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羽林右卫大营一百五十里的一处山窝中,耶律休哥仰面躺在草地上,嘴里含着一支草根,两眼定定的望着漆黑夜空之中的繁星点点。

    “禀枢使,东面不远处,发现南人的哨探骑兵。”皮室军都林牙萧得潜,快步跑到耶律休哥的面前,小声禀报了最新的军情。

    “嗯,算算也该来了。”耶律休哥懒洋洋的翻了个身,淡淡的问萧得潜,“有多少人”

    萧得潜略微想了想,禀报说:“大约有十个人,不过,据南边的来人说过,李无咎用兵一向谨慎小心,尤重哨探。末将估摸着,其后应该还有一批暗哨。”

    耶律休哥把手一招,一名心腹牙兵立即递来一只大皮囊,皮囊里是耶律休哥最爱喝的马奶烈酒。

    “咕咕咕”耶律休哥一口气饮下半皮囊马奶酒,将皮囊扔回到牙兵的手上,抬手抹了把唇角的酒渍,轻声笑道,“李无咎奸狡似狐,何止是一向用兵谨慎”

    萧得潜,是当今萧太后的远房侄儿,作战异常勇猛,敢打敢杀,人赠外号:疯狼

    以萧得潜的背景,又有很大的战功,如果不是他特别好色,连楚王的侍妾都敢当面调戏,早就是皮室军的大详稳了都指挥使。

    楚王耶律宏景,那可是当今契丹国大皇帝的亲叔父,皇族宗亲的大长辈,他岂能容许萧得潜如此的嚣张

    如果,不是耶律休哥暗中相保,萧得潜非但不可能出任皮室军的都林牙,只怕是连脑袋都要搬家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萧得潜就变成了耶律休哥最忠诚的部下,言听计从,从不违拗。

    “枢使,不如由我带人包抄上去,把那些南蛮子,都给”萧得潜抬起手臂。恶狠狠的做了个下劈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耶律休歌摆了摆手,含笑解释说,“此地距离濮州南人大营。不过一百五十余里而已。如若你能够把南蛮子哨探,全都杀个干净,倒也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,逃出去一个南蛮子,咱们辛辛苦苦的跑来此地。岂不是白忙活一趟”耶律休哥饮下马奶酒后,双目炯炯有神,整个人精神异常抖擞。

    “枢使,您的意思是”萧得潜打仗异常勇猛,脑子却有点一根筋,不太灵光。

    “南人有句老话说得好,狡兔三窟。李无咎这种比狐狸还狡猾的家伙,怎么可能不留下后手呢”耶律休哥忽然坐起身子,沉声喝道,“传令下去。战马套上嚼头,人嘴塞上布,谁敢发出半点声息,本帅要他全家老小,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”

    萧得潜传令下去之后,重新回到耶律休哥的身旁,小声问道:“枢使,区区南蛮子李中易而已”

    没等萧得潜把话说完,耶律休哥摆着手。冷冷的斥道:“汝莫非忘了属珊军,是怎么惨败的么”

    “能够将我契丹精锐之属珊军,逼于绝境,差点一口吞掉的南蛮子。近百年来,也就李无咎一人而已。”耶律休哥长吁了一口气,语带兴奋的说,“很久没有遇见过如此有趣的对手了啊。”

    萧得潜分明感受到了,耶律休哥仿佛即将捕捉到猎物的绝妙情绪,他虽然一时间无法彻底理解。却隐隐有种感觉,李中易已经被耶律休哥视为生平仅有的头号劲敌。

    在过往的时间岁月之中,凡是和耶律休哥为敌的家伙,无一例外,全都败于他的马前。

    大契丹国的无敌战神,即将撞上南蛮子中的绝代帅才,谁输谁赢,谜底还需要正式开打了才知道

    此次,耶律休哥偷偷南下,正如李中易所料,他只带了一万五千骑。不过,这一万五千骑,绝不是契丹的普通部族军,而是整个北国最精锐的皮室军。

    皮室军的总人数,至今也没超过五万,耶律休哥已经带来了三分之一,可想而知,他对于李中易这个狡猾的汉人的重视程度

    一行十几骑,呈巨大的扇形,互相掩护着,越过田垄之后,停在了背风的一处小山坡前。

    毋须为首之人下令,最外围的两名骑士已经下马,嘴衔竹哨,手持劲弩,快速的爬上坡顶,分别潜伏进了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三位骑士翻身下马,从马鞍上,卸下背囊,他们互相配合着,迅速搭起两座简易的小帐篷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骑士,提着一只大包,钻入一顶帐篷之中,反手将帐篷门,遮得严丝合缝,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“嚓”骑士从怀中摸出特制的白磷火镰,引着火苗之后,顺手点燃一支蜡烛。

    然后,骑士挥起标配的锋利小铲,在草地上,快速的挖了一个小坑。

    紧接着,骑士将路上收集来的干柴,架入坑中,搭上烧水的支架,将烧水用的铜壶,吊到支架上。

    这时,袅袅的青烟,从帐篷顶端的小孔之中,飘了出来,随即消逝在繁星点点的夜空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座帐篷之中,一群人正围坐在一块儿,有人闭目养神,有人则紧握手里的兵刃,竖着耳朵,仔细的倾听四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张队正,咱们已经出来一百三十余里地了吧”一个黑铁塔一般的青年壮汉,凑到长官的身旁,小声搭讪。

    张队正摸出腰间的水囊,小饮了一口,轻声道:“方圆百里之内,都没有敌情,我觉得很有些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黑铁塔警惕的倾听了一下四外的动静,这才刻意又压低声音,小声提醒说:“张队正,咱们已经走出来很远了,是不是该回了”

    “怎么,怕了”张队正将水囊塞回到鞍后,扭头似笑非笑的望着黑铁塔。

    黑铁塔摸了摸脑袋,咧嘴轻声笑道:“我老黑,就算是孤身一人,藏在契丹蛮子的人堆里。也从来没有怕过。”

    张队正哑然一笑,黑铁塔早就是先锋营哨探之中的佼佼者,出生入死过不知道多少回,手上沾满了敌军的鲜血。他并不是贪生怕死之辈。

    “老黑,咱们是大帅手下最精锐的哨探。咱们被派出来的任务,不是和契丹人拼命,而是找出他们主力大部的行踪,禀报给大帅知道。”张队正模仿了李中易说话的模式。借着休息的机会,给黑铁塔上教育课,“大帅若是早一个时辰知道了契丹人的踪迹,咱们整个大军就早一个时辰,做好灭敌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五年多的哨探经验,咱们现在走的这条道,八成有问题。”张队正眯起两眼,小声说,“沿途过来,只见进来的百姓。却没有看见一人出来,老黑,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么”

    黑铁塔听了张队正的分析,不由瞪圆两眼,整个人立时兴奋了起来,“您的意思是说”

    张队正扫视了帐篷内众人一眼,淡淡的说:“契丹人很可能就在前边的不远处。为了摸清楚敌人的军情,我才敢冒着巨大的风险,让弟兄们吃几口热水泡饼,保持好体力。咱们随时随地都可能一口气奔行百余里。”

    帐篷内,微弱的蜡烛光之下,包括黑铁塔在内,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在张队正的脸上。

    张队正抿唇一笑。淡淡的说:“大家也都是先锋营的老人了,该干什么,也早有规矩。到时候啊,哪怕是我的脑袋正要被契丹人砍下来,也不许回头来救。”

    黑铁塔张了张嘴,想反驳些什么。可是,最终他只得颓然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在李中易的精心教导之下,羽林右卫先锋营的精锐哨探们,个个都被训练成勇士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能够当上哨探的人,不仅武艺超群,更需要头脑清醒,知道审时度势,因地制宜的作出最正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按照李中易一直灌输的观念,哨探最重要的职责不是和敌人拼命,而是摸清楚详细的敌情,并以最快的速度报回大营,这就是大功一件

    否则,哪怕杀敌一千,也是严重失职,非但无功,反而有大罪

    黑铁塔轻叹一声,小声说:“咱们走了一百多里,这是第一次,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喝上一口热汤了。”

    张队正单手抚摸着刀鞘,微微一笑,说:“弟兄们都知道的,如果不是跟了李大帅,我恐怕至今还在山里打猎,穷得连烧锅的都娶不起。”眯起眼,想起俏堂客的贤惠,不由嘴角带上了笑意。

    黑铁塔被勾起了想老婆的情绪,情不自禁的说:“我那屋里的,已经怀上了,据算命先生说,保准是个男娃儿。”

    张队正的大手离开刀柄,扭头笑道:“等打完这一仗,一定请我去喝杯喜酒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那是,不请您喝酒,那成什么话”黑铁塔惦记着还没出生的小娃儿,情绪高涨了许多。

    等羊肉汤煮得滚开之后,张队正和大家一起,将烙饼泡进大汤碗之中,一口汤一口饼,狼吞虎咽的吃罢了晚饭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休息了大约半个时辰,张队正领着大家,互相掩护着,收拾好帐篷,用铁铲将柴草烧过的痕迹,全都清除干净,这才重新上马。

    按照先锋营的规矩,黑铁塔和一个袍泽摆在队伍的前边,张队正居中策应指挥,后队掉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之间拉开很大的间隙,以免被敌军发现,来个一锅端。

    继续前行了十余里地之后,眼尖的黑铁塔突然发现了一个新情况,一队没有举火的契丹骑兵,护送着一辆马车,沿着官道朝南边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距离耶律瓶越来越近,竹娘皱紧秀眉,故意轻咳一声,提醒下她这个好色的夫君,不能乱动歪脑筋哦。

    耶律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,雪白的俏面飞起朵朵红云,心下却恼怒异常,她是高贵的契丹公主,怎么可以被一个低贱的汉人,如此轻薄呢

    以耶律瓶的性子。如果不是双手被反缚在身后,她早就大耳刮子,扇到了李中易那张可恶的脸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发觉了,耶律瓶脸上的异样。不由微微一笑。想当初,他将那位美貌的白俄罗斯女郎抱上床的时候,她那娇羞的神态,和耶律瓶如今的窘态,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耶律瓶是什么人。她的身子现在能不能碰,李中易比谁都清楚。否则,他就不配和众多权臣以及大将们,一起玩“逐鹿”的游戏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如果本相把你交给韩匡嗣处置,会发生呢”李中易不动声色的抛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重磅天雷。

    “你你敢”耶律瓶猛的楞住了,李中易的说法,完全超出了她可以想象到的极限,一时间,她惊得娇躯微微颤动。气得俏面涨红,简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理会耶律瓶的过激反应,自顾自的往下说:“自从投了我大周之后,韩匡嗣的正妻以及几个女儿,都被令兄下诏,分于东海女直的牧奴。嗯哼,公主殿下,你知道东海女直的牧奴,都是些什么人么”

    耶律瓶被俘之前,一直是契丹最高决策圈的常客。她当然听说过,有关东海女直的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所谓的东海女直,其实是,一群生活才长白山的深山老林里的野人。从血缘上来说,属于女直族的一部分罢了。

    女直族,在契丹人的眼里,大体分为熟女直和生女直两种。熟女直,除了放牧之外,还会耕种。

    生女直。则过着异常艰苦的渔猎生活,经常吃生肉,喝生血。

    包括耶律瓶在内的契丹贵族们,向来视生女直,为不开化的野蛮下贱人种。

    韩匡嗣投靠了大周之后,他的几个嫡子,杀的杀,关的关,他的妻妾和成年的女儿们,居然都被契丹国君,赏给了生女直做奴隶,其命运之悲惨,完全不需要去思考。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把耶律瓶交到韩匡嗣的手上,可想而知,她必定会被整治得生不如死

    耶律瓶的娇躯,微微颤动着,显然被吓得不轻,竹娘见这一切尽收眼底,心里莫名其妙的泛起一股子酸味。

    以竹娘对李中易脾气的了解,他是个喜欢征服烈马的大男人,而且越烈越好。

    远的且不去说,旁边小帐内的芍药,就曾经被李中易整得很惨

    如果借这事来证明,李中易的心胸狭隘,却也有失公允。

    据折赛花私下里揣测,李中易很可能是幼年时期,饱受李家大妇曹氏的摧残,以至于,对女人有些小心眼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震慑住了耶律瓶,随即趁热打铁,笑眯眯的说:“公主殿下,我对你没别的要求。就是和我说说,耶律休哥是不是吹嘘成的所谓契丹第一名将”

    “你想套我的话”耶律瓶也不是吃素的,马上反应过来,紧绷着俏脸,怒瞪着一脸坏笑的李中易。

    李中易轻声笑道:“就说说耶律休哥以前的一些趣事嘛,只当是闲聊”

    看似精明其实单纯的耶律瓶,却被李中易耍得团团乱转,竹娘很想笑,却又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女人的直觉告诉竹娘,李中易对前凸后翘,长得异常标致的耶律瓶,或多或少,藏有占有欲。

    实际上,折赛花交代竹娘,要她看住李中易,最后,还留了句意味深长的话:若一切皆无可挽回,速派人去告知祖父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竹娘倒不会多想。只是,随在李中易身边日久的竹娘,心思变得越来越缜密。

    按照折赛花的吩咐,李中易如果碰了耶律瓶,竹娘居然要派人去通知远在西北府州的折家老祖宗,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她已经可以猜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准备造反这四个字,一直盘旋在竹娘的脑海之中,久久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折赛花命竹娘通知折从阮,其用意除了上述这四个字之外,实在无法解释,为何要舍近求远

    实际上,竹娘倒真的误会李中易了,他就算是精虫再上脑,也不可能在没有掌握整个大周的军政大权之前,肆意胡来。

    女人,尤其是漂亮的女人,以李中易的身份和地位,还不是,要多少有多少么

    上次,差点全歼了属珊军之后,北征军俘虏的契丹、女直、奚族以及汉族女子,至少过万,其中不乏比耶律瓶还要漂亮的女郎,李中易却一个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和耶律休哥决战在即,李中易对此公却知之甚少,从耶律瓶嘴里撬出一些有用的东西,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中易见耶律瓶一直紧闭着小嘴,死活不肯开口,他暗暗忍住笑意,扬声吩咐一直守在帐外的李云潇:“潇松,去把韩参议请来。”

    竹娘见李中易吩咐过后,居然迈步朝帐外走去,不由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,显得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李中易经过竹娘身旁的时候,小声说:“看好他们,别伤了任何一个”

    至此,竹娘顿悟,李中易是想让她留在现场,坐看韩匡嗣和耶律瓶斗法,并记下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哼,男人啊,没一个好东西,竹娘幽怨的望着李中易渐渐远去的背影,方向竟是彩娇那边

    耶律瓶起初有些发懵,等她醒过神时,李中易早躺在彩娇的腿上,仔细的研究着附近参议司随时递来的军报。

    ps:很久没有写这么大一章了,厚着脸皮求几张月票吧,多谢了今晚、或是凌晨,还有一大章手机用户请访问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