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强行出头,一动不如一静,一直是李中易应对险恶政局的法宝。而且,李中易屡屡因此而最终受益,令刘金山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如今,李中易虽已经被任命为南征军都总管,可是,由于刘金山的护印掌权,开封府衙依然是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,李谷和王溥五次三番的向范质发难,每次都是闹得山响,收效却甚微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由于和范质成了死敌,李谷和王溥手头所掌握的权柄,日益被缩小,彼此之间的怨念随之更深。

    刘金山很多时候,都会产生一种真实的错觉,谋权心切的李谷和王溥,恰好成了李中易扩大权势的垫脚石。

    说句心里话,李中易对于开封府的地盘,即使有些兴,也十分有限。

    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真理,李中易一直铭记于心:天下万权,兵权最要

    以前,李中易曾经亲身经历过一件事,令他的印象异常深刻。某位税务专管员,去一家品牌专卖店收定税的时候,也许是过于狮子大张口,额外的要价过高,结果,他和店主之间,由口角发展到互相推搡,甚至是动粗的程度。

    有人报警后,身穿制服的两位普通民警及时赶到,店主的态度立时平和了许多,十分配合。

    此事虽小,却也足以管中窥豹:掌握着合法暴力伤害权的特殊人士,一直倍受老百姓的尊重害怕

    此所谓,民心如铁,官法如炉,不可不察

    李中易的战略性计划,是想等赵老二先动手,然后,他再来收拾残局,这样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,阻碍最小化。

    挟天子也好。奉天子也罢,李中易体察到一个关键,想要获得士大夫们的阶段性合作,大义名分。必不可少

    东汉末年,曹孟德即使干翻了袁绍,也没敢废了汉献帝,直接篡位称帝。这其中,最核心的问题。就在于各大门阀对东汉皇室的态度。

    曹操称魏王前后,以荀彧为代表的,忠于汉室的力量,依然颇有力量,这就是政治现实。

    所以,气吞万里如虎的魏武帝,被迫妥协了。

    回到李中易如今面临的局面,与曹操所处的时代或许不同,但是处境却大致相仿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中易比起曹孟德老兄。还多了不少法宝,其中就包括他一直强制推行的,让军官和士兵读书识字的晋升制度。

    毛润之拿下江山之后,最重要的一项政治措施,其实并不是土改,而是安排数百万退伍军人,转业掌握了各级基层政权。

    靠自己人的维护,才有可能坐稳江山,此乃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至理名言

    没错,李中易打的最大的一个主意。其实是在他掌权之后,大力落实军人退伍转业制度。

    所谓的皇权不下县的老传统,在李中易的眼里,半文钱不值。皇权不下县的后果。是东汉的豪强并起,是蓝朝丢掉了万里河山,教训不可谓不深刻。

    李中易故意就待在军营里,和杨烈、颇超勇等铁杆兄弟一起,再次过上了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的痛快日子。

    按照枢密院的调军令。大军应该在开封城南郊集结待命,羽林右卫和党项骑兵们,也都跟着李中易移驻南郊。

    就在李中易出征之前,李家的内宅之中,也爆发了一场争夺战。

    李中易的平妻和美妾们,为了抢夺随同南行的资格,明争暗斗,闹得鸡飞狗跳,家宅不宁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其实来自于薛老夫人的一句话

    得到了南征的任命之后,李中易按照往常的惯例,向父母双亲,做了通报。

    李达和倒是对李中易颇有信心,得知消息,只是叮嘱他注意自身的安全,也就没再说啥。

    倒是薛夫人始终惦记着一件事,索性把话挑明了,她说:“大郎,你身边的妾室也不算少了,没有身孕的,就带几个去吧”

    李中易起初有些诧异,他的正事,薛夫人从来不插手,也不会掺合进来的,这是怎么了

    紧接着,李中易意识到,一定是有人在薛夫人的耳边,吹了小风,勾起了薛夫人当初做妾时的各种复杂情绪。

    想当年,曹氏当家的时候,身为李家小妾的薛夫人的处境,真心是异常艰难

    曹氏仗着曹家是夔州名门望族的势,时不时的就要折腾一番薛夫人,让薛夫人受尽了夹板冤枉气。

    李达和又属于典型的士大夫作派,家宅之事,向来少问,绝不至于宠妾灭妻,当着曹氏的面维护薛夫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李达和也绝非无情之人,他不仅想方设法的暗中替李中易谋个好前程,并且还准备好了家外的婚宅,又赠了两百两银饼的婚资,也算是尽到了慈父的责任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李中易飞黄腾达之后,一直对李达和非常孝顺,即使是不成气的二弟,他也尽其所能,给予了必要的照顾。

    薛夫人的有感而发,令李中易感同身受,触景生情。想当年,如果不是生下了他这个长子,恐怕薛夫人的处境,还要艰难十倍以上吧

    李中易身旁,没有生育过的小妾,计有:芍药、金家三姊妹,以及竹儿。

    这其中,除了,竹儿是事先定好的随行人选之外,就是芍药和金家三姊妹了。

    至于,籐原樱,其实更多的时候,类似于李中易“外室”的角色,并非是从角门抬入李家的妾室身份。

    李中易琢磨着薛夫人的意思,恐怕是心软了,有些怜惜芍药至今无子伴身

    芍药因为当年背主的恶名,确实一直不怎么受宠,处境也十分尴尬。

    话说,李中易虽然收拾过芍药,毕竟他是个念着旧情的人,也没把芍药怎么着。

    尤其是,李中易登入政事堂之后,眼界也随之开阔了许多,海纳百川的宰相气度,还是颇为具备的。

    对芍药的些许怨念,早就随着李中易逐渐掌握重权的步伐,而淡化无踪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中易又多想了一层,薛夫人在这个节骨眼,变相替芍药说话,这事本身多少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是了,自从折赛花一举产下双胞胎儿女之后,唐蜀衣的情绪,或多或少就有些不对太对劲了。

    如果,折赛花只是生下了女儿,想必,唐蜀衣不至于,如此紧张吧

    唐蜀衣的出身和地位,远远不及西北老军阀的折家,别的且不说,折御寇来京城之时,所带的重礼,足足装载了十几大车。

    李中易瞬间想明白了,唐蜀衣是想拉芍药入伙,岂能不给个大大的甜头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清官难断家务事,李中易揣着明白,故意装作懵然的样子,笑着问薛夫人:“娘亲,孩儿毕竟是带兵出征,身边环绕着成堆的妾室,恐怕难堵御史言官之口啊”

    薛夫人竖眉瞪了李中易一眼,没好气的数落道:“你这孩子,为娘什么时候让你违反朝廷的规矩了论你的身份,带几个妾室侍女随身伺候着,光明正大,谁会乱嚼舌头根子”

    李中易略一试探,便让薛夫人露了底细,以薛夫人不通朝政大事的既往,李中易几乎可以断定,一定是唐蜀衣暗中递的话。

    女人家的心眼,大起来可以包容一切,反之,却比针眼还小,李中易倒觉得有些头版头条疼了。

    李中易没在家的时候,如果,唐蜀衣和折赛花起了冲突,谁人可治

    “娘亲”李中易刚欲表态,脑子里猛的闪过一个念头,立时恍然大悟,原来是如此啊

    唐蜀衣自从产下李继易之后,再无所出,而且,一直窝在家中,替李中易打理宅务。

    这一次,唐蜀衣恐怕是借着芍药为由头,她自己想跟着男人出远门吧

    李中易想通之后,不由暗暗摇头,他自诩精明,没成想,家中的女人们也跟着快要修炼成精了呀

    归根到底,还是,将来由谁来继承李中易创下的偌大家业的要命问题

    李中易暗暗觉得好笑,目前才是多大的出息女人们就展开了明争暗斗,若是将来,他站到了人生的颠峰之时,天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妖蛾子

    当然了,李家的女人们,并不知道,李中易早有打算,那就是仿效满清雍正帝开始实行的“秘密建储”制度。

    正因为“秘密建储”制度的确立,自从雍正之后,满清的皇权继承,就摆脱了,煮豆燃豆,同根相煎的死循环

    所谓“秘密建储”制度,核心要点,就是不预先立太子,让皇位始终在竞争者的眼前晃动。

    透过其中的现象,就本质而言,其实就是老皇帝故意暗示亲儿子们:只要你们表现好,谁都有机会,谁都有可能坐上至高无上的那把椅子。

    人都是逐利的动物,在坐上那把椅子的机会,没有完全丧失之前,谁会主动去挑战老皇帝的权威

    李中易没有读过几本儒家经典,也对读书人们始终执念的所谓:有嫡立嫡,无嫡立长的继承制度,没有任何兴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最能够继承他的海洋思想的亲儿子,才最有资格接他的班,继承他很可能完不成的未尽大事业。

    肉嘛,总是烂在李家这口锅里的,李中易还很年轻,已有三子,未来肯定还有更多的儿子,选择的余地,不是一般的大未完待续。

章节目录

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Q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