符太后看柴玉娘,越来越不顺眼,心中的怒火也益盛。可是,柴宗训年纪尚幼,如果,在童年时期,就形成了他分明是傀儡的恶劣印象,将来,符太后驾崩之后,整个符氏家族很有可能要被清算。

    “你闹够了没有还嫌咱们天家不够丢脸么”符太后活生生吞下一口恶气,语气冰冷的斥责柴玉娘。

    柴玉娘皱紧秀眉,故意装傻,反问符太后:“皇帝兄长刚刚离开了我们,嫂嫂你便要罗织罪名,故意整六哥儿的姑丈,这是何意如果,六哥儿失了臂助,这未来的天下,还有可能姓柴么”

    符太后察觉到,柴玉娘的用心险恶之极,句句话不离挑拨离间,她和柴宗训的关系。

    基于某种担心,符太后下意识的看向柴宗训,却见柴宗训仰起小脸,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好,符太后和柴宗训毕竟朝夕相处,对于柴宗训的行为习惯,可谓是了如指掌,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柴宗训的表情,看似没什么,实际上,他那只白嫩的小手,狠狠的揪住龙袍的小动作,无形之中暴露了,他此时此刻的疑问。

    符太后暗暗叫苦不已,这孩子虽然从小就聪明过人,可是,由于柴荣一直以来的灌输,导致柴宗训的疑心病,也比一般的孩子,大上不少倍。

    “六哥儿,李中易目无朝廷,公然抗拒命其南下御敌的大诏,居心实在叵测。”符太后忍着对柴玉娘的怒火,尽量用和缓的语气,向年幼的小皇帝作了解释,“朝廷的统兵大将,如果都像李中易一样的跋扈,国家必定永无宁日。”

    柴玉娘暗道不好,没等柴宗训向她看过来,便抢先插话说:“朝廷既然派六哥儿的姑丈领兵迎敌,又为何迟迟不拨足粮饷和军辎呢皇帝兄长以前教导六哥儿的时候。常常教诲说:兵马未动,粮资先行,嫂嫂,您总要给个合理的解释吧”

    符太后完全没有料到。柴玉娘口舌之伶俐,竟是远胜以往,句句都戳在要害之上。

    派李中易出兵南下,又不给足够的后勤物资,这其实是范质的意见。

    按照范质的说法。带兵的将军们,如果没有了后勤、军器之忧,就该朝廷担忧了

    明明是防范李中易之意,可是,当着柴玉娘的面,符太后偏偏无法诉诸于口,这就很难办了

    柴宗训对李中易一直颇有好感,李中易的亲妹妹甜丫,刚出生不久,就被柴荣指给了柴宗训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亲弟弟。尚未成年的宝哥儿,也是先帝内定的东宫官。

    作为帝国的先主,柴荣为了柴家江山永固,可谓是煞费了一番苦心。李中易的屡屡被猜忌,从本质上来说,都是因为他既年轻,且十分能干,还擅长带兵。

    如果,李中易还是个行政方面的全才,嘿嘿。恐怕柴荣早就不能容下他了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李中易以前混迹于首长圈之时,早就悟透了家国江山的运行潜规则。他故意在政务方面没有展露出过人的才华,而且。一直是个既不拉帮又不结派的孤臣,这才最终逃过了柴荣临终前的大清算。

    邓太宗当年,能够逃过性命攸关的大劫,没被毛太祖彻底打翻在地上,和他的政治智慧,以及隐忍、坚韧而又柔软的政治身段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性。

    柴宗训就算是再聪明,也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而已,对于符太后忌惮李中易的深层想法,他即使有所察觉,也想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,柴玉娘提剑杀入宫中的大事,柴宗训却是知之甚详。这是因为,柴宗训当时亲眼看见,柴玉娘刺倒李虎,闯来太后的寝宫。

    由于当时相距较远,柴宗训没见过这么暴力的场景,有些发懵,没来得及阻止柴玉娘。

    如今,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有人又私下里给柴宗训出了个好主意,再加上,姑侄二人之间的感情极深,他现在一门心思就琢磨着,怎样帮柴玉娘找个台阶下来,就算是治罪,也只能是轻罪。

    “姑母,您就算是对侄儿我,有一千个不满,也不能持剑闯宫啊”柴宗训这话一出口,符太后的脸色立时变得异常难看,以她对柴宗训的了解,这分明是想替柴玉娘脱罪嘛

    “姑母,咱们虽然是自家人,可是,朝廷毕竟有规矩在,如果别的亲戚们,也跟着有样学样,岂不是天下大乱了么”柴宗训故意装作没看见符太后脸色的样子,接着训斥柴玉娘,“朝廷的脸面,国家的威信,岂能如此胡闹”

    柴玉娘十分熟悉柴宗训的脾气,这孩子,从小就被柴荣寄予厚望,一直由皇帝兄长带在身旁,言传身教。如今的柴宗训,不过区区七岁而已,却比寻常人家的小娃儿,懂事得多,颇有小大人的气质。

    “六哥儿,你说怎么办吧要杀要剐,姑母我都听你的。”柴玉娘有意识的把符太后搁置在一边儿,摆出以柴宗训为主的模样。

    符太后冷眼旁观,十分识的并没有吱声,以免刺激到了柴宗训幼小的心灵。一直以来,她和柴宗训之间的关系,十分的微妙,并不是特别的融洽。

    柴宗训尽管很聪明,却又一个令符太后极其头疼的坏毛病,那就是十分记仇

    先帝在时最宠信的几个太监,由于经常承担着监管柴宗训的使命,如今,却是死的死,贬的贬,都叫柴宗训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起初,符太后并没有在意这种小事,不就是几个没根的下人嘛,根本不值一提。可是后来,符太后回过了神,立即就意识到,柴宗训是在搞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这才七岁呀,就如此的记仇,真等他长大成年,亲政之后,那还得了

    从那以后,符太后对柴宗训的态度,明显和缓了许多,本该严厉管教的地方,也不敢管得太紧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符太后终究不是柴宗训的亲妈,隔着肚皮的假子,真外甥,无论管严还是放纵,都足以令符太后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“姑母,此事涉及到朝廷的体面,不罚您,恐怕难以服众。”柴宗训仰起小脸,眼神清澈的盯着柴玉娘,“姑母,您的公主之位,暂时先交给朝廷,等事态平息了,再还给您,好么”

    柴玉娘心中暗喜,柴宗训的惩罚,对于她犯下的罪过来说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臣妾谨遵六哥儿陛下的圣诏。”柴玉娘故意作怪,把柴宗训的小名和今上的位分,混为了一谈。

    符太后心中气极,却不动声色提醒说:“六哥儿,此时恐怕还需要政事堂的相公们一起拿主意吧”

    柴玉娘心中暗自高兴,符太后终于掉进了她设下的陷阱,今天的风险,没有白冒啊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