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军刚刚停下脚步,准备扎营的时候,传令官已经纵马奔到澶州城,将李中易亲笔签押的公文,由吊篮递入城中。

    依照大周的规矩,日落时分必须关闭城门,直到白天城墙上的可视距离超过两里地,才允许打开城门。

    李中易赶到澶州城下的时候,已经深夜子时,澶州早已四门紧闭,内外隔绝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,最先扎好,李中易在竹娘的服侍下,脱下身上的明光铠,换上护胸的软甲,外罩紫色的儒衫。

    李中易换装之后,整个人显得倜傥俊逸,儒帅的气质,引得竹娘频频注目。

    李中易起初并没有注意到,竹娘在偷偷的看他,等他走到大帐门边,忽然想起一件事,扭头一看,却见竹娘正目不转睛的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身为资深的花丛老手,李中易自然看得明白,竹娘的一双秋水之中,满是仰慕的神彩。

    竹娘出身于党项折掘家,从小就跟在折赛花的身旁习武,二人名为主仆,实为姊妹。

    李中易去西北之前,折掘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势力日益壮大的拓拔家,虎视眈眈的对府州步步进逼,只有招架之功,偶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李中易到了西北之后,不出两年,竟然使汉家儿郎骤然崛起于西北,以举平灭了族力日盛的党项八部。

    西北女郎,尤其是折掘家的女子,最是豪爽,并且。多有美女爱英雄的佳话。

    竹娘上次跟随李中易,以劣势之军。竟然大破国力更盛的契丹属珊军,竹娘的心里。刹那间,就印满了李中易的身影。

    其实,折赛花早就许诺过,由着竹娘的性子,自由选婿。可是,竹娘的芳心之中,早就被李中易塞满了,她甘愿作妾,一辈子伺候在李大官人的枕边。

    异姓姊妹俩共侍一夫。反倒,成就了一段姻缘佳话。

    “竹娘,看好耶律瓶,等两军作交战之时,吾有大用。”李中易迈步走到竹娘的身前,将她轻拥入怀。

    竹娘依然有些styett羞涩的扭了扭小蛮腰,小声说:“您就放心好了,保准逃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两个多时辰后,广勇军的大部勉强赶到。四个多时辰之后,神卫军和广锐军总算是气喘吁吁的抵达了澶州城下。

    此时,初升的日头,已经冉冉冒出地平线。四外里鸡犬之声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对于广锐军和神卫军的严重迟到,早在李中易的预料之中。他只当没看见一般,直接下令饱餐完毕的羽林右卫和党项骑兵。立即上路,争取今夜赶到濮州城下。

    广勇军都指挥使叶诚望。接到中军的帅令之后,不由苦笑连连,好一阵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拖在大军的后边,叶诚望倒是有胆子,叫叫苦,说说累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中易比叶诚望还提前几个时辰,赶到澶州城下。这统帅亲自带头,快马加鞭,部下们即使苦死,也是不敢吱声滴。

    幸好,李中易给广勇军拨了上千辆大车,外加双份的挽马,叶诚望等人除了行军速度不算快之外,倒也勉强跟得上中军的脚步。

    大军上路之后,李中易和柴玉娘却悄悄的离开了中军,二人换上便服,在距离官道五里外的一处民家小院门前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小院四周,早被李云潇手下的精锐哨探和心腹牙兵们,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院门开处,只见一个身穿农夫土衣,满脸褶子的老年男子,快步抢上前来。此人隔着老远,就伏地磕头,颤声道:“老奴秦无恨,拜见公主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恨叔,可想死我了”柴玉娘尖叫一声,快步跑到秦无恨的身前,伸出双手,用力想拉他起来。

    秦无恨抹了把滴落脸颊的泪花,咧嘴一笑,说:“老奴以为再也见不着公主殿下了,没成想,今日又能得见殿下的尊颜,死而无憾矣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抱住秦无恨的一条胳膊,又哭又笑了一阵子,等喘匀了气,这才娇声叫道:“恨叔,我好想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静静的立于一旁,面带微笑,翘起嘴角,默默的旁观。

    据柴玉娘的介绍,这位秦无恨,秦公公,其实是本朝太祖郭威登基之后,亲自安排在她身旁,早早净过身的内监首领。

    也许是投缘,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,秦无恨陪在柴玉娘身边的日子,总是那么的令人快乐。

    与此相反,郭威派在张永德老婆晋国长公主身边的内监,则屡屡暗中告刁状。虽然那家伙最终掉了脑袋,但也导致郭威对张永德,远不如以前那么信任。

    旁观的李中易,明显看得出来,柴玉娘对秦无恨,确实有真感情。不然的话,以她当今柴家长公主的金贵身份,有必要称呼一个没卵的内监,为秦叔么

    “秦叔,您这几年都被派在外地,吃住都肯定没有京城那么顺心,唉,受苦了呀”柴玉娘拉住秦无恨的手,感叹了好久,末了,态度坚定的说,“我马上给皇帝小侄儿去书信,让他接您进宫里去享福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听了此话,不由微微一笑,柴玉娘既有老辣的一面,也有纯真的一面,嗯,这样的女子,确实值得疼爱和怜惜。

    秦无恨之所以在柴荣登基之后,就被外派到澶州,守着柴荣的潜邸,过着闲散的日子,其实,代表着柴荣,不希望亲妹妹和内监走得太近的提防心态。

    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

    柴荣自己身边的几个大内监,个个都得到了重用,就是很明显的例子。

    这人呐,不管是皇帝,还是普通草民,一般都是待人严,对己宽

    此次北上抗辽,秦无恨显然提前得到了消息,大军还没离京之前,他已经写下亲笔书信,派人骑快马赶到京城,寻到了柴玉娘。

    柴玉娘接到书信后,自然是喜出望外,就和李中易商量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中易正好希望宫中有个可靠的内应,如今,秦无恨主动送上门来,他自然是大感欣慰。

    眼下的难题是,符太后牢牢的掌握着宫中的大权,没有她的点头,秦无恨绝难混入宫中未完待续。手机用户请访问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