算耍赖到底。

    符昭信的脾气原本还算不错的,却被王昭惹得火冒三丈,他怒道:“大王虽是高丽之王,却也是陛下之臣,竟然如此藐视君上,你们整个王族担当得起,陛下震怒的严重后果么”

    李中易频频点头,符昭信不愧是国舅爷,说的话不仅冠冕堂皇,而且义正词严,理由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附属小国的国主,亲自去开封拜见大周的皇帝陛下,站在儒家礼法的角度来看,完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了,实际上是个啥情况,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嘿嘿,真理只存在于弓箭的射程之内,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

    在符昭信赤果果的威胁之下,王昭即使再不情愿,也只得被迫答应,亲自去开封拜见柴荣。

    在离开开京之前,李中易作了周密的部署。高丽的新军由厢军都指挥使周道中接管,各级军官从伍长以上,也都换成了周道中的厢军将士。

    然后,李中易按照柴荣的意思,提高了高丽都马使的位阶,由独相制变成了群相制,以免朴正云独揽大权,生出异心。

    高丽的财权,依然捏在李中易的准老泰山,新任高丽三司使金子南的手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政、军、财,三权分立,互相牵制,互相扯皮,无人可以独揽高丽的大权。

    这种巧妙的三权分离的安排,是李中易上了奏章,并且获得了柴荣的认可。

    朴正云为了表达对大周的忠城,竟然主动要求,把他的独子送去开封当人质。

    李中易心想,朴正云这个国卖得可真够彻底的,不愧是亲善大周的友好人士啊。

    让李中易没有想到的是,金子南听说了这事后,居然也以朴正云为榜样,主动把正室郑氏和独子金继南一起送去开封常住,以表达他对大周的绝对忠诚。

    李中易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,心里却十分明白,送金继南去开封当人质,这个很好理解。

    只是,金子南居然要把郑氏也送去开封,显然,他是打着广纳美女,填充后宅的如意算盘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于这些小事,也懒得去管,也就遂了金子南的意。

    倒是金家三姊妹听说娘亲郑氏,也要跟着一起去开封,姊妹三人全都欢喜异常。

    有个至亲的亲人在身边。金家三姊妹去开封日子,也不会那么难过了。

    终于,大军归国的这一天到了,朴正云打着恭送王昭的幌子。领着高丽的文武百官,点头哈腰的将李中易送上了座舰。

    临分手的时候,朴正云挤出几滴眼泪,拉着李中易的衣袖,一副十分舍不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好笑。温言安慰了一番朴正云,挥手与高丽的众臣们告别。

    度过黄海中部的时候,由于风急浪高,战船晃动得十分危险,绝大部分破虏军官兵,依然象上次一样,晕船晕得厉害。

    金家三姊妹成天吐得昏天黑地,连人都认不清楚,于是服伺李中易的任务,就交到了樱的手上。

    经过精心打扮之后的樱。身穿“十二单”,手拿描金小折扇,时不时的掩扇轻笑几声,活脱脱一位倭国上流社会的顶级贵妇。

    令李中易感到惊讶的是,樱不仅不晕船,反而精神异常抖擞,象只花蝴蝶一样,在他的眼前飞来飘去。

    李中易尝过贵妃的滋味,享受过高丽孪生三姊妹的味道,自然也想好好的品尝一下倭国女忍的滋味。

    于是。李中易毫不客气招手叫过樱,命她跪在跟前,好好的学习学习,倭国女优入门级的基本功。

    等樱学得像模像样之后。李中易来了感觉,将她摁到了榻上,痛痛快快的破了她的花苞。

    偶然之中,李中易惊讶的发觉,由于长期练功,樱的小腰肢和两条粉腿。柔软的不象话。

    李中易突然来了灵感,索性找来细麻绳,将樱绑在椅子上,捆成了羞人的横叉一字马形,兴致勃勃的大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里,由于金家三姊妹一直在晕船,李中易也乐得逍遥快活,将腰肢柔软的樱,捆绑成他能够想象得到的各种怪异姿势,大吃而特吃,倒也给寂寞的旅途增添了不少乐趣。

    由于归程是逆风,整个水师的船队,足足走了一个多月,这才顺利的抵达开封城外的东郊。

    大军登岸后,李中易让李小七带人,把金家三姊妹和樱送回自己家里。随后,李中易又安排李小八,把金继南和郑氏安置到提前命人买好的一座小宅子里。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到家了,衙内们纷纷喜上眉梢,先后把得来的高丽美女和财宝,让仆人们一起送回家里去。

    办妥了琐事之后,破虏军正式上路,迈着整齐的步伐,护送着王昭,押解着藤原师辅以及若干高丽叛军的俘虏,敲响得胜鼓,浩浩荡荡的开向开封的东门。

    东门外,次相李谷领着文武群臣,早早的就等在了十里接官铺外。

    李中易得了消息后,隔着老远,就下了马,步行朝李谷走去。

    李谷看着渐行渐近的李中易,不由眯起两眼,心想,这个李某人确实和一般的武夫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换作是一般的武人,立下如此大的定国奇功,恐怕早就把尾巴翘到了天上。

    这李中易得胜归来之后,却谨守礼数,老远就下了马,嘿嘿,确实是个难缠的家伙呢。

    “下官李中易,拜见李相公。”李中易瞧见李谷缓步走出人群,他赶忙快步上前,恭恭敬敬的行了礼。

    “李中易接诏”李谷面南背北,傲然而立,抬手从赞礼官的手中,接过了诏书。

    “呼啦啦”李中易赶紧大礼参拜,高丽行营的诸将也跟着跪下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门下,高丽行营都部署李某,率区区之军,平定高丽国之大乱功在社稷,利在千秋改祥符县为逍遥县,赐李某开国逍遥县侯,许袭三代,食邑万户,实食封七百户,荫封长子李继易朝散郎尔其钦哉,可”

    “臣李中易叩受天恩”李中易高高的举起双手,接过了李谷手里的诏书。

    从这一刻起,李中易就已经跻身于,从三品侯爵的行列,有资格穿上尊贵异常的紫袍。未完待续。

    ps:  嘿嘿,逍遥侯出现了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