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九娘原本被吓白了的粉颊,刹那间,变得没有丝毫的血色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打她,没骂她,淡淡的一句话,却令花九娘联想到了,赵老三的卑鄙手段。

    由于家族势败,花九娘和她的母亲,被充于官中。赵老三虽然想利用她的绝艳姿色,达到拉拢达官贵人的目的,却也由于不放心,而扣留了她的亲娘。

    恩情加提防,这就注定了,花九娘对赵老三的感激之情,必然会打上一个大大的折扣。

    上位者,最大的长处,其实就是体察人情世故,并且对症下药的分配利益。

    这种利益,其实分为两种,一是实实在在的好处,例如金银以及权势。

    另一种利益,则是,上位者赐下的体面,无论人前人后,都让受益者,感觉到高人一等的荣光。

    李中易以前混迹于老首长圈子的时候,虽然不可能学很多二世祖那样倒卖批文,或是圈地盖楼发大财,却可以利用特殊的身份,迫使同僚们对他格外的高看好几眼。

    这花九娘,在京城之中,艳帜大张,引得无数豪强或纨绔子弟,趋之若骛。显然,她的手头,不可能缺钱。

    李中易很早就知道了,花九娘一直对外宣称,卖艺不卖身。这物以稀为贵,没到手的女人,永远勾人垂涎,在很多喜欢的权贵眼里,倒也有些地位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种地位仅仅只是艳名而已,而且时间极短。一旦,花九娘被人破了身,梳了笼,身价立时大跌。

    和别的女行首不同,这花九娘是赵老三手下最得力的细作头目兼骨干,这从她宁愿被送进军汉堆里被轮,也不肯背叛赵老三,便可知其中的端倪。

    不过。从花九娘的反应来看,她的亲娘显然是赵老三钳制她的死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放了你的娘亲”李中易淡然一笑,点了点头。“就依你所言。不仅如此,本相连你也一起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”花九娘本以为必死无疑,她自己对李中易一系,所做的恶事,自己心里岂能不清楚

    “嗯哼本相是何等身份岂能骗你一个小女子”李中易微微一笑。扭头吩咐藤原樱,“带她们离开此地,并赠一些金银,许其母女远走高飞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非但不是下狠手,利用花九娘的亲妈,来要挟她,反而就这么轻易的放了她们,这令花九娘实在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“主公,不可纵虎归山啊。”藤原樱原本就是个变态的性格,被李中易狠狠的折腾之后。心态更加乖张,她心里一急,立时忘了规矩。

    李红易不露声色瞥了藤原樱一眼,这个颇有些功夫的上忍,立即意识到,抢主人的话,大逆不道,她慌忙闭紧小嘴,不敢再吭声。

    “李相公,您真放我们走”花九娘久闻李中易喜欢收藏美女的“好名声”。她这么鲜嫩可口的美味,都送到了他的嘴边,却轻而易举的高抬了贵手,难免令她心生狐疑。

    李中易背着手。笑眯眯的说:“这里是北征军大营,我若不下手令,汝母女二人,就算是插上翅膀,也是飞不出去滴。”

    花九娘稍稍定下心神,下意识的追问李中易:“您在打什么鬼主意”

    李中易撇嘴一笑。淡淡的说:“本相了解你的靠山,是什么样的人,而且,你家靠山必定不可能放过你们母女俩滴,如若不信,那就拭目以待吧”

    花九娘的粉面,已经彻底白了,赵老三的行事为人,她耳濡目染之下,岂能不知

    往日里,花九娘帮着赵老三,大挖李中易的墙角,可谓是坏事做尽。

    李中易如今逮了她们母女俩,却啥都不问,就这么轻飘飘的放了人,赵老三会是怎么看怎么想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郎,不过,你还没有死心。”李中易冲着藤原樱摆了摆手,叮嘱说,“各赠盘缠一百两,你亲自送出营门外,免得说咱们都是莽夫,不知礼仪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吩咐完毕,转身就走,丝毫没有和花九娘继续纠缠下去的意思。

    藤原樱本是个极其有野心的女人,她之所以臣服于李中易的胯下,除了李中易有军事实力之外,更重要的是,李中易拥有一颗洞察世情的睿智双眼。

    世界一直遵行的是丛林法则,弱肉强食劳心者治人,智商或情商不够的,受治于人,符合天理人性

    李中易回到后帐,却见柴玉娘正坐在榻旁,全神贯注的盯在一幅仕女图,默默的发呆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何思之深耶”李中易走到柴玉娘的身旁,抬手将她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柴玉娘默默的将螓首偎入李中易的臂弯,小声问他:“什么时候画的我怎么不知道”

    李中易凑过大嘴,在柴玉娘的香唇一侧,轻轻的啄了一口,笑道:“根据李虎的描述,我亲手画的,啧啧,我家娘子仗剑闯宫,英姿飒爽,巾帼不让须眉,实在是可敬可爱”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柴玉娘闯宫救夫的惊人壮举,令李中易感同身受,对她这个未过门的正牌子老婆,益发喜爱。

    由于,柴玉娘伤的是李虎,李中易这个做男人的,自然要去看望,并带去厚礼以及对未来的承诺,深表歉意。

    根据李虎的描述,李中易又对柴玉娘的各个方面都极其熟悉,所以,他用特制的铅笔,先白描出柴玉娘仗剑持弩胁迫符太后的轮廓,再命专业的人物画师,用颜料勾勒出十分传神的仕女图。

    “易郎,奴家出身皇家,见惯了父兄们,纳美妾,养庶子。”柴玉娘换了更加舒服的姿势,双手勾住李中易的脖颈,吐气如兰,“你有多少女人和庶子,奴家都不想管,也懒得吃那个醋。你若是有一日厌了奴家,也别故意想方设法的折磨奴家,奴家自行了断便是,绝不会拖累易郎你的。”

    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

    面对柴玉娘的真情表白,李中易大为感动,他和她确实属于自由恋爱,并且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妇,这正果得意修成,也多亏了柴玉娘的拼死争取,美人恩深,何以为报

    李中易一时情潮涌动,索性将柴玉娘扑倒在了软榻上,左掏右揉,很快就将尚是黄花大闺女的柴玉娘,逗得娇喘连连,情动不已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罗裙半解的柴玉娘,才舒展开僵硬的娇躯,软绵绵的伏在李中易的身上。

    李中易差点一个没忍住,将柴玉娘生吞下肚内,多少有些难熬。他的两只大手依然四处摸索,游走不定,突听柴玉娘的娇斥声:“看够了么当心挖了你的狗眼。”

    李中易猛的一惊,赶紧侧头去看,却见被绑得像个粽子一般的耶律瓶,正躺在地面上,羞涩的眼神,躲躲闪闪。

    好家伙,夫妻之间的亲热艳事,竟然让这个契丹公主,当了旁观者,李中易即使脸皮早就修炼得够厚,依然觉得老脸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“嘻嘻,这个骚公主,居然还没有过男人。”柴玉娘将粉艳的小嘴,凑到李中易的耳边,坏坏的透露出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秘辛。

    李中易顺手拉过锦被,盖到柴玉娘外露的裸背之上,轻轻的拥着她,调笑道:“你呀,跟着为夫,越学越坏,将来啊,咱们的儿子,肯定是个大坏蛋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立时眉花眼笑,像八爪鱼似的,将李中易缠得更紧。她最担心的,就是嫁给李中易后,无法生育,或是只生闺女,不生儿子。

    身为皇家的公主,柴玉娘对于母以子贵,或是子以母贵,有着刻骨铭心的认知。

    大符皇后驾崩前,一直倍受柴荣的宠爱,除了她本人异常贤惠明理之外,也因为,她所诞下的柴宗训,乃是柴荣诸子被杀之后的第一子。

    失去,方知珍贵

    当时,正值柴荣和张永德、李重进两人,争夺皇位的关键时刻,柴宗训的适时降生,无形之中唤醒了郭威对柴荣受牵连,而满门死绝的怜悯之情,并使柴荣笑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来说,柴宗训的降生,给柴荣顺利登上皇位,立下了难以想象的大功劳。

    爱屋及乌,柴荣对大符皇后,以及柴宗训的感情,绝非常人可以想象的浓郁。

    至于,从小就爱装假正经的小符贵妃,如今的符太后,其实也是沾了大符皇后以及柴宗训的光,才被选入宫中,承担起抚养小太子的责任。

    别人可能不清楚,经常在宫中游荡的柴玉娘,实在是非常明白,柴荣几乎就没碰过小符贵妃。

    帝妃之间的关系,一言以蔽之:相敬如宾

    对于此事,柴玉娘曾听喝醉了的皇位,漏出过只言片语:哪有让贵妃每次都喝避子汤的道理

    柴玉娘毕竟没有经过人事,她当时并不太清楚,柴荣这话是何意思

    被李中易勾上手后,一次情热之际,柴玉娘十分随意的在李中易耳边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李中易那可是天生的政治动物,他一听柴荣的原话,马上意识到:柴荣不想让小符贵妃也怀上皇子,以免危及柴宗训的储君地位。

    以李中易曾任御医的过往经验,如果小符贵妃和柴荣欢好之后,被人强行灌下避子汤,等于是活生生的打脸,将来,还有何面目权摄六宫呢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