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,柴玉娘和小皇帝的关系,一向都很亲密。这次,柴玉娘仗剑闯宫,起关键作用的固然是李中易手头掌握的武力,同时也和小皇帝的刻意维护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李中易熟读宋史,他清楚的知道,当初赵老大被赵老二弄死后,赵老二事先部署的内奸“内常侍”王继恩,在赵匡义篡位的过程之中,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    只要是读过三国演义的兄弟,都肯定会记得一件决定东汉命运的大事:大将军何进,被大太监们骗进宫中,直接剁了脑袋。

    可怜的大将军何进,别看手握整个京城的全部兵马,他只身进宫后,几个武装太监,便轻而易举的砍下了他的项上人头。

    祸起萧墙之中,差之毫厘,就要掉脑袋,身死族灭,而且没有后悔药可吃

    反过来看,但凡权臣要想成事,就必须在深宫之中,有可靠的自己人掌权或是帮着打掩护

    由于秦无恨的特殊身份,李中易早在没见面之前,就一直在琢磨一件事:怎样把秦无恨顺利的送入宫中,而且还不扎眼

    未见面之前,秦无恨一直有些担心,害怕柴玉娘不再信任他这个老内侍。

    现在,柴玉娘待他亲热如初,秦无恨原本悬着那颗心,总算是重新落回到肚内:公主殿下,是个重旧情之人

    其实,秦无恨是个明白人

    柴荣登基之后,就把秦无恨打发到了澶州看守潜邸,显然是在暗示他,不要靠近柴玉娘。

    所以,秦无恨到了澶州之后,一直没敢主动联系柴玉娘。直到,这一次,柴荣已经驾崩后,秦无恨依然忍过了国丧时期,这才主动和她取得了联系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个明白人。他心知,这个秦无恨,不愧是宫里的老人,很懂得审时度势。

    在深宫之中。黄景胜和王大虎确实笼络了一批内侍,可这是银子买来的关系,关键时候,恐怕无人敢冒着掉脑袋的巨大风险,暗中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所以。李中易对此次和秦无恨私下的会面,抱有较大的期待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人不是机器,岂有防贼千日的道理

    只要,秦无恨顺利的混进宫中,总会有起作用的时候,就看李中易怎么统筹安排了。

    和秦无恨密议了很久之后,李中易领着柴玉娘,登上一辆牛车,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农家的小院。

    李中易和柴玉娘不同。他中途换上了一匹不起眼的西北河套马,在李云潇的护卫之下,纵马狂奔,快速赶上了大部队。

    大军抵达濮州之后,李中易出人意料的,命令原地休整一日,这道军令让已经快要崩溃的叶诚望,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沿着濮州北上,便是符太后的娘家,符家的老巢大名府。

    据前方传来的过时军报。耶律休哥的兵马,在绕过瀛州之后,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契丹人从瀛州南下大名府,肯定要经过深州、冀州和贝州。只是,这三州都没有传出警讯。

    草原民族,不太擅长攻城战,雄州和霸州的失陷,主要是内应暗中捣鬼,才让耶律休哥得了逞。

    大名府。在符家长达十余年苦心经营之下,城防异常牢固。对契丹人来说,符家的大名府,是块地地道道的硬骨头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的突然消失,李中易一下子就明白了,这位契丹第一名将,肯定是盯上了他这个契丹人的死敌

    显然,耶律休哥的如意算盘,打得哗哗响,只要击败了李中易这个契丹人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则大周在黄河北岸的广大国土,肯定会变成契丹人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大周国土虽广,精华腹心之地,却是黄河北岸的中原之地。

    此时,荆湖地区,还是属于荆南国的地盘。南唐的大片国土,也尚未获得真正意义的大开发。

    整个大周的经济命脉,基本集中于河北、河南,以及局部河东之地。

    如今,耶律休哥率领的契丹铁骑,在绕过瀛州之后,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,李中易心里非常有把握:耶律休哥的目标,八成落到了大名府符家的头上。

    契丹人的骑兵再厉害,南下途中的草谷再容易打,耶律休哥也不可能狂妄到,完全不顾后背的程度。

    根据哨探们发回来的军报,广锐军和神卫军,在路上走得异常之拖沓。羽林右卫已经抵达濮州,超过了八个时辰,这两支兵马距离李中易扎下的中军大帐,尚有五十里的路途。

    李中易背着手,漫步在中军大营之中,低着头仔细的琢磨着,耶律休哥可能的进攻方向和时间。

    在契丹国这种以强者为尊的国度,耶律休哥所拥有的第一名将的美誉,在李中易看来,应该是名至实归的事实。

    以军事贵族为主的契丹国中,盛名之下,岂有虚士

    李中易停下脚步,招手叫来李云潇,沉声问他:“各个方位的哨探,都有回报么”他是搞偷袭的老手,如果因为马虎大意,反被耶律休哥劫了营,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问题是,契丹人兵强马壮,控弦之士超过了百万之众,说实话,耶律休哥即使败了这阵,也输得起。

    然而,李中易的手头就这么点本钱,他若是输了,父母双亲肯定会被扫地出门,诸多的美妾很可能会被朝中的权贵,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小心驶得万年船,李中易格外重视哨探方面的状况,也就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李云潇已经很久没见过,李中易如此的盯在哨探上了,他摸了摸脑袋,索性从怀中摸出一份网格化的简易军用地图,就着明亮的火把,详细做了介绍。

    “爷,按照您的吩咐,咱们派去各个方向的哨探,由原来的两组一队,改为三组一队,彼此间隔五里左右。白磷制作的引火镰,也都发到了每个哨探的手上,只要闻警,立即放冲天的烟花,向后边的哨探报讯。”李云潇在早就十分熟悉的地图之中,一边指指点点,一边把他所掌握的哨探情况,一丝不漏的作了禀报。

    李中易眯起两眼,盯在地图南面的官道之上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潇松,你若耶律休哥,明知道咱们羽林右卫的行军速度非常快,会从哪个地方突然杀出来,打咱们一个措手不及”李中易忽然有一种想吸烟的冲动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大军已经北上好几天,敌军却突然失去了踪影,显然,耶律休哥是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广锐军和神卫军,立即停止前进,就地选择有水源的地段扎下大营。”李中易忽然脸色一变,和属珊军作过战的他,心里其实很明白,契丹人的精锐铁骑一般都是两骑一卒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此次带领南下的主力,其实是比属珊军更加精锐的皮室军,据前方传回来的军报说,已经发现皮室军活动的踪迹,只是不太清楚人数有多少。

    李中易对这种捕风捉影的军报,一直半信半疑,他甚至怀疑,沿雄州霸州以南的各个军州,有无胆量派哨探去近距离侦察契丹人的活动

    大名府是大周在河北的第一坚城,又是符家人经营多年的老巢,耶律休哥既然是率领骑兵长途奔袭,不太可能随军带上重型的攻城器械。

    另外,以耶律休哥的丰富军事阅历,不可能不知道:外有援军的坚城,易守难攻

    基于这些基本的判断,李中易意识到,耶律休哥此次南下的目标,很可能是在他的大军里面作文章。

    大周的军队,大多是农民出身,又是在本国境内作战,对于后勤辎重,有着严重的依赖。

    契丹人的精锐骑兵,机动力异常强悍的优势,十分明显。如果耶律休哥不懂得以他之长,击李中易之短,那他就不配被称为契丹第一名将。

    “爷,您是担心咱们的后路被断”李云潇追随在李中易左右,一路南征北讨,东渡西杀,早已是见多识广的宿将种子,他已经意识到了,某些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潇松,也许我依然还是料错了,某些人的道德底线。”李中易背着手,仰望着天空中的点点繁星,冷冷的说,“韩通的广锐军,危矣”

    在李中易的身后,按照行军序列,应是神卫军,最后才是韩通的嫡系人马,广锐军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只要稍微有点军事常识的将领,都应该知道,耶律休哥若是想断了李中易的粮道,劫走北进大军的辎重,还在赶路途中并且是垫后部队的广锐军,恰是最佳的攻击对象。

    耶律休哥的军事素养,只需要在这个时代的平均水准线之上,就肯定会在偷袭广锐军的同时,安排一支游骑兵,阻截神卫军的靠近增援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对神卫军的观察,别说他们没能力去增援广锐军,就算是他们有那个实力,因为韩、赵之间的尖锐矛盾,也不大可能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,去接应广锐军。

    李中易此前也没有料到,耶律休哥有胆子带兵孤军深入大周的腹地,并且,还想一口将他李某人,连皮带骨,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啧啧,好一个名不虚传的耶律休哥呐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